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夏二祭

2007/07/17

每次的冬天夏天總會病一場,病完的冬天不可以再少穿衣服,病完的夏天不可以赤裸上身在冷氣房裏亂蕩,這個時候的病正正是一個季節的分界線。

昨日冇遮,在校園裏冒著雨走了一段不短的路,下雨天在馬料水的校園是死硬的,頭沾濕無可避免,回到冷氣房,吹兩吹,起初還以為是睡眠不足所致,未幾頭開始痛,自知奶野。回家,啪了兩粒幸福傷風素,立即倒頭太睡,焗了一身汗。

很可能是感冒,頭重重,兩膊微微的痛,喉嚨有點乾,沒有發燒,倒是有小小疴。好煩,病就好麻煩,沒有心機做任何的事,連打機的心情都沒有。早上溫溫燉燉的見完老細,給他乂了一輪,說我做的簡報數學符號太多,太少圖太少例子,到時只有十五分鐘,唔使旨意人地會明,還叫我把他乂我的事寫在blog裏,我做了。

於是今日出奇地早的回到家裏,還不到七點。記得上一次我提早回家的是去年十月macbook運來那天。平時,如果在傍晚離開校園,沒有約人就好可能上電影院去。今日,行路時覺得頭重腳輕,原本午飯過後就想回家去,結果在實驗至裏倒頭大睡了幾個鐘,起身時感覺良好,可時現在又變差了。

廣告

一個回應 to “冬夏二祭”

  1. chris Says:

    Hi Justin, Take Care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