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的

2007/03/18

「我們嚮往的是一些工作,用來糊口的又是另一些工作。」在某xanga內,找到這麼一句。

事實上,這陣子在考慮的在煩的,是之前那一句,亦舒說的那句。

到外面讀書,所牽涉的問題很多。

兩個月前所考慮的,跟今日的截然不同。

那時所考慮的都是可以宣諸於口,但今日的,卻會影嚮其他正在生存的人。

所以我說得曖昧含混。

在心裏鬱了幾天,也跟相熟朋友談過。終究要自己解決。

這篇,寫出來,沒打算使人明白。明就明。

寫,因為,如李怡所說,把文字寫出來,驅除一些思想。

廣告

9 回應 to “不能說的”

  1. cheryl Says:

    你係為左屋企人? 唔洗慌喎,2年姐,我4年都係咁啦。
    係喎,你問左eric未?

  2. 70/F Says:

    亦舒果句?
    小 justin
    你仲細喎
    不要讓愛情太沉重啊

    (乖乖~~)

  3. fai Says:

    其他正在生存的人…
    也就是指愛你的人同時也是你愛的人吧?!
    為你所愛的人做好要做的事,
    那麼愛你的人會支持你的,更會為你而驕傲。
    向著標杆直跑!!! ^^

  4. Karen Says:

    首次留言, 請多多賜教。

    環境變得太快, 要考慮的事亦多起來。

    當然有沒有其他選擇, 家人的支持, 或者有些因素可以除去的話, 亦會影響您的決定; 但不要想得太久, 想得太遠, 有時, 人算總不如天算。

    年紀尚輕的您, 顧慮固然會有, 但隨著年紀愈大, 煩惱亦會增多。

    要得到一些東西, 有時, 難免要作出犧牲, 這就是"等價交換"。

  5. 70/F Says:

    哥仔:
    岩岩食飯撞到你九華既師兄喎
    佢話呢佢會出書……
    拿拿拿
    九華,係唔同d架
    所以呢,你都要勇敢
    來!抬起你的頭來! (嘿,你都應該估到,我聽楊千樺架啦)

  6. Justin Says:

    Cheryl:哈。我屋企人一定叫我讀書的。
    李媽媽:嘿。利害。咁都知。我會努力呀。
    Karen:歡迎呀。犧牲是少不免的。我跟自己說,讀完書,我的perspective會更好。
    七十樓姐姐:真係心細如塵呀。邊位師兄呀?我會努力的。最近煲左隻青春驪歌好多次。

  7. 70/F Says:

    呢個師兄你分分鐘識啦

    嘿!
    等我有機會去啡大探你!


    心細如塵呢個讚美我就笑納啦
    皆因

    我真係幾熟亦舒架

  8. Justin Says:

    呢個師兄,可唔可以開做姓,同埋邊年畢業俾我估下?

    唔好話我知果位師兄係特首候選人。

    你係黎先好呀!!!!!

  9. 70/F Says:


    開個姓講年份
    佢殺左我都似呀
    well
    呢位都係律師
    不過
    係事務律師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