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線偉與貝多聰

2007/04/29

有時候很羨慕早五至十年出世的人,因為他們成長在一個紛亂的時代,首先是八十年代初有位英國女人仆街,然後時春夏之交的小風波,再到九十年代初小島上的逃亡/移民潮,還有回歸。幕幕觸目驚心。天下之大,國際間國家裏發生的大事小事數諸不盡,每個時代也有自己的故事,但,故事發生的地方可以如此接近,事情對自己有直接的影嚮, 甚至自己可以參與其中,卻是難求。

很喜愛看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片,那個年代香港人人心不穩,毫不信任那個偉大的槍桿子政權,紛紛要走到外面去。看過「富貴黃金屋」系列,在董標和沈殿震的眼裏,加拿大很是陌生,那裏的人那裏的事那裏做事的方法都跟老家的大相逕庭,但是,大家還是要飄洋過海的逃到那裏。小學時候,每年都有同學移民離開,有加拿大有英國有澳洲有美國。那時候我還小,關於移民我只想到自己拙劣的英文。沒想得那麼多。也沒想到為甚麼人們要走。當年家人沒怎麼打算過移民,於是,關於那時人們的想法,只有從那個年代的電視電影報紙雜誌裏找到,所以,我很愛很有關的東西。

那個年代出了很多諷刺時事的節目,尤其在八九以後,那些開心主流派開心繼續笑笑星救地球,還有張堅庭的表姐你好野系列,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無聊節目,幽默抵死都源於那時人們心底裏的不安,對高壓政權的恐懼。沒有能力阻止,唯有把他們誇張醜化,然後讓笑聲把煩惱拋空。

早前在youtube裏找到些開心主流派的片段,已經樂了半天。有一個名叫snpro的user,在片段的介紹裏只寫了一句:「強烈建議 亞記 出 開心主流派 VCD DVD 」,其實我不單希望亞視會把那些節目結集出版,無線的笑星撞地球系列也,起碼,應該重播。唉,但現實的想,在這個人人都北望神州的年代,看看亞視的老闆們,再看今日電視廣播條例之嚴苛,都難以旨望那些諷刺片段可重見天日。

又以曾志偉跟林敏聰的對白尤為搞笑,如:
林:有戒嚴吖麻
曾:嘩咁唔食得咸野啦喎
第一次學會戒嚴一詞,是八九年的春天,新聞片裏說北京晚上實施戒嚴,我問娘親那是甚麼意思。那個年頭,家父家母的注意力的集中在天安門前的事,連我也幾乎無暇理會。戒嚴即唔食得咸野又是甚麼意思?漆黑得不得了的幽默。

有時候想,為甚麼好像今天已經沒有這樣的人?沒有這樣的節目?碩果僅存的可能是頭條新聞裏的林超榮,但,說實的,林超榮所謂的笑話實在爛得不堪。究竟是這個時候的政治環境,提供不到足夠作開玩笑的原材料?還是沒有人敢如斯說話,沒有人敢開拿北面的人開玩笑,或者,有人敢說也沒有人敢播。

每想至此,我就很羨慕早我五至十年出生的人。他們有很好的娛樂,他們在一個歷史的高潮裏長大,經歷過一幕又一幕驚心重魄的事件,還有,開心主流派與笑聲救地球。

廣告

7 回應 to “針線偉與貝多聰”

  1. 野孩子 Says:

    六四之時,我仍在「波樓」苦戰,
    在波樓看著電視上的坦克,
    還在說這套戰爭片拍得很荒謬,
    一個拿著「手抽袋」的人,
    怎會走入戰場,擋著坦克……

  2. TK Says:

    我出社會工作時是2002,全球經濟最低位,加拿大的公司很多都諗緊點樣唔倒閉
    然後就是2003 SARS,更多公司炒到剩返skeleton crew
    坦白講,02-03年畢業生的機遇比起好多屆的畢業生都差,就算有工做,起薪點也低好多,而且已經遲左一兩年起步
    我沒有怨天尤人,不過若果有得揀,我寧願少些娛樂,遲幾年出世,到畢業做野時個世界比較穩定d 會較好

  3. gordon Says:

    相比大過我地十幾年ge人,只係煩ge野係唔同左,佢地以前後生煩ge係人生安全問題;又相比大過我好幾年ge人,佢地之前煩ge係搵工

    到我地依家好似冇乜野煩,衣食冇憂,食飽等屎痾咁,自不然會想要求更多,同時間又要保住依家可以享受到ge野,用番中化野黎講就係價值層同生物文化層ge分野,其實我地比上一代還幸福得多,真係寧為太平犬,莫為亂世人(開始唔知自己係度講乜…)

    btw我想問個title同呢篇文有咩關係?

  4. C.M. Says:

    說實話,小弟當年對六四,雖不能說一點感覺都沒有,但只有淚水和感到莫名的奇怪。

    父親帶我上街,我不去,也不知道為什麽,只是想…下一步應該做什麼?但,想不到。

    像我們這個年代的青年人(現在才三十多歲,應該不屬於中年吧),正如你所說,真的高潮迭起。不過,高潮過後,只可以不斷不斷的在社會中努力掙扎,希望重拾當年的激情與希望。

    Justin,你真的羡慕我們嗎?

  5. Justin Says:

    野孩子:
    換著是我,在群情空湧下,也可能會走去擋坦克,心想坦克總不會輾過自己。可是,那一個晚上,荒謬地,坦克輾過了廣場。

    TK:
    嘿。你話我呢的係唔係犯賤呢!!生於太平盛世,但竟然嫌悶!!

    Gordon:
    我都覺這個世代得到的實在太多。亦正因為我們與生俱來已經有安逸豐足的環境,我們就希望得到更多。
    貝多聰同針線偉係林敏聰同曾志偉合唱既「皮球大合唱」佢地既稱號。

    CM:
    我自己都不知到是否真得羨慕你們。又或者,是否真得羨慕自己的上一代。我時常覺得我這一代就連高潮都沒有了。

    每每我見到的,上一代/上半代的都是一個個豐盛的人生,經歷過時代的轉變,高潮迭起,像身處在一個永不落幕的大劇場裏。然而,望著上一次的經歷,我不過是個旁觀者,看厭了可立即抽身離場。

    可能,簡單來說,不過是我睇你好你睇我好,隔離飯永遠香的。

  6. Amakusa Says:

    “…有時候想,為甚麼好像今天已經沒有這樣的人?沒有這樣的節目?…"

    有, 在美國. Jon Stewart 同 Stephen Colbert.
    香港, 林九果首改版 “勁歌金曲" 算唔算?

  7. Justin Says:

    不太算呀。我最想睇既,係諷刺政治時事既改篇歌曲。但,在這個環境下,都幾難見到lu…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