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7

努力工作

2007/03/29

4:00am
我在賤標的工作間裏,零晨四時許,昨日收到澳洲電郵過來的東西,幾好,也解答了一些心中的疑難。這星期老細不在香港,於是我頹廢了一點。幾天裏也儲夠了內咎,便決定通頂把個多星期想過的東西寫下來。

lemma1.png

6:00pm
昨夜在工作間裏泊埋三張椅睡了四小時,這樣的生活早就習慣了,讀電腦的有誰沒有試過通頂工作。

天時熱最麻煩的地方是早上起來全身很不自在,臉很油,牙沒有擦,頭沒有梳,就上堂去。人文館裏的汽水機可真是劃時代的產物,竟然不接受八達通。我一向極討厭袋散紙,尤其在大學裏大部份飯堂都有八達通的時候,零錢已漸漸從我的世界消失。原想飲鑵檸檬可樂當擦牙,頂真係連個天都唔幫我。結果我不太敢跟人說話,怕口氣太勁臭死人,直至小休時候向黃宇軒同學討來五蚊散紙買可樂,怕且都要買定支細支既你先低能漱口水放响位裏。

最大問題是寫來寫去都不滿意,匆匆的寫了兩版紙,是一個又一個細小的證明,其實那都是很obvious很trivial的東西,基本概念都很簡單直接,就是要懶正經的把它們嚴緊地寫低,又長又悶。那兩版紙,功力高深的大概可以用半頁講完,但我怕呀老細話我jump to conclusion講野唔清唔楚,還是把它們慢慢地寫低,仔細的改。

今晚要繼續努力。

廣告

求今晚《不公平咖啡》戲票一張

2007/03/28

我說我會看電影節,尤其想看《不公平咖啡》。

唉,都係自己衰,人懶冇藥醫。

滿座。唉。四月一號加場,但我又唔得閒。

唉。如果邊位識人買左飛,又唔得閒去睇。就,不如,可憐下我。。。。

《尋找快樂的故事》

2007/03/26

三月推介—《尋找快樂的故事》

the-pursuit-of-happyness.png
Gardner是一個賣醫療器材的推銷員,他錯誤判斷市況,大手買入沒有人要的器材,把自己弄得更加一窮二白。

老婆嫌跟著他要過三餐不繼的窮生活,欠租又欠學費,自己的車被拖走,連罰款也交不了。最後老婆走佬,包租公把他趕走,他,那個時候,正開始他的故事。

電影的名字叫The Pursuit of Happyness,兩個keywords,pursuit跟happyness(那是個刻意的spelling mistake)。

Gardner 獲得了一個機會,可以到Dean Witter當實習生。金融區裏,他看見一個又一個充滿自信容光渙發的畢挺西裝友。然後走進公司,那是trading floor,經紀在激烈的make deals,電話聲叫囂聲聲聲入耳,聽筒此起彼落,人們穿來插去,緊張地為著幾個價位的上落爭持。那就是這個小城裏人人趨之若鶩的職業,所謂的轉一轉手就 賺幾個開的買賣,一年有廿四個月花紅的公司,一星期近百工作小時的工作。對,那行業是搵好多錢的。就連不是直接相關的資訊科技部,新鮮的大學畢業生入職薪 金也可以較市價高兩倍,就算是見習職位,工資也較香港的收入中位數高。

然而這個行業,工時長壓力大是個不爭的事實。瑞銀早前到過馬料水大 學做就業講座,在茶會上我問一位主管「你們這行業出名工時長,那,員工應如可平衡生活?如,閒來看部電影。」那先生卻答得爽快誠實「IFC樓下就有百老 匯,睇完咪番黎囉!」在這樣的場合,要吸引人,包裝真相是件常事,就如kpmg的講座裏,他們說不鼓勵員工於六時後工作。但那銀行主管如此直接,那,定是 事實。

有人會說,這樣努力的幹,不錯,是多賺了幾個零,但是,有錢都沒命享。

電影發展至這個地步,我在想,當Gardner看見這種非人性化的生活時,他會否望而卻步?

那一刻我還以為電影在討論這個幾千年以來沒有解決的哲學問題—「何謂快樂」?

他 知道當見習生是沒有收入的時候,他卻步,因為,他沒錢,他正正需要一份收入。那時,我以為,他不過是要份高工資的工作去養活他兒子,他會為兒子奔波,他會 為托兒所外的粗口與串錯的英文而廢心,他大概很重視他的兒子。那一晚,他打電話到投資公司,懇切的多謝那個面試的機會,我還以為他不要。我以為他看透了這 個行業的長工時與非人生活,於是選擇疊埋心水繼續做推銷員,換來多些時間照顧兒子。可是,他最後還選擇了投資公司。

Samsara在OnDog處留言,說那份工作係換來很多錢,但不一定等於快樂。係呀係呀。還依然是那個老掉牙的問題,「金錢」與「快樂」。電影裏,反覆的強調錢,好像,那個數目就成為了唯一的衡量標準。

兩者也不必然是對立的,就如Steve Jobs,他熱愛自己的工作,同時,他有很多錢。

但,對云云眾生來說,要得到多些金錢,就無可避免然犧牲一點快樂。

電影的故事發生在一九八一年,又過了幾個春秋,Dean Witter與另一間公司合併,幾年後,那間合併了的公司給我一個見習職位,就是我口裏時常說的投資公司。

這 是我在投資公司裏做見習生時想到的問題。在投資公司工作的工資很是吸引,但,其實,工作性質卻不必然有趣,甚至可以是重覆的又悶人的,而且,太過精細的分 工,也好容易使人見樹不見林,追不上急速的科技發展。他日給人淘汰了,回到求職的鬥獸場裏,可能會發現自己倒頭來落後了許多。但,跟人說自己在投資公司工 作,自我感覺良好得很呀,我,甚至盤算過怎樣分配那份優厚的薪金。

最後,投資公司為我解決了這個難題。在云云的煙腸裏,它沒有選我。於是,我回到大學校園,尋找快樂去。這裏是快樂呀,但就是沒有甚麼錢途可言。

早 前有親戚結婚,席間看見一位久未見面的Uncle,閒談間當然扯到我的工作上。我笑說現在的是份好差使,時間自由,衣著自由,說話自由,好讓我天天讀不同 的書想不同的事,然後還有心力每日扑下洋洋千字,這是件我喜歡做的工作。雖然,人工低了一點,和,沒有甚麼前途,但,我,還花得起一年青春。 Uncle回了一句,「唉,你梗係啦,你屋企唔等你養」。

或者如洛克(於OnDog處)所言,Gardner選擇這條路,因為他已經別無選擇。倘若他繼續做個小小的推銷員,他根本無法脫離三餐不繼的貧窮命運。到了絕處,就唯有盡力搏一鋪。損失了丁點快樂,卻離開了貧窮,值得的。

關 於金錢,關於快樂,我還能說甚麼嗎?從別人眼裏,我是一個少爺仔,雖不至於說何不吃肉麋,起碼還過著豐足的生活。對於一個遊走於赤貧邊緣的人,我應該批評 他的眼裏只有錢麼?無論我怎窮,起碼回到家裏還會有口飯吃,起碼,還可以回家去。Gardner就是連家都沒有,要睡在公廁裏,睡在露宿者之家裏。連基本 的生活條件也滿足不了,那還談何快樂?我現在還年輕,不介意做一份沒有幾多收入的工作,但是,當有了家室後,現實還容許我這般灑脫?或許,兩年以後,如果 可以,我還是會選擇一份這樣的工作。

看這電影,那個做/不做投資公司的雜亂想法又再湧現。

我這樣寫也許會有人說我沽名釣譽,做煙腸時說這樣的話,人們會覺得我是妙想天開;被拒絕後說這樣的話,人們會覺得這是吃不到的葡萄;假若獲聘用後說這樣的話,人們會覺得我在炫耀曬命。然而這樣矛盾的思緒卻時刻在交纏著,說出來,也許會令自己好過一點。

唉,最後一句,我都覺得不應不斷地寫這些自怨自艾的文章,人地唔悶,自己都嫌悶啦。唉。

另,
原來,keyword只是pursuit,happyness還是happiness,相對地,不太重要。

再,
世事真的可以巧合到一個不知道怎麼樣的地步,下午寫完這篇,才將之擱下,黃昏時投資公司的舊上司來電,她知我正在報大學,問我進展如何。春雨綿綿,隱然接上了過去的忐忑心情。

伸延閱讀:
尋找快樂的故事 On Dog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七十樓姐姐
尋找快樂的代價 尹思哲
Samsara

來些少Geek talk

2007/03/26

大鐵鎚講得咁開心,我又跟風。

見愈黎愈多人用Mac,今日我部機出左少少事,講番少少野先。

今日下晝開始無端端部機勁嘈,個風扇係咁轉,即係話粒cpu好熱,即係話有process用緊粒cpu。

我部機,最食cpu大概都係flash player,尤其以在firefox裏嚴重。因為,到現在,mac版firefox依然行緊power pc的instruction。有朋友建議用Camino,因為Camino係行x86的。不過,Camino支援中文奇差,對於鍾意用google docs黎打blog既我,唯有用firefox。(Google docs仲未技援Safari)呢個係用mac機到現時為止我見到既最大問題,三個browser各有各好,但,未有一個夠dominating。

番入正題。當我熄曬的broswer,但個Activity Monitor仲顯示有野行緊,咁我就入去睇睇。發覺有兩大個process响度行緊,一個叫window server,另一個叫mds。

WindowServer係個Graphical interface用既,chur緊部機唔出奇。而mds就好奇怪,估佢唔到。於是我就google一下啦。原來mds係幫spotlight做indexing的,咁,間唔中要reindex都唔出奇。我冇理佢,出街。

幾個鐘頭後,我番到屋企,有個error message彈左出黎,話我harddisk冇曬位。我估都大概係之前既不尋常process出事。但,troubleshoot mac機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大概係有個temp file或log或swap唔知咩事用左些位置。

Mac機既好處係將所有用家唔應該知既野收埋曬。但,一旦出事,都唔知點好。我在root directory度du -h -d1,勁多野出左黎,我都唔知邊度出事,那,唯有google一下。

幸運地,用左十幾分鐘後,比我搵到呢度。原來係WindowServer因唔知乜事既error loop死左,寫左個9GB既log出黎,reboot,然後:

sudo rm /var/log/windowserver_last.log

delete左佢就搞掂。

我遇上呢個問題,相信咁多位用mac既朋友有機會遇見,咁,到時,就知點做喇。

閱讀tag

2007/03/24

這個好玩。

1.你喜歡的作家:
董橋、龍應台、劉以鬯、田中芳樹、馬家輝、林行止、畢華流⋯
一睇就知,我唔識英文啦。

2.最近閱讀的書:
《破事兒》—彭浩翔
《中國大歷史》—黃仁宇

3.哪本小說的結局最吸引?
1984, George Orwell
《銀河英雄傳說》—諗起就慶,我睇緊第三本時,我間中學度有條仆街仔話我知楊威利响第八本度會死!!大佬呀。睇小說最忌呢樣野,一早知道結局有咩好睇,如 果呢個係作者安排的表達手法由自可,但,頂,你唔講野我唔當你係啞既!!頂你個肺!仆街仔仆街仔仆街仔仆街仔仆街仔仆街仔仆街仔仆街仔!!!

4.旅行會否帶書上路,如果會,那會帶甚麼書?
自遊行一定會。
旅遊書。兩種啦。香港出既《XX遊》,好睇又好用。
另,Lonely Planet資料詳盡,流放偏遠城市時用黎救命的。
小說。英文小說!閒時愈唔會睇的為佳。

5.甚麼書令你哭?
教科書囉。尤其係midterm同final之前。
都有既—《我們仨》,很記得很記得這一句:「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仨」

6.想與哪個作家做朋友?
CK!!!同埋七十樓姐姐!!

7.有記憶以來第一本閱讀的書:
黃頁。

8.啟發你的愛情觀的一本書:
《主席手記》—畢華流

9.有作家氣質的導演:
彭浩翔

10.像外星人寫的書:
失眠必備。捱得過第一本,方可試第二本。
Introduction to Algorithm, MIT Press
Introduction to Automata Theory, Languages, and Computation

嘿。
倒link一下:
Samsara

做人個仔

2007/03/23

CK 寫好命唔好命,好有感受,我又寫下。

上年報大學時,望著自己的成績,自己的成就,比較起網上找來的一張又一張金黃的CV,感覺很難受。因為覺得跟其他人相距很遠很遠,有時,有些事,蘇州過後冇艇搭,只可追憶到,想追追不到。

那,自自然然會開始胡思亂想,究竟我應該怎樣做才可擠進名校裏,怎樣才可擠進大公司裏。

不其然想起那位was educated in士丹福大學的Richard。那時我想,如果我老豆是李嘉誠,那多好,事情會多麼容易解決。打個電話跟老豆講說我很喜歡讀書,叫佢個基金捐一百幾十億予MIT,然後推薦我去做研究生,那會是多麼的簡單。

這,當然是癡人說夢。做李嘉誠個仔,打死都唔制。

老豆有錢當然是好,但,如CK所述,會有很多限制伴之而來。

起碼,世界上有十九萬對眼望住你,有乜野行差踏錯都唔可以,甚至,只是在街上講多兩句粗口,都可以做下星期壹仔頭版:「李屈柒狂躁症發作,老蘭街頭怒X女伴」

其實,我對成功人仕的第二代很有興趣。

成功的人,不一定是有錢的。但,他們的言行或成就總有值得欣賞的地方。很想很想知道,他們是如何教仔的。又,想知道,他們的仔女又會怎想的。

馬家輝的文章裏,處處表露他對小女孩無微不至的關心。他的女兒愛讀書,愛寫字。想他每天於百忙中,定會抽丁點時間跟女兒讀書談話。但,從另一方面想,在他的網誌 裏,全都只有他的對女兒的描述,我們從不能知道那小小女孩心底的看法。她,讀書會不會是被迫的?小女孩愛讀愛寫愛思考,會否只是馬先生做出來的形象?我這 樣的陰謀論的cynical的去數算別人定會給人罵,以這樣的眼光對待一個小小女孩也未免太過嚴苛,但,這卻是曾在我腦裏浮現過的想法。

旁人看來,小女孩當然生得命好,有位飽讀東西詩書時常一起遊歷四方的好好爸爸,從小就學會了讀書寫文章,將來必有成就。但,對於小小女孩來說,每天放學攤在 沙發上睇電視也許會是件快樂事,當同學們在談論Keroro時,自己卻只懂得Harry Plotter就未必能跟同學夾得來。當然,當小小女孩長大了,也應該會感謝父親自小就迫自己寫寫讀讀,練得一手好字。

又,馬家輝又會否容許小小女孩做錯事呢?在成長裏,必然會經歷反叛期。老豆叫東,就必然往西走,儘管心底裏知道往東走才是正確。但是,成長裏就正正是要經歷錯折呀。小時候 闖的禍多,長大以後就會懂得生生性性了。抑壓得太過利害,長大後突然爆發更會不可收拾。可是從旁人看來,小小女孩的每個過錯,正正因為她父親的身份,都可 以給人無限放大。又或者,令到父親落得一個尷尬位置。遇上了麻煩,也許不能隨意的與旁人傾訴。於是,做事就要很小心,不能率性而為,肆意闖蕩,怕丟了父親 的臉,怕會招來閒言閒語。

又又,也許會因為父親的關係,可能是利益的衝突,又或者是要避免利益衝突,小小女孩又會不明不白的喪失一些機會、一些獎勵。他日小小女孩能寫得很好的文章,其他人很容易會想到那只是因為馬先生的庇蔭,甚至,會面對一些閒言閒語:「挑!佢篇作文咁好,梗係佢老豆幫佢寫啦,如果唔係點會次次攞第一」。而忘卻小女孩曾經捱更抵夜的挑燈夜讀,其他人在嬉戲玩樂是自己則在苦苦的幹,付出過的汗水與努力都給掩蓋了。

眼見這麼多達官貴人把子女送到外國去,不信任香港的教育制度之餘,想這個也是原因。

還好,做邊個個仔,是沒有選擇的空間。整定了。就是整定了。

學車師傅

2007/03/22

《一》

學車一小時一百蚊,一次交一千蚊。

剛交過第二期的學費,師傅說應該可以在廿五個鐘頭裏面完成,較我預算多五小時,多學,我當然不願意。錢,相對地,是小事。但學車花費時間之多,過程之沉悶,實非我所願。所以,我很希望可以於廿小時內搞掂。

跟學車師傅和駕駛學院的不同之處,交錢是一個很大既差別。這裏,每次我都是真金白銀的從銀包拎錢出來,而阿師傅都同樣地把一張張美麗又醜惡的銀紙放進口袋裏。

即,我出一蚊,師傅就收一蚊。

那,從佢的角度出發,當然想我多學啦。從我的方面想,我當然想少學。

他當然要力數我的不是,話這個唔得那個唔得。但又要一啖砂糖一啖屎,在適當時候鼓勵一下,以防我換人,說我渣車幾好。

當他想多約學車時間時,我就只好推說很忙沒有時間。說一星期學兩小時就夠。他亦無符。

《二》

有一次,在等練窄位掉頭時,他在說甚麼是成功的人。

他說自己是最最最不成功的人。

那,我本能的禮貌的說不是,說他教車教得好好之類⋯

他截了我的話,說:「你咁講就好唔夠朋友,師傅七十幾歲仲要教車,就係好失敗。七十幾歲,應該係每日上茶樓飲茶,嘆世界,但師傅仲要教車,就係好失敗。」

我還黑心的以為他在數算自己的不幸,想搏我同情搏我多學幾堂,我心裏在盤算如何跟他說他朝考牌成功就俾錢佢飲茶,但,這樣說很難開口的,也,很不禮貌。

他又繼續:「但,李嘉誠咁成功,到佢死果日,咪又係訓响個棺材度。我冇咁成功,到時可能燒左佢,都叫做有個位⋯」他在訴說做人的道理。

我為我的黑心猜忌而自責自卑,還好沒有把話說出來,否則以我拙劣的說話技巧,必無法使尷尬情況改變。

《三》

他說我的父親成功,好醜也把兒子推進大學堂裏。讀好書,安安定定的打份工,生活自然沒有問題。

他說若然白白的過了幾十年,就唯有把希望放在兒女身上。

他說像他一樣的傭碌一生,辛苦了幾十年,就是最最最不成功的人。

我沒有細問他的兒女在何方,也不懂問。

我知道他家裏有些小朋友,他,教車的賺來的,應該全都花在他的家裏。

七十多歲的老伯伯,還要天天努力掙錢。背後,必然有很多故事。

《四》

交學費時,想至此,心裏戚戚然。

過大海

2007/03/20

這幾天都在為那份披爬努力,第一次寫,遣辭用字都要重新學過,一邊寫一邊參考其他人的文章,又要想清楚自己要交待的東西。一字一句都格外用力。昨晚較對時花個多小時才改好兩頁。今日給老細看,他翻兩翻,還是嫌我英文不夠好。

這個地方給自己丟低了幾天,忙是原因,亦因為沒有甚麼動力寫文。

兩個星期前收到啡大的offer,那是一個超出預期的事。我報了十多間學校,包括三間名校,史丹福、康奈爾和啡大,打算搏一搏。結果還沒到報名死線的啡大收了我。而,昨晚也收到康奈爾的拒絕信。

那是間好學校,位處美麗的新英格蘭 ,於波士頓和紐約間,也方便找工作。都沒有甚麼原因會使我留下來,我大概一定會去的。相信,努力兩年後,會更加好景。

我自知命好,老豆有錢供我到外國浸浸,有得揀,就更應珍惜這個選擇的權利。

娘親笑說,兩年讀書所用的錢,夠俾首期。那,如今我揀了讀書,就沒有首期。我一定會揀讀書。

還沒有告知老細有學校收了我,我怕我老細會覺得我既然有了offer就會頹廢。然而我並不是這樣的人呀。我老豆老母教我做人唔可以咁樣既。當然,他認識那裏的教授,想來也出過力,或,他早知結果。

七十樓姐姐跟李媽媽真是心細如塵,對,要處理的,正正是身邊的人。這件事不易辦。

說到這個問題,面對一些矇矓不清的前程,不得不心煩,擔心是正常事。其實我也可以逃避,讓時間處理問題,不過,我更希望自己會解決。

而家唔辛苦,等幾時?中二時候老師教過這篇短文,至今記憶猶深。

⋯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窮盧守、將復何及。—諸葛亮《誡子書》

我會勇敢的長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