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07

戇豆

2007/04/10

wallpapers3-800×600.jpg

一向覺得最到家的表演是雅俗共賞的,甚麼是雅甚麼是俗不是這裏要討論的問題,但為求方便,我姑且把「雅」定為那些讀過一點點文化理論的,而,簡單地二元對分,把「俗」定為沒有讀過的。

而我,嘿,在大學二年級,修了門電影課,那是個每星期上八小時的課,起初不明所以,跟不上課堂裏老師跟同學的討論,每每見樹不見林,往往只有呆聽。後來漸漸的跟上了,跟上了老師的思考方式,或,墮入了他所設下的圈套,學會了很多。那,我,就把自己列為「雅」的一面罷。

《戇豆放大假》的對上一集的電影是《戇豆先生》(另,去年上影的《戇豆遇上女殺手》雖都由Rowan Ankinson主演,但其實跟戇豆全無關係),《放大假》的宣傳標語說是由原班人馬製作,上imdb裏查查,導演變了,主角跟編劇沒變,重要的,是兩集均是雅俗共賞,同時,主旨不變,對藝術都有極強烈的批判。

如果沒有上那個電影課,也許,我不會察覺。

《戇豆先生》裏Bean是一位在英國某藝術館的低級員工,他對藝術全無認識,意外下被派到美國參加一個名畫的開幕禮,美國接待的人以為他是為藝術鑑賞家,對Bean荒旦的一言一行都倍覺重視,然而這全都是Bean無心插柳下的動作。後來Bean錯手弄污了名畫,當眾人都不知所措之際,他把其中一幅跟名畫一模一樣,本來作紀念品售賣的海報用畫框鑲起,結果瞞天過海,開幕之日慕名前來觀禮的達官貴人無人發現那是個贗品,還對本是藝術白痴的Bean讚譽有加,最後,這位偽藝評家的Bean就快快樂樂的回英國老家去。

對呀,藝術是甚麼呢?那些放在藝術館裏的東西吧!我們時常都會很追求一些所謂真實的原來的東西,就如在羅浮宮裏的蒙羅麗莎,人們說那是李安納度達文西的真跡,於是我們都要千里迢迢的到巴黎到羅浮宮去看看,然後跟人說我被她神秘的笑容深深打動,背後遠遠的冰山跟蜿蜒曲折的路揉合了畫中人冰冷卻熱情的情感,事實上心裏覺得不外如事,還在暗罵擠了半天白花多十幾歐羅。Google image裏已經有數之不盡的蒙羅麗莎,一切的色彩線條都跟原本的一樣,為甚麼我們還要非看一下原品不可?有人會說,那是達文西的真踪,是他於四百年前一筆一筆畫下的,只有那幅畫才有aura,因此,它才那麼珍貴。

老師在課堂上問,如果現今的科技發達得連油畫都可以完完整整的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ed),那,我們還要上博物館去麼?Bean正正把電影裏的名畫複製了,可笑的是,旁人無從發現。不得不想,羅浮宮裏的,又會否是件複製品?歷史裏她給人偷過無數遍,又有誰可保証她是原來的麼?當然,給博物館(institution)掛起的,就必然是藝術品了。

Bean在電影裏,不單止是他所複製的名畫,就連他本人,也是不明不白的被英國的藝術館推薦到美國去,給一個institution確立他的地位,確立以後,我們就無從質疑他的地位,那管,名畫是假的,那管,他是不學無術的。

同樣地,在《放大假》裏,康城導演的電影沒有人能看得懂,畫面是來來去去地重覆,但,就正正是因為康城導演的作品,大家就蜂湧的進場,把放映廳擠得滿滿的,然後卻發現那是套只令康城導演一個人感動的戲,其餘的都沉沉睡去。Bean無意中顛覆了電影,起初,康城導演因為Bean的搗亂而怒不可竭,但諷刺地Bean的行為卻贏來了不知就裏的觀眾的掌聲,康城導演就把一切功勞歸於自己,辯稱這是湛新的電影表達手法,在記者會胡謅了一番華麗而空洞的言語,一再成就了他自己的經典。作為旁觀者的《放大假》的觀眾,都很清楚這全是康城導演的鳥語,然而,在電影裏,因為那是康城,那裏所發生的一切都要藝術,Bean無心插柳一番,觀眾卻以為這是電影的一部份,於是,這就成就了康城導演,一個權威,又再被確立。

兩集戇豆都質疑藝術的權威性,彷彿只有電影節裏博物館內的方可稱為藝術,其餘的如鄭中基如王晶都是九流低俗的商業電影,戇豆卻確切的指出這些所謂的權威都可以是歷史的偶然,名畫鑑賞家可以是在藝術館的小小職員,知名導演可以是無恥的自戀者,權威可以是不明不白被造就出來的。觀賞者為掩蓋自己的無知,就去盲從權威,盲目拍掌;有權威的,繼續做一些連自己也解釋不了的事,並稱這是藝術,目的是加強他人的無知感覺,確立自己的權威。

我說我去看電影節,主要因為這樣的說會使別人覺得我很勁很有文化,但事實上昨天我在葵青劇院裏睡了個多小時,如果要我評論那電影,胡謅一千幾百字件易事,就像《放大假》的康城導演一樣。

《放大假》遠在二月已經開始宣傳,我等呀等了幾個月,不明所以。現在,反覺得是發行商(屬百老匯的安樂影片)想幽電影節(UA Cinema是贊助商)一默。

戇豆的電影就是這樣的好,一方面可以簡簡單單開開心心的渡過九十分鐘,老少咸宜電影賣座製片商又回了本,另一方面電影裏的文化符號諷刺對象都清楚易讀,雅俗共賞,不明故作高深,這是我愛戇豆的原因。

廣告

借藝術之名

2007/04/09

(呢幾日訓得少,老細可能發現左我早果排日日寫blog,攪到我呢期多野做到PK,但,做都好悶,吹兩咀先。)

一向很留意文化界只限成人觀眾既表演節目,我睇神谷美雪的人話我咸濕,咁,為左以行動證明我唔係一個咁膚淺既人,於是我會同樣睇去文化中心大會堂睇番一類懶有文化既成人節目。

上星期日,我處女下海,看了第一套電影節的電影。

在葵青劇院門外,還遇見熟人,去到果度,大家都知大家做乜啦,睇咸片囉。

那一個晚上,晚上十時四十五分,在葵青劇院裏,放的是《性愛無限級》。

黃宇軒之前都提醒過我,電影節裏,英語對白的電影是沒有字幕的,反而,其他外語的卻有英語字幕。

我考toefl的listening都唔低分的,那,我當然以為自己好勁。嘿,一開場,就知死喇。成套戲,得兩成聽得明啦。

呢套電影,為某個比賽的參賽片段,電影原來放的是七段的其中兩段。但,當播畢第一套後,大燈亮起,很多觀眾都很突然,因為,電影節的介紹說有兩段時,而,上影了的一套,是悶得要死的一套。

內容大既是訪問了幾個十幾歲的人,關於他們看咸濕電影的經驗、性經驗,很悶,結局是一場同場地沉悶的魚水交歡。

唯一的得著,是再一次肯定我對夷人毫無興趣,撩不起半絲興奮。

至於另一套,很可能過不了電檢處,未能上映。第一套冇野睇,第二套冇得睇,觀眾自然鼓燥。

第一次睇電影節電影,這是很差的經驗。

另,今日又看了另一套三級片,The Free Will,德國片,長一百六十三分鐘,好悶囉,訓醒幾次都未完,最後,仲要早走添。

無聊野之八—濫發鈔票

2007/04/07

講明先,呢度係百無禁忌既,如果唔鐘意聽奇怪野,就,嘿,唔好睇呢篇。

琴日去拜山,响山腳度買花時,見到一疊又一疊既銀紙啦,面額仲好大添,發鈔銀行好似係冥通銀行。

其中見到既一疊,竟然係一張五十億。呀李生咁Q有錢都係得幾十張。當然啦。邊個話果度既幣值同港幣係一對一既?

好。就等我講下地府既發鈔問題。

傳說中地府既資源少,但係下面既人又愈黎愈多喎,咁,在需求增加而供應不變的情況下,物價當然會上升啦。咁,為左令到先人可以繼續享受原有既生活水平,就只有燒多的錢佢地洗。問題,就出現响呢度。

當人人都燒錢落去時,地府裏面,出現左愈黎愈多錢,每個人都好似有錢左咁。原本下面既人覺得一部psp淨係值二百億,但係,忽然間人人既口袋裏面都多左錢,就會覺得二百五十億都係affordable,於是,賣psp既人就因為想maximize自己既利潤,就會抬高價錢。

賣psp既人識加價,賣ndsl既又點會唔識。賣ndsl既識,賣ram既人又點會唔識。久而久之,成個地府都加曬價啦。

咁,大家既口袋裏面係多錢左,但係,外面既野又貴左喎。就好似,明明加左20%人工,但係豬柳蛋漢堡同一時間又貴左三蚊,即係,冇分別。

又或者簡單黎講,其實,錢既多少,都係一個相對既價值黎者。全世界人都多錢左,同,全世界人都少錢左,其實一樣者。

正路一疊銀紙有五十張。而一疊冥幣應該有二千五百億。

在山腳,一疊廿蚊啦。而,同一時候,响大角咀,只係十蚊。即係話,個transaction cost可以超過十蚊。咁,即係話,一疊銀紙既價值,可以低過佢既transaction cost。個情況就好似,你去借大耳龍,借一萬,佢七除八扣後,只係俾二千你,但係依然當你借左一萬喎,果八千蚊,就係transaction cost。

即係,當咁大疊銀紙既價值連由旺角到和合石的運費都不如的時候,大家可想而知,在地府陰司裏,貨幣的功用是何等低微,與其燒錢,倒不如燒多兩部nokia,以物換物可能還要著數。

呢個故事教訓我地,早幾個星期市面上出現左咁多假金牛,問題就係响呢度喇。當獅子銀行同埋金管局容許大量假金牛流入市面,情況其實同我地係咁燒野落去下面咁,導致成個貨幣制度既崩潰。所以呢,街上面既金色銀紙,最近失曬踪,就係咁解。

有乜野留番拜山先講

2007/04/05

丟低了這個地方一會兒,因為各樣事忙,每晚只睡四個鐘,早午晚都是咖啡。

就連回覆留言都懶了。

不是沒有話想說,只是沒能夠好好的安靜的寫下來。

其實也寫過幾隻字,不過,大爛,不如收番埋。

明早到和合石去。下午會是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聽晚將會累得要死。

想來,都好幾年沒有放過復活節假了。中七那年正值高考期間,然後大學四年都是考試前夕,是趕功課趕披爬的黃金時間,馬料水大學只有幾天紅假,一溜煙一切都過去了,然後是期末考試,然後是暑假。

很多人都旅行去,唉。

還是不要說得太過遙遠 ,總之,我,四月十八日是交披爬的死線,四月廿三日考車,在此以前,難免有所取捨。好可能,不能如三月般,荒唐的一日一長文。

明天早起拜山去,有乜野留番到時先講。

不愛寫詩

2007/04/03

嘿,可能係我老細睇到我呢個 blog見我之前果個月日日都咁得閒寫咁Q多野於是乎就開始俾左好多野我做。

唉。做死人。

大家見我update得少左就知我呢幾日冇乜心力胡思亂想。

眼前既係一個兩年前既project,搞呢壇野既人都已經離馬料水遠去,但,呀老細又要用喎,咁,呢個重任咪落响我身上囉。

主要係兩個program,阿甲同阿乙。阿乙既目的就係重覆咁叫阿甲做野,每一次俾唔同既參數佢。兩個program,都係,用詩加加寫既。阿甲果個無可厚非,因為,佢要call library,冇得揀。但係,阿乙就應該係用scripting language黎寫既,因為,而家個program幾百行有好多係花响無謂既file i/o度,同埋memory allocation一些無關痛癢既事。

c++既好處,係幾本上部電腦做過乜你都大概可以估到,但,佢既唔好處就係明明好多野都唔需要理既都要理埋,明明用perl一兩句寫完既野去到詩就要用二十行,仲會有機會出錯 。但,scripting language好多時都只不過係要get things done者。去到呢個位,再一次感受到the beauty of perl。唉,但,舊野係人地既,唔可以亂黎,唯有,切切實實的寫詩。

影相日禮物

2007/04/01

林子斌的xanga 裏引述了今日明報關於內地大學生對香港學生的看法,其實,那位曹玉騫先生說的也不是件甚麼獨特見解,不過是從一把內地生口中說出更具說服力了。

其 中一段,關於男生女生抱公仔,他說可笑。哈。這時候正值馬料水大學的送舊時間,人人都影相,傳統(來自組爸組媽)教我們要抱著花花草草公公仔仔跟全人類合 照獨照又傻笑,曹先生見了可能覺得怪,覺得大家未斷奶。我覺得,主要因為佢身邊的人都沒有要公仔而已。左手公仔右手花,我不覺得這是因為大家都超低能,反 而是因為眼見人人有,而抱著人有我有的心態去要罷了。

手上的公仔和花在某程度上是三四年來人際關係的成績表,當然大家可以話我膚淺話我物 質主義,但不是麼?要不然為甚麼在影相日以前不同組別的人都會嘗試夾錢互買互送禮物?手上有幾隻女人街老翻公仔彷彿是影相日的入場劵,手空空無一物跟滿手 都是公仔的人影相不單古怪,還會令對方憐惜地借手上多餘的一隻半隻俾你揸揸,拎住兩梳蕉的畢業生影相就似是一個落難的苦書生,其他人見你冇人冇物就自然會 覺得你人緣差。

全都是因為朋輩壓力。別要少看這種壓力,都畢業了,多花一百幾十,大家開開心心消消灑灑走一回又如何?人人夾錢買禮物時難道還要曲高和寡麼?如果做了這點點少事就能令旁人感到開心暢快,又何樂而不為?又不是傷天害理,又不是傷風敗德,頂多,是無聊罷。

在那個時候,前路茫茫,臨別依依,影相日不過讓大家沖喜一下,洗擦一些離愁別緒。那一天裏,隨波逐流,抱著人有我有的心態,輕輕鬆鬆過一日,開開心心地當個蠢人,那就算數吧。

嘿,當然,這個影相日的送禮活動絕對是浪費地球資源,兩年前三色台財經記者古某的一系列毛公仔至今依然在我家,人們大概都不會記得自己收過/送過幾多,總之影相日數埋唔少過阿邊個就是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