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

2007/06/27

一年前的今天,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在維也納的機場上機,經倫敦返港。沉重,是因為對未來的不可知,充滿著恐懼和不安。

歐洲的交通費貴,班次亦疏,然而旅遊書上介紹的好看東西每每只隔幾個車站,時常為了省下一塊幾毫,還有時為了貪快卻走錯路,結果苦了雙腳。旅程四十多天裏,每日起碼走幾里的路,回到又殘又髒的青年旅店,就算是爛透的床,也倒頭就睡。

回港不久就開始工作,每天呆坐幾個鐘苦讀一篇又一篇永沒完的學術論文,悶得發慌,可是驅體卻沒有勞動過,精神得很。那時候,天天失眠,三四時才上床睡覺,但直至天光也沒能入睡。閉上眼會擔心著自己的前途,會想起以前作過的錯誤選擇,會懊惱自己的懶散和自負。這情況持續了好一段時間,晚上沒睡得好,白天沒精打彩。時常自問究竟自己在做甚麼?那時心裏時常想著:不如不再讀書了,憑自己電腦知識,就算做不到上佳的投資公司,也總能找到份工資不錯又合心意的工作罷;可同時到外國讀書也是自己的心願,起碼,也希望可以到處走走看看世界不要做井底的小青蛙。

失眠的情況一直持續,期間讀過李歐梵的《范柳原懺情錄》,范柳原時常失眠,天曚亮的時候,還是清醒的,滿腦子是過去的日子,對些不復存在的人的物的思念。同意極了,跟其他人相聚時總能掩過心裏的鬱悶,但當夜半無人時擾人的思緒會自然浮現,滿腦子是再不可追的事物。

這情況一直持續至今年二月底,知道有心儀的外國大學取錄我,方見𥌓光,才放下心頭大石。這陣子的心情不俗,早前寫的披爬給接納了,老細也讓我在學校裏做到八月中,可以天天讀不同的書。

一溜煙,又過了一年。一年前,大學最後一年,懵盛盛卻以為自己好很醒,於是爬得太高,結果跌得很重。這年,算是逐漸走回正常的路吧。一年間心裏的轉變很大,卻沒法好好的寫出來。

謹此記念。

廣告

5 回應 to “一年”

  1. 怒火眼睛 Says:

    大概能夠失眠,也是一種奢侈.
    將來面對未倒頭己想大睡的生活, 你或會懷念這段日子的"空白".

  2. TK Says:

    思念不可追的事物
    小弟沒有失眠也常常這樣做

    看來我醒著和失眠都沒有太大分別

  3. 野孩子 Says: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一直認同此話,
    如果可以讓我再行一次,三十萬里路還厭不夠。

  4. gordon Says:

    深同感受,總係成日失眠跟住諗番轉頭,記住好多以前重要ge日子

    依家返左工好忙,冇失眠,但唔代表個腦唔再諗…你同我條路其實都幾似

  5. Justin Says:

    怒火媽媽:對呀。我會很珍惜這一年。

    TK: 唉。醒著跟失眠,只顧思念,卻無心機做其他野。

    野孩子:很認同。我很愛很愛旅行!

    Gordon: 唉。諗野諗野,真係好鬼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