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7

番左黎

2007/05/30

dsc01519.jpg

這兩天在校園裏踫見不少人,第一句就問「咦,乜你番左黎咩?我仲以為你又辭工去個幾月旅行」,請左十日假去左十七日,都算係咁。

這幾天沒有甚麼寫扑,沒有甚麼動力寫,事實上心裏又倒有些想法,但,就是沒動力寫。另外其實在旅程中也寫下了一點點,但,也不想貼出來,不知何解。

不單止不想寫,連看別人的扑的興趣也少了。當然,無論怎頹,也總會看過「福佳始終有你」。

**********

是日晚上到友人家裏打牌,叫左三次小三元都食唔出,唉,一如以往的,我輸錢。

很多朋友都喜歡跟我賭錢,因為十次有九次我都會輸。我自己倒覺得沒有所謂,三五知己圍埋賭錢是一個零和遊戲,嘻嘻哈哈一場,然後我口袋裏少一百幾十,有咩所謂。就算出街唱K食飯都要錢啦。

而事實我亦都好鐘意賭錢,應該話鐘意玩呢一類既遊戲,provided that銀碼唔大。

**********

聞說呢期學生報極之搶手,上星期五出版,同學說星期六已經冇得攞。我响馬料水大學五年,都未見過咁多人睇學生報。

呢期又有問答遊戲,其中一條既問題大意係:「天九裏面,莊家既下家喊『單天保至尊』,而對家跟住就講話『咁我咪會輸到一棟都冇』。請問上述對話有咩謬誤?」

單天保至尊,就好似早果陣中移動力挺恒指咁,其餘既牌隻隻都唔掂,得一隻天頂住。之不過,如果人地出武子,又或者係廢到無倫既鵝五,得一隻天都會頂唔住。 而至尊,只係响有話事權既情況下先係大曬,其餘時間仲廢過一對拎冧六。所以呢,單天保至尊,即係話下家手上面淨係僅僅得一隻有機會可以用黎話事既牌,情況 就好似鋤D咁你手上得番一隻大D同pair 3,對手就係咁出pair同行五條,你一日出唔到隻大D,pair3都唔會有用。

於是乎,响絕大部份既情況下,當手上只有一隻天同埋至尊,而其餘既牌都係又細又冇用,如果有人出單支文子,就好應該要出隻天,攞話事權,然後出至尊,收錢,再行其他廢牌。首先咁做,起碼唔會輸錢:至尊贏每家兩個,起碼攞到三棟,即係最多輸一個,夾埋起碼贏五個。

上述對話既謬誤,係下家都話到明自己係單天保至尊,出完呢三隻牌後就自然會收皮,餘下黎既就只有一系列既廢牌,對家好有機會贏到之後果一棟牌,咁佢又豈可咁快妄下判斷,認為自己一定會輸到一棟都冇。

當答完。

咦,好似,在香港賭天九係犯法喎。

廣告

她約我去迪迪尼

2007/05/24

img_2420.jpg

一、嗱,唔好同我講《迪士尼不是樂園》,我都知店鋪裏面賣幾十蚊美金既公仔全裏都係中國大陸既同胞月薪得幾百蚊有血有淚咁做出黎,我都知扮緊唐老鴨果位演員心裏面好可能係小緊我,之但係,我又聽唔到又見唔到,又俾左幾百蚊入場,淨係當買個歡樂得唔得呢?

二、香港開迪士尼樂園時新聞勁多,網上也多見不同關於迪士尼內部發生的事,亦有主題公園裏既設計(尤其係唔俾公眾見到既部份),好細個時屋企人都帶過我去迪迪尼,但那時太細,傻頭傻腦的只顧著玩小飛象和跟米奇拍照,其他事都沒有機會細想。呢一次,倒引發了不同的思考。

三、未來世界。迪士尼有一個部份叫做未來世界,叫得做未來世界,就梗係展示一些未來既事。例如太空船、火箭呢類好吸引五至十二歲既小男生既東西。細個時候睇,梗係誘發無窮幻想,起碼會諗第二日大個左我有冇機會坐太空船去獵戶座打獵,又或者係十年之後會唔會世界上面既汽車都唔使有輪而會浮响空中。那時我七歲,十幾年時光飛快咁過去,今日既我當然完全知道那些是小朋友的幻想,但這些幻想好多時都係外界給予我,例如係迪士尼樂園既怖景。今日,遊覽迪迪尼,看見這些很有歷史價值的機動遊戲,感覺就好似睇緊閃電傳真機咁,曾幾何時覺得係好科幻既東西,此刻只覺得係陳年既想象。機動遊戲既建築物既設計十分之八九十年代,我在想,如果換在這天,主題公園既設計師又會點樣設計呢的建築物?

四、細個時候覺得迪迪尼既機動遊戲好刺激,覺得要好大膽先可以玩得黎。今日玩完覺得不外如是,唔知係因為當年道聽途說,但自己又冇真玩,以為真係好好好刺激;定係因為自己真係大個左响唔同地方玩過好多其他既刺激遊戲於是相對地覺得迪迪尼冇乜等別。不過諗落,迪迪尼好可能係特登令到佢地既遊戲做得冇咁刺邀。原因好簡單。先係比較下香港海洋公園同洛杉機迪迪尼既機動遊戲對遊客既高度要求,海洋公園要求既係一百二十幾厘米,而迪士尼要求既只係一百零幾厘米。假設兩地既安全標準一樣,海洋公園既遊戲應該比迪迪尼既刺激。迪迪尼既主要對象係小朋友,這個好明顯,十歲以上既小朋友佢已經收大人錢,如果佢既機動遊戲有較高既高度要求,自然會令到有一部份人因為玩唔到機動遊戲而唔入場。所以,佢為左吸引多啲細路入場,寧願唔要比較刺激既遊戲。

五、上網番查以前迪士尼既相,發覺初頭既迪士尼冇咁大,但問題係,洛杉機既迪士尼為位城市裏面,唔似得奧蘭多果個咁係位於市郊,相對地冇咁容易擴建。迪士尼附近既土地亦好容易因為主題公園而使其價值上升,佢要擴建既成本會好高。我諗左好耐,諗究竟佢點解可以擴建,迪迪尼究竟有乜野地方可以容許佢興易擴建。比較過當年既相片同今日既遊樂場地圖後,我發現原來而家既某個部份原來係當年既停車場黎,咁,亦都解釋左點解無端端呢度會有個七層既停車場。同理,呢度既迪士尼要擴建,過程都係好簡單,就係移走停車場,變成其他用途,咁就搞掂。香港迪迪尼時常俾人話佢地方細,但,佢又可唔可以咁做呢?

六、Fast Pass。好得意既排隊理論。理論上佢係maximize緊我地玩機動遊戲既utility/minimize用黎排隊既時間,但,要慢慢諗下,將另文再述。

七、地底。同樣地因為場地唔夠大既問題,呢度好善用佢地既地底黎做機動遊戲。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好多遊戲都要响漆黑既環境進行,咁先可以配合到燈光效果,天上既明光入唔到地底,係一個製造黑暗既好環境。如果可以善用地底,個公園可用既面積就大左一倍。之但係,香港既迪迪尼係填海填番黎既,都仲未沉降完,佢既地底又係唔係咁容易用到呢?

八、主題公園八點就收皮。但係外面既商店就開到兩點喎。點解呢?好明顯,入場費就係一早已經俾左,佢七點閂門同九點閂門對佢既收入冇乜分別,但係商店就唔同啦,一日有人買野,一日佢就有得賺,咁,就梗係想愈開愈夜啦。

九、每個機動遊戲既出口都有一個紀念品店,佢,簡直係不斷提醒你消費消費消費⋯

十、兩日黎排隊時諗過好多野,一時間未得閒寫低曬全部。挑。一開頭就話唔諗迪士尼點剝削勞工,倒頭來又不斷諗佢點搵錢。不過呢,迪士尼咁勁,就算係覺得佢好有問題,但點解佢可以咁成功咁推銷佢既商品。佢既成功,梗係有原因。佢既運作手法,都好值得留意同學習。

孤高map

2007/05/21

一直以來用google map僅限於觀光,重遊以前到過的城市,或是亂揀兩個大城市,看看兩地的交通方法。然而至今天,我才真正的用google map。勁方便,亂打兩個地址,google竟然知我打咩,還有清楚指示轉左轉右行幾耐行幾遠,如果冇行錯路的話連地圖都唔使買。

租了車由三藩市到洛杉機,七個鐘頭,我跟家弟輪流揸,因為我少揸車的關係,吒咤於公路上倍覺興𡚒,三百多英里的行程裏我揸了二百多,上山落山上山落山,驚險又刺激。這裏,天大地大,在禮頓道開到三十公里師父也嫌我開得快,這裏的公路上八十英里(128kmh)是常事,還會給人爬頭。

這幾天入油多了,才體會到美國人用油之多,三百英里的用了一缸汽油,路上這麼多車,可想而知耗油量之高,唔怪得美國係咁要响中東度打石油。

賭場餐廳

2007/05/18



賭場餐廳

Originally uploaded by yipjustin.

堪薩斯州的法律禁止於陸上賭博,於是賭場會建於湖邊,美其名為一隻船,事實上與金沙無異。

賭場裏有一餐廳,自助餐,長腳蟹和牛扒任食,每人廿四美金。於是我吃左兩塊牛扒,五隻蟹。超抵。

左上角的是裝蟹骨的桶,快滿的時候,侍應會過來,說句:「I will empty your bucket」然後把鐵桶拿走。我當然樂意讓侍應清理殘渣。

之但係,作為一個賭場,這個問題真的要不得。所謂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I will empty your pocket.

事到如今

2007/05/17

上星期初,大學裏的同學知道我跟學生報的人來往甚密,當看見校方的強硬立場時,就立即問我怕不怕同學報的同僚被起訴。因為早前有同學穿上畢業袍,在百萬大道上給人corn了,有人拍了片,放在高登討論區,那裏的道德高地原居民就立即群起而攻之,然後上了報紙,校方立即跟學生劃清界線,成立紀律委員會,處罰學生。那才不過是happy corner引起的風波。而這次學生報牽連甚廣亦似為嚴重,同學怕編輯們會有慘淡收場。豈知事情峰迴路轉,輿論竟然反指向大學校方及淫審處,Derek’s blog指事件必有高人幫助,說沒有都怕沒有人相信。攻擊學生一方,我由始至終都相信是明光社作怪,不過,而在形勢急轉直下,蔡志森當然不會蒲頭。而學生一面,有高人出手亦毫不出奇,如果我有咁高既章法,看見同學們被踩上心口,我都會幫下忙啦。

事情的轉捩點,是星期四傍晚學校禁制出版的聲明,同時威脅處罰學生報全體編輯委員,如果那時候稍有差池,就真的玩完了。那一晚,我好撚慶,真的好撚慶。在忿怒之際,問友人向報紙投稿的方法,然後在三小時裏寫畢我生命裏第一次的報紙投稿,然後就執行李上飛機。學校不作解釋地禁制出版,在六四前夕,很容易會引起民意的反彈,使人聯想到動輒就取鍗報章雜誌查封報館網站緝拿異見人士軟禁關連家屬的中國共產黨。

未幾,就故事就發展到這個星期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咦,佢好似係响遵義會議果度出世喎,唔怪得啦)稱沒看過學生報,校方也不再敢揚言要處罰學生,相信在中大學事情也快將落幕。

仲好睇過溏心風暴。唯獨校方沒有李司棋般好戲馬麗莊教授唔夠薑講「呢度唔係法庭,唔需要証據,我隻眼就係証據!」。

再續老星卡

2007/05/16

今日我去左堪薩斯城既老星,我表弟用左張美國版既老星卡,而我就用左張香港版既老星卡,一樣得喎。而家呢,我張老星卡既結餘,就不再係整數喇。

另,唔知係唔係因為呢度係中部關係︳老星幾平,Grande Americano連稅只係兩蚊三十五仙,港幣十九蚊有找,平過香港25%有多。

番入正題。

商業機構要盡量增加自己利潤,是他們生存的原則。

簡單來說,如果三十蚊一杯咖啡有一百人買,同時五十蚊一杯咖啡亦有一百人買的時候,毫無疑問,一定賣五十蚊。

但,現實是每個人對每件貨品心裏都有一個價值,而這個價值因人而異,就算是一個人,亦因時間地點人物而改變。

如,跟一個漂亮的女生飲咖啡,我覺得值一百蚊杯囉。但,跟一個我不喜歡的人,五蚊都唔值。

又或者,收費的洗手間,平時兩蚊都嫌貴,但肚痛時廿蚊都會畀。

問題是如何得知每一個顧客願意付出的最高價錢。獲得這個資訊的費用十分高昂。如保險經紀/地產經紀,他們會一對一的費盡心思的去了解客人願意付出的金額,相對百佳賣維他奶,如果要百佳經理逐個客人打聽,賺埋都唔夠出糧俾個經理(當然當然,Freakonomics都講過,地產經紀只係會想盡快make deal,但,起碼,地產經紀會揀橦貴些少既單位俾個有錢既客)。

所以,老星就推出這張卡。收銀姐姐推銷時說這張上國際通行,也可以供人們知道自己的飲咖啡紀錄。但,不知是否她說溜了嘴,我在網上查,只找到自己的餘額,而沒有紀錄。

但無論如何,明顯的,這張老星卡的作用是收集顧客的買咖啡紀錄。因為,顧客既資料,對於公司是十分重要,包括設訂產品的售價、設計產品、優惠,往往都是基於這些市場研究的結果。中七時候做暑期工,試過在三十三度烈日當空下做街頭問卷,每份收十多元,還沒有計算市場調查公司處理問卷的成本。但,眼見的是被訪者時常會亂答問題,亂七八糟的問卷反而會引致誤導。相對地,這張卡的資料就十分重要,因為,那是顧客用真金白銀填來的資料,是最準確的。

但,要咁多資料有咩用?如,當收銀姐姐發現我很多時候買咖啡後都會再買一個薯蓉批,咁,如果有邊次我買咖啡時候唔叫埋個批,佢就實會多口問一問,三次當中我有一次會買佢地都賺。又例如,張卡又可以知道邊一類人對加價最唔敏感,就好似上星期老星加價後,可能會令到有一部份人唔再去老星而改去老太,相對地又會有班對老星既忠實fans,咁,對於忠實fans,橫掂佢地係唔係都會買,當然可以收佢地貴啦。

大概就係咁啦。

怎麼樣的不雅?

2007/05/14

筆者於中文大學讀本科生課程時,曾經修過不同學系(如政政、日研、哲學系)的電影課程,有機會觀賞中西日經典電影,其內容不乏亂倫(如《菊豆》)、人獸交(如《猶山節考》)等題材,或許都是超出社會可接受的道德底線。課後導師與同學討論電影之內容,有同學會認同電影所表現的價值,也有同學會反對。經過反覆的討論後,也許同學不會改變原來的想法,但正正是透過不斷的或有系統或無序的討論,方可更透徹地了解其他人的思路。透過討論,也能更清楚地明白不同價值觀之由來。

這是筆者一向以中文大學為傲的地方,學校有一個廣闊的胸襟,同學們亦有興趣和熱誠去討論不同的價值道德問題。這正正是符合學校「擴闊同學視野,及培養綜合思考能力……內省外顧,成為出色的領袖人才,貢獻社會」的目標。中大學生報,亦以此為宗旨,務求把不同的聲音帶給同學。

五月十日傍晚,中大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向中大學生報發警告信,指學生報內容不雅及粗鄙,但完全沒有指出哪一期的刊物和哪一篇文章載有校方不認同的內容,並完全忽略了提出證據,卻直接跳至結論,指責刊物內容不雅。

思想言論自由是文明社會的基石,當然筆者絕對同意言論自由亦有限度,而其限度在於該言論嚴重影響了他人的自由。如果校方覺得有些言論超出了社會可接受的道德底線,而絕不容許於大學校園裏討論,校方應該明確指出,並且詳述原因。否則,日後其他同學們於出版刊物時,在被禁止發放的威脅下,必然引起寒蟬效應,同學會因為怕被學校動輒處分,連討論不同價值觀、道德禁忌的機會也喪失。同理,如果一個議題因為嚴重干犯他人的自由而不能出版,該議題也不能夠於課堂上被討論。若校方現在指責中大學生報的出版內容「超越社會可接受的道德底線」,也應該同時深入調查不同學科的課堂討論內容,方能作出判斷。

紀律委員會的教授們的人生經驗遠比二十出頭的大學生豐富,社會閱歷也較多。儘管見識過他們數天來的保持緘默,筆者仍然願意相信,他們認為學生報載有不雅內容,並且要求禁止出版及派發,必有其因。因此,筆者希望校方可以正正式式地告訴同學們,並曉以大義,究竟,被批鬥的,是怎麼樣的不雅。

(同載於五月十四日香港經濟日報)

我亦無辭說斷腸

2007/05/13

記得之前中大發生大事的時候,鄧小樺在努力的趕碩士論文,她在blog裏寫了句:「身困於此處沒法與君一起並肩上,我亦無辭說斷腸」,果一刻,咁都俾佢諗到呢句歌詞,我覺得佢好勁囉。於是,我就好記得呢句歌詞。

這一刻,我都有這個感覺。

之但係,唉,去到報社,我咪一樣係行行企企既路人甲。做乜野要將自己講得咁重要呢?

唉,睇呢幾日既報紙真係愈睇愈唔開心,好在美國科技發達,處處容易找到免費的無線上網,好讓我時刻update香港的資訊。

見到中文大學咁冇量度,又再見到香港政府又咁冇量度,與時代脫節,好憫。

李學斌叫人們番去中大支援報社的同學,我都想呀。

支援咩都好啦,買兩盒叉燒飯上去,都好過冇啦。

老土講句,就算你地睇唔睇到都好,加油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