東施效顰

2007/02/28

im_10877.jpg

你站在前面看表演
看表演的人在背後看你

馬戲點綴了你的生活
你點綴了別人的相

—改編自卞之琳《斷章》

這是薩格勒布,克羅地亞的首都。這是市中心的廣場。那時正值零六年世界杯,藍色一排排的椅是讓人看大電視轉播世界杯。克羅地亞敗給巴西零比一,和了日本與澳洲,無緣進級,這是後話。

穿黑色套裝的是表演者。廣場為她提供了場地,有很多人圍觀。她說自己來自荷蘭,週遊列國的到處表演。灰色衛衣的男士是來自意大利的遊客,被她拉出去做茄哩啡。地上的道具全來自那黑色皮喼,她拖著皮喼,獨個兒穿州過省,為四處的人帶來歡樂。

表演都不外乎拋波玩火解鎖變魔術,電視時時見。好看,不是因為她的神乎奇技,而在她打動觀眾情緒。她聲嘶力竭的說,喊破喉嚨,聲帶過份勞損而令聲音沙啞,面紅耳赤,喝罵半途離場的觀眾,趕走前排座位的觀眾,以讓座予行動不便的老人家,她努力的演,作為觀眾的,也落力的看,也應該落力的看。

人們常說東歐人都冷口冷心木口木面,不太懂得笑,不太懂得幽默。大概是因為早些年共產政權仍在,高壓下容不了半絲幽點,人們都忘了怎樣開懷大笑,甚至不曾學會笑。攪街頭表演,賣的買的都是剎那間的歡樂,可以是黑色幽默的隻字片語,也可以是風趣抵死的嘲諷譏刺。就是要笑。不笑,觀眾靜靜的呆呆的企,氣氛搞不好,表演就完蛋了。

黃子華時常教觀眾拍手時要儲夠人數才拍,皆因零聲的掌聲是對表演者的可憐,而不是全心的讚頌,就像是對乞丐的施捨,台上的好不難受,比鴉雀無聲還要難受。她講了幾個笑話,第一個,觀眾無反應,第二個,觀眾亦無反應,第三個亦如是⋯我忍不住,就算那幾個笑話程度參差,也該給些鼓勵呀,起碼,都是她用心安排的,給反應是禮貌,這是看街頭表演的禮貌。我嘿嘿嘿的笑了幾聲,身旁有幾個人望過來,看看哪個蠢人在傻笑,看看誰的笑聲劃破寧靜的廣場。我不敢回望。這是別人的地方,該笑不該笑,我不清楚,這大概叫做文化差異吧。在巴黎羅馬看街頭表演,觀眾懂得在適當時候報以笑聲,以示鼓勵。在電影scoop裏演魔術師的Woody Allen不是經常在演出時說笑逗人開心麼?她朝我走過來,雙眼望我,我怯,但故作振定的對她微笑。在我面前幾步的位置,她停步,擰轉面望向其他觀眾,說 “this is a correct response"。說罷,我笑了笑,算是鬆了口氣。

她的表演繼續,不錯,她做得投入,我也看得投入。表演的結尾,是觀眾的打賞。一個獨行的表演者,吃的住的穿的都來自觀眾的打賞,那個小小的打賞箱內,滿是金又銀的硬幣,和幾張細面額鈔票。數著數著,粗略估算,可能還不夠我一天的旅行開支。她會住哪裏?她會吃甚麼?她的生活必然艱苦,日復日的表演,換來只是一手散沙,或許她窮得要抵著晚間的微寒睡火車站、捱白面包。不,她應該會很快樂,她一定很喜歡表演,任何地方也像開四面台,她一定嚮受旁人的注目,她一定很喜歡掌聲和喝彩。

她點綴過無數人的生活、無數人的照片。今天,歐洲依然寒冷,她一個人,又在哪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