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07

針線偉與貝多聰

2007/04/29

有時候很羨慕早五至十年出世的人,因為他們成長在一個紛亂的時代,首先是八十年代初有位英國女人仆街,然後時春夏之交的小風波,再到九十年代初小島上的逃亡/移民潮,還有回歸。幕幕觸目驚心。天下之大,國際間國家裏發生的大事小事數諸不盡,每個時代也有自己的故事,但,故事發生的地方可以如此接近,事情對自己有直接的影嚮, 甚至自己可以參與其中,卻是難求。

很喜愛看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片,那個年代香港人人心不穩,毫不信任那個偉大的槍桿子政權,紛紛要走到外面去。看過「富貴黃金屋」系列,在董標和沈殿震的眼裏,加拿大很是陌生,那裏的人那裏的事那裏做事的方法都跟老家的大相逕庭,但是,大家還是要飄洋過海的逃到那裏。小學時候,每年都有同學移民離開,有加拿大有英國有澳洲有美國。那時候我還小,關於移民我只想到自己拙劣的英文。沒想得那麼多。也沒想到為甚麼人們要走。當年家人沒怎麼打算過移民,於是,關於那時人們的想法,只有從那個年代的電視電影報紙雜誌裏找到,所以,我很愛很有關的東西。

那個年代出了很多諷刺時事的節目,尤其在八九以後,那些開心主流派開心繼續笑笑星救地球,還有張堅庭的表姐你好野系列,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無聊節目,幽默抵死都源於那時人們心底裏的不安,對高壓政權的恐懼。沒有能力阻止,唯有把他們誇張醜化,然後讓笑聲把煩惱拋空。

早前在youtube裏找到些開心主流派的片段,已經樂了半天。有一個名叫snpro的user,在片段的介紹裏只寫了一句:「強烈建議 亞記 出 開心主流派 VCD DVD 」,其實我不單希望亞視會把那些節目結集出版,無線的笑星撞地球系列也,起碼,應該重播。唉,但現實的想,在這個人人都北望神州的年代,看看亞視的老闆們,再看今日電視廣播條例之嚴苛,都難以旨望那些諷刺片段可重見天日。

又以曾志偉跟林敏聰的對白尤為搞笑,如:
林:有戒嚴吖麻
曾:嘩咁唔食得咸野啦喎
第一次學會戒嚴一詞,是八九年的春天,新聞片裏說北京晚上實施戒嚴,我問娘親那是甚麼意思。那個年頭,家父家母的注意力的集中在天安門前的事,連我也幾乎無暇理會。戒嚴即唔食得咸野又是甚麼意思?漆黑得不得了的幽默。

有時候想,為甚麼好像今天已經沒有這樣的人?沒有這樣的節目?碩果僅存的可能是頭條新聞裏的林超榮,但,說實的,林超榮所謂的笑話實在爛得不堪。究竟是這個時候的政治環境,提供不到足夠作開玩笑的原材料?還是沒有人敢如斯說話,沒有人敢開拿北面的人開玩笑,或者,有人敢說也沒有人敢播。

每想至此,我就很羨慕早我五至十年出生的人。他們有很好的娛樂,他們在一個歷史的高潮裏長大,經歷過一幕又一幕驚心重魄的事件,還有,開心主流派與笑聲救地球。

廣告

方卓如扑

2007/04/27

咦,方卓如話佢準備復牌喎⋯

戒啡

2007/04/26

我嗜啡並非新鮮事,同時,物極必反之道理,放諸四海皆準。

對上幾個星期死衝得太利害,日日猛飲好多咖啡,基本上係一餐一大杯,另外間唔中來一小杯。

幾個星期前報紙話每日一杯中型老星(即係佢既兩shot expresso)已經幾乎係成年人一日攝取咖啡茵既上限,我諗落都有少少驚,事關老星一杯小型飲料係個minimum charge,然後每級上只係加三蚊,而上一級其實就係佢加多一shot expresso。再加上,中杯既iced americano大部份係冰,太唔㩒飲,去買親中杯果個和藹可親既姐姐梗係會加句「不如轉大杯吖,只係加三蚊」,加三蚊,就係加三蚊,驚死貶底既我十次有八次都會加大。於是乎,每一次行入老星,出番黎果下,基本上,我已經超左標。

另外,學校canteen既凍啡,唔似得老星果的咁係逐shot expresso黎計,我吸左幾多咖啡茵就真係無從稽考,不過,一定爆燈啦。

好記得上個星期五通完頂,已經飲左唔知幾多杯凍啡,休息左一陣番屋企沖完涼,路經又一城老星,我買左杯特大既iced americano(亦即係四shot expresso加冰),諗住可以支持到深夜,點知,番到office,坐低唔夠半個鐘,就訓著左。

呢個故事教訓人,其實,人既精神的有限既,咖啡既作用,就好似係用珍珠奶茶既飲管飲野咁,The light that burns twice as bright burns half as long*,杯野得咁多就係得咁多,點啜都係冇用。

於是乎,我就決定左戒咖啡一個禮拜,呢幾日,日日訓十/十二個鐘都好似唔多夠咁,有幾刻,真係好想飲番杯,但,而家,毫無必要的情況下,都係戒下先。

最佳損友

2007/04/25

img_1745.jpg

CK火鶴兄都近來都寫過關於朋友,唉,朋友,有時呢,覺得真係朋友係好難keep囉。

細個時候老豆同娘親有一日忽然間好認真的同我講,要好好地識朋友,尤其是在中學裏面,大家冇乜利益瓜葛,傾得埋玩得埋既就係朋友,第二時大個左,你會知到最能夠信任既,就係那些人。細個時候或許會不以為然,但日子耐左,大個左,對人對自己既盤算亦多左,能交心就少了,開始好認同兩老講既野。

中五時候時常一大班同學走堂落佐敦打機去西九龍踩冰,放假時候上我屋企燒野食再出街蒲等天光但唔知為乜,果時以為十幾人時常走在一起係好正常既事,但,過左中五果關,有些人番唔到黎,見少左,漸漸就疏遠了。

唉,然後,同樣地,好似CK咁講,另一半與另一半夾唔黎,又少左一些。

漸漸地,淨番落黎,可以講曬真話既,唔得番好多個。

大學裏面唔係話識唔到傾得計既朋友,但,好可能係自己懶係以為成熟左,好有機心,同人講野時好多時會番過度過,驚住俾人攞自己著數,又好多時會有野收埋唔講,又或者收得埋到連自己都唔記得左,有時傾計傾到某些位置,總會有點點保留。又或者,唔係話唔信得過佢地,但好多時要從小時候講起,又或者要講左好多背景資料先,咁好多時咪唔想講咁多囉。

又,或者,中學時候同其他人既比較唔多,就算有都唔係前接競爭黎,校內既獎有獎都輪唔到自己,而公開試係同外面既人比較。相對大學裏面,大家讀埋同一科,考同一個試,拉同一條curve。又好似做煙腸時候咁,話就話大家好朋友者,但,唉,大家可嘗唔係爭緊果幾個高薪厚職,點可以太過交心呢?在利益面前,好難做得成真朋友。

又又,可能,跟大學同學冇左跟中同那些茫茫然一齊糊混過努力過既感覺,感情冇咁好掛。

又又又,有句歌詞話,「解散後 各自有際遇作導遊」,曾經好傾得埋既,亦都會漸漸疏遠了。

當下最怕既,係,同學們都剛剛離開了大學,進了社會,各自有路走,怕有朝一日,如火鶴兄所言,大家生活在不同層面上,話題少了,也不太投機,連僅餘的幾個,都失去。

另,好鐘意好鐘意呢首歌

好漢

2007/04/24

我說過星期一後又是一條好漢,琴日朝考完車,番屋企,再番學校拎信。

撞口撞面既人都語帶諷刺地說「你而家好得閒啦!」。而家係馬料水大學既學期末段,冚世界都做緊裸蓆同溫書,自然覺得我這等閒人在實驗室內行行企企當然會被人歧視。

其實唔係冇野好做,只係唔想做住者。

昨晚出奇的早回家,七時許就踏進家門,還沒有開飯。早回家,在於我來說,是件天大的事。我一向遲出晚歸,就算是回家吃飯,通常已經十時許,吃的是他們留下來的飯菜。我娘親就問我做乜咁早番黎。

昨晚睡了十二小時,好好的十二小時。夢醒,發現已經是紅雨。下午停課。唔關我事。

另,整整一個星期沒有扑了,人流每放愈下。唉。但,沒法。

頹埋今日啦咁。

赻埋一碟

2007/04/18

n70_photo1136.jpg
冇,我冇打錯字,入大學以後,有人教我:赻—abbrev of 超炒。

零晨兩點阿老細宣怖明天繼續,咁,去大埔道搭車番屋企。點知好Q肚餓,去間24既老麥買飽食,豬柳蛋漢堡要蛋六分鐘,同時我見到枱面寫住日日送廿分鐘wifi,咁,一於上網等飽食,亦假成左呢篇廿分鐘之內寫成既blog,同時,食埋個要蛋既飽。

原本交披爬既死線係聽日,點知當局推遲左,到廿二號。所以大Q鑊。正所謂梅菲定律話會炒既野一定會炒埋一齊,黎緊幾日要做paper同時下星期一考車同埋兩位來自英國既補習學生要番英國去,之前要做披爬同埋學車同埋補習。唉。

咁當然係正經事行先,老細話開工就一定開工先。所以,唉,補習,時間難免要一改再改。另,學車,可能搵朝一鑊學足四個鐘掛,到時,食粥食飯就⋯嘿!

過埋下星期一,就係一條好漢!

好。十二分鐘,打完了扑,也吃完了飽,回家工作去。

搭車打機

2007/04/14

時常睇blog睇報紙都見到人鬧話而家的後生搭車都淨係掛住打psp同nds,又無聊又幼稚。於是乎我就好少搭車打機,通常,都會睇書囉,睇咩書?屋企枱頭順手拎走咩咪咩囉。睇過丹布朗既聞西密碼同天使與魔鬼,又睇過董橋散文引用過既閱微草堂筆記,又睇過林行止既原富精神同閒在心上,又睇過村上春樹既東京奇譚集。我諗睇呢的書對搵工有幫助掛。

其實呢,有時候番工做左一日research既野,用腦用左成日,搭車仲邊有心力睇呢的又用腦又多字既書?有時,拎住本書,睇極都睇唔入腦,但堅持拎住,都係為左扮有文化者。

呢兩個星期,忽然之間太多野做,日日都唔夠訓,冇精神,搭車時完全唔想睇書。塞住耳筒聽黃耀明,但係雙手插袋冇野好做都好唔自在,話曬藍田去九龍塘都有八個站,然後九龍塘去大學又唔知幾多個站,再要搭車上山,全程幾近一小時。咁,都係唯有破戒拎部psp/ndsl出街搭車玩。覺得都幾好,個腦唔使點郁之餘話咁快就到站。

但係一路打就一路覺得自己變左自己以前一路以黎都鄙視既人,唔係咩?跟住人地set好曬既rule黎玩。跟住人地set好曬既goal去做野。人地話咩就咩?咁,仲講乜鬼獨立思考?

有時諗,如果我打緊機既時候,身邊有人出言責難,話我淨係頹廢青年識得打機唔死冇用,咁,我應該點做好?
一、唔好玩佢,繼續打機;
二、同佢討論一下濫發鈔票對金融系統既影嚮;
三、同佢講下任天堂同sony兩間公司marketing strategy;
四、問下佢究竟魚游水快的定係雀仔飛得高的;
五、問下佢coffee or tea;
六、望住佢傻笑,等佢估我唔到;
雖然,到目前為止,都未有人公然乂我話我打psp幼稚(我娘親例外),但,其實,我諗,去到果一刻,我都應該會唔識俾反應,都係會傻笑居多。

又或者,如果各位虛擬世界既朋友,搭地鐵時見到有個𡃁仔個樣好串,同時又矮又廋,著住條好耐冇洗過既levis,腳踏米白色邊stan smith,又聽住ipod打緊psp,不妨,拍下佢膊頭,同佢揸揸手,或者,果個,就係我。

戇豆撞正女殺手

2007/04/12

(警告:含內容)

(這是去年二月寫的舊文,還是那一句,Rowan Atkinson讀過下書,他的電影,搞笑之餘,實在意義深遠。)

「二千年前,有個人來到地球說了很多話,至今仍有很多人談論他。」—《戇豆撞正女殺手》

沒有上教會,因為不同意某些原則。生活上有很多不明白的問題,而且明顯對本身信仰存在極嚴重的矛盾,教會又給不了令人滿意的答案。二千年前有人說過的話,給不同的人口傳過,筆錄過,翻譯過,詮釋過,又再詮釋過。世界的變化很大,很難相信那十條誡命可長存至今依然能合符現況,也不同意那書上的文字是永恒的真理,也不能接受只有某些機構(institution)擁有對那些文字的詮釋權。有時候想,都二千年了,不如又派個人來說些話罷。

電影故事發生在一個很小很小只有五十七人居住的村莊,主角華特(戇豆)是個牧師,他不懂幽默,他講道沉悶無比,他有一個很亂很麻煩的家,他妻子歌利亞每晚都給鄰居亂吠的狗擾得沒法睡,他禁慾(包括對妻子,使歌利亞對高球教練動心),他搞不清女兒有幾多個男朋友,他不知到兒子在學校給戲弄而害怕上學,他心中只有工作,那是一個很有問題的家庭,他的妻子深知問題存在,只有他懵然不知。

直至有一位管家來到他的家。

她把亂吠的狗殺了。狗主人發現,他也給她殺了。她在歌利亞私奔前夕把高球教練殺死。她教女兒整蛋糕。她把戲弄兒子的同學的單車剎車器剪斷。她教華特講笑話。她教華特推卻無謂的人。她詮釋聖經教華特夫妻間性愛乃平常事。她喜惡分明。她有自己一套做事原則。她愛華特一家,她用盡一切方法使華特一家在合符她的原則下過得開心快樂。她成功,然後離開。

華特一家給她改變了,然而她也留下些小手尾,但她不用再回到小鎮幫忙,因為妻子已學會如何解決問題,女兒也交上好男友,兒子不再害怕上學,華特變得幽默風趣,彷彿也以前的問題都搞定。

電影的概述大概是—「有一天,有位管家來到村莊內說了些話、幹了些事,有一家人受她的影響,改變了生活方式。」

那位管家,就如二千年那位猶太人一樣,在地上瀟洒走了一回,做過些事,說過些話,然後又瀟洒的離開。他有自己的一套,他對現況不滿,以自己的方法處罰他認為做錯事的人,儘管有很多人都不同意他的行為,但同時他也幫助過很多人。有人怕他的影響力會愈來愈大,怕他會危害社會安全,因而要把他關起來。

管家年輕時把丈夫和他的情婦殺死,她給關進精神病院數十年。歌利亞是她的女兒,她愛歌利亞,把所有對歌利亞有壞影響的人都幹掉。可是,她真的是癲嗎?她真是有精神病嗎?自她到華特家以後,各人的生活都因他而變好。除她對殺人麻目以外,她大概沒做過甚麼壞事。她詮釋某些規律、改變現況、提出其他出路,及至她離開以後,她的信徒(如歌利亞)都學會用新的規則生活,那小村莊就變得更美好。

華特一家四口本來的紛亂與不安,因為管家短短的逗留、說了些話、做了些事而解決,他們從此安安靜靜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

世界這麼亂,是不是應有個人來再走一趟?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