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7

JetLag

2007/08/28


別人問我有沒有JetLag,我唔知點答好。如果話有,又好難解釋到我呢期朝七晚十一既作息時間。如果話冇,我又真係好唔慣咁樣喎。


人地話我去美國就好似番左老家咁,因為在香港生活時,我好多時都係行歐洲時間既。响香港,我零晨四點到六點上床訓,大概訓八個鐘到啦,睇下第二日既appointment係點,於是呢,相對香港既一個普通人黎講,我係慢左四至六個鐘頭。以前,我呢個習慣係超難改既,就算我係八點鐘起身,去到晚上十一二點好攰好攰都好,再過多一陣就開始精神番,起碼要到四點先訓得番著。


黎到呢度,我既黃昏六點即係香港既凌晨六點,冇錯,我而家七八點就會開始好眼訓,捱到十點幾就一定要上床。好似好健康咁,其實我只係將昔日响香港既睡眠時間再推遲少少啫。呢幾日,朝朝都好早起身,睇曬啲blog先出去,嗯,時間好似見使左。之但係,就冇所一路以黎,我寫blog既黃金時間(即係零晨二至四)囉。


所以同人解釋自己既情況,就要先講其實一向我喺香港都有Jetlag既,黎到呢度,番而情況好左少少。就睇下過多幾個星期,我keep唔keep到呢個所謂既健康作息時間啦!

李錦記

2007/08/26

N70_photo1261

我住在宿舍裏。宿舍的每一層有一個廚房,除微波爐外,打開廚櫃,應有盡有,有吃剩沒人要的通心粉幾包,調味品幾樽,如果有天我冇錢開飯,淨食這些都夠我生存一個禮拜。竟然,發現有樽李錦記。

事源是這樣,昨天我參加International Graduate Student的迎新活動,其中一個節目很自然是主持諗每個國家的名字,然後那個國家的人起身,再坐下。起初,我還在想,究竟叫中國的時候我應不應站立呢?萬一,主持然後又叫香港,豈不是我要企兩次?但,如果不站立,又很怪。最後,主持為我解決了這個問題,她說「China, including Hong Kong」。我在想,在起身的時候,要抓緊機會認出香港人,不過,看來,沒有了。

本來到這裏以前已經知道這裏少香港人,但五月時到過加州,四週都看見亞洲人聽見廣東話,就以為東岸其實都不相伯仲。可是,真係冇!於是那天的orientation裏,我說了很多很多普通話,我說得爛之餘別人也聽不懂,本來有很多東西想問,可都因為言語不通而減去了。當然少香港人是好事,很多人也告誡我交左咁多學費就不要群埋廣東話人,免得倒頭來甚麼都學不成,嗯,所以呢,我還要繼續努力用外語搭訕。

離題了,上圖的李錦記,是那個用了一天國語的晚上,在廚房見到的。第一個反應是,咦!有香港人!第二個反應是,支野鋪曬塵,就算有,早就走了。

報平安

2007/08/24

N70_photo1260

由離開屋企起計,到入到房門口,足足用左三十個鐘。

一如以往,一開始都係放陪macbook出黎上網先。

愈去得多地方,就愈覺得香港機場可愛。

成日見到JFK JFK,以為係一個好勁既機場,其實都係亂七八糟。

飛機度訓得唔好,所以唔講咁多住。

東西

2007/08/23

【零】

現實世界是:
東半球的人看到月亮。
西半球的人看到太陽。
—劉以鬯《副刊編輯的白日夢》

或者是楊千嬅:

你住近波士頓 我住太古城
我在課室用功 你還未甦醒
當你下午想溜冰 其實我卻在細數繁星
—于逸堯《我是羊》

不久就要飛住西半球去,十六個小時的航程,明天,我跟你的世界,將會是倒轉的。就像《春光乍泄》的尾段,黎耀輝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回港,他眼中的香港是倒轉的。眼前的景物或許會變,但收音機的新聞報導永遠一樣,無論怎樣的看,要發生的事依然會發生。

【一】

一向有很多機會外遊,不論是用公費的,還是用自己錢的。從來沒有不捨的感覺,因為每一趟旅程都有個很確實的長度,去歐洲我知道四十幾日後就回來,帶隊比賽時離開也不夠七十二小時,這一次,還說不清楚何時會回來。

當然,明年六月初我會回港一次,阿嫲牛一,老早給人約了時間。事實上也是恰當,我的一年期機票,明年今日到期,怎也會回來走一轉。問題是,我何時會再走,並走幾耐。

就如前所說,我沒可能清楚自己的將來,我肯定我終會回到大中華地區去,可是我亦想在美國做工,於是我沒能給身邊人一個確定的日子。人總會害怕不確定的事,並且,想像的可遠比現實的情況壞。

【二】

一直期待到外國讀書,日子一日一日的近,直至這一刻才覺緊張。我很怕悶,放工時沒事可幹,就會打開msn約人開飯去。這也是到外國讀書的最擔心的事,溶入說香港話的群體對我來說是易事,但若要用彼邦的陌生語言就只怕會力有不繼,想來要準備好厚厚的面皮跟堅忍的耐力。

【三】

這陣子累得不堪了,連對上兩三篇網誌的留言也沒情回應,也少了讀其他人的文。離開前有很多想見的人,試過一天吃了一午餐個下午茶一晚飯,每一次,都希望好好的談。可就是這樣,有些朋友事忙,就沒能約好時間,如果可以從頭來過,這個約吃飯的過程,我會提早兩星期開始,好讓自己每次可保持最好的精神。這陣子沒能見的人,明年再見吧。

【四】

今天收過幾個電話和短訊,因為事忙,幾個沒有聽也沒有覆(惡女你算好彩了,你無來電顯示我還以為是我娘親找我),這個時候的精神不太好,不一一回覆了。各位對在下的關心和祝福,小弟心領。

【五】

昨日還在盤算帶甚麼書,今日把所有東西都擠進兩個喼裏,結果一個七十幾磅另一個六十幾磅。本來還可以多帶一個手提細喼上機,但想到我只有兩隻手,東半球有人送機,西半球無人接機,一手一喼已是極限。執拾的過程裏,也放棄了一些。大概,我帶了十本書。有些重甸甸的工具書,我留下了。

【六】

一如以往,我在長途機前的晚上不會睡,其實上過去的七天我的睡眠亦是嚴重不足,十六小時的旅程,過半時間應該在跟周公開會。

【七】

到那邊以後,我會繼續寫。我實在很喜歡寫,因為很喜歡別人看。一向想寫關於電腦的東西,可是往往難以落筆,每當想寫一個小小題目時,牽涉太多其他問題,或者太多背景資料。或許,以後,有機會會試試吧。

【八】

時常以為自己很獨立,到這一刻,原來都有少少緊張同肴底。

另,未來一年,應該會好好玩。

臨別依依,千頭萬緒,寫了千多隻雜亂無章的字。

執書

2007/08/22

N70_photo1257

星期四便走,餘下來只有整整一天,還沒有開始拾行裝,也沒有列好行李清單,房間依舊的亂,有很多書,仍沒有決定帶走誰,或,留下誰。本科的參考書少不了;手上的Black Swan,看來上飛機前不會讀完;大概還會帶些董橋和馬家輝,他們的文字很是美麗動人;劉紹銘的《吃馬鈴薯的日子》,他到三十歲還努力的求學,我實不該怨 甚麼;楊學德跟小克,用以提神;龍應台的《人在歐洲》,是她旅居瑞士德國的所見所聞;黎智英的新書《事實與偏見》,一系列關於他創業的文章;張大春的《小說稗類》,覃同學強烈介紹,他說唔好睇乜都得。也差不多了,還有好一些print quota,印一些得意的paper。

餘下來的,我也不知怎算好。我習慣把書亂堆在窗台上,好讓自己無聊時隨意拾起亂讀,失眠時候讀閒書遠比胡思亂想的好。可我離開以後,我卻不想讓書本擱在這個向東南的窗台,早上猛烈的陽光會把書曬至甩色。曾想過找個書櫃放在廳裏好好擺書,可是,在家裏,在我不在場的情況下,我的權力範圍離不開這個房間,所以不敢把書放在廳裏,免得被人意外丟掉。也許會把餘下來的書裝箱,又或者,我時日無多,很可能到最後依然原封不動,它們會享受整整十個月的陽光。

郊遊大澳

2007/08/19

N70_photo1256

是日也,天氣熱,空氣亦差,天空白濛濛一片。竟然有人提議舉家旅遊,到大澳去。在東薈城泊車後,等了廿分鐘巴士,然後是東涌到大澳是崎嶇的一小時山路。要不是處處聽見廣東話,還以為到了大陸去。娘親細聲說家父揀這片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土地,可防止我無端端收個電話就借故溜走跟親朋好友farewell去。其實不如去蒲台島丫!每天有一班船來回,保証走唔甩。這是的廿三歲人第一次踏足大澳。

甫下車,就有人說:「呀,當年我地中大社工隊就係黎大嶼山開山劈石,起條路出黎,幾辛苦⋯⋯」我回了一句:「這些不就叫做資源錯配麼?!」社會提供了這麼多資源給那個時代的大學生,他們竟然走去開山劈石,那就不用讀大學啦!那人回應說:「你地去保衛皇后咪又係咁。」簡直中曬point!七十年代的學生會極之擁共,明顯是受毛澤東影嚮,當時國內的知識份子都被迫下放到農村去跟勞動人民學習,那他們也跟風地去大嶼山勞動去。不知道當年有沒有輿論指他們無聊,或者如《四代香港人》的說第一代人對下一代極之容忍,又或者是港英政府覺得開山劈石阻不了經濟發展。

就正正是這樣!做學生時,都做過些似是荒謬的事,大家,咪又係一樣。

臨別依依

2007/08/18

N70_photo1240

臨走前跟豬朋狗友們既一次聚會竟然唔係打牌,而係玩大富翁。

好明顯大家都好清楚房地產次按既問題係幾嚴重,樓愈起愈多,玩既人數愈黎愈少,供應增加而雖求減少,本來價格應該係下降生岩,之但係租金又係咁升喎,太平山起三間屋就收萬幾蚊,呢個就真係叫泡沫囉(又或者,啲樓既租金定死曬,冇得俾市場自行調節,計劃經濟,死硬既)!行多兩轉可以繼續承接既人漸少,話知你中央銀行每個圈都俾二千蚊你,有人開始破產,又有人只求現金賤價賣地。適逢今日香港股市大玩過山車,跌完千幾又倒升八百。以後仲邊有人敢話玩大富翁低B?!

呢期同唔同人farewell左好多次,有些好有感覺,有些則是hi-and-bye。唉,今日離開時,竟然流左幾滴眼淚,覺得好唔捨得。原來,去到某些位置,人就會知,自己最珍惜的,是哪些人。

關於未來

2007/08/16

這陣子,最怕人問我打算以後點,簡單黎講,就係問我有乜野career aspiration,這個可算是我面前的一大難題。我不知答案。我只知道我會努力去發掘,世事不能預測的,就如當下的經濟,美國的次按問題所引起的骨牌 效應,有時一日冇起跌,今日又跌六百幾點,就算聯儲局主席都估唔到,因為實在有太多太多既factor影響緊呢個社會。如果今次環球股市真係爆左煲,我年 幾兩年後畢業時就真係會大檸樂,隨時畢業變失業;又如果當下既web2.0浪潮健康地發展去落去,咁我既前景又唔會太差喎。所以問我之後會點,真係完全唔 識答。

就算唔講到環球經濟咁複雜既問題(主要因為我唔識),單單係講我自己,我都覺得無可預料。一年前,我諗都冇諗過呢間大學會收我讀書(事實上係本來我連呢間 大學都冇打算報,只係一次我多口問阿老細有乜美國學校介紹,佢一開口就係呢間,呢下真係要多謝老細),我甚至考慮過去美國由undergrad開始讀過, 又或者係走去搵工做野算數唔使煩,又或者簡簡單單唔攪咁多野咁係响中大度讀碩士。一溜煙一年就過左,目的地係一個一年前我發夢都估唔到既地方。

其實同樣地,兩年前既暑假,我都估唔到我上年乜offer都冇。

所以每當有人問起,我好鐘意用「我唔知」做答案。只要我講番上面既故仔,好多人都會同意將來既事唔係咁容易估到既。

之但係,面對我既主要投資者(即係我老豆同我娘親),呢個咁既答案就好似滿足唔到佢地。可能佢地真係出錢果個掛!佢地時常會覺得我太懶散又唔知响度做乜, 加埋我答「我唔知」就進一步令佢地覺得我頹廢。而事實上我知道我可以求其老作一個完滿既計劃出黎,大概係咁:「下年暑假搵一間大既科技公司做野, google又好microsoft又好ibm又好oracle又好,然後嗱嗱臨畢業喺果邊做一陣野,攞一啲經驗,同埋練好啲英文,尤其係寫野,跟住就番 黎大中華地區做野。因為可見既未來呢個世界到資訊科技行業既需求絕對唔會減退,而同時喺呢個行業裏面有一定程度既技術根底而同時鐘意用人話黎講野既人又唔 係好多,我覺得呢個會係我既長處,到時應該唔憂冇得做。」答完,自己都唔知點。因為,我都唔肯定係唔係到時會想係咁。

黎緊既一年,可肯定既係我會見到好多新鮮野,亦相信會對我有不少影響。就好似我到而家都覺得做research好好玩,因為做啲冇人做過既野,亦都唔會太 routine,但係,就好悶,尤其是係冇成果時,人地開始事業有成時,問你做緊乜野,果下真係會難受。另一方面,startup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因 為應該會好好玩,但係,同做研究好相似既地方係,你一日未成功,人地都唔會理解你做緊乜,同時,好可能要慢慢做好幾年先有少少成果,而創業最大既可能係失 敗,在自己而言,我覺得冇乜所謂,輸咪輸!之但係我既投資者就未乜咁諗。佢地投放左咁多資源落黎,好自然會有啲野睇,亦好自然會想我俾到一個燦爛光明既將 來佢地睇。如果答去大公司度做,出現重大落差既機會會係最低,佢地亦會最安心。之但係,呢個係唔係我最想要既野?

我都唔知點答好。如果我答話唔知,佢地就會覺得我亂咁黎,乜都冇所謂,咁大個人都唔知自己想點,或者,就好似由我既角度睇我果位十八歲既補習小朋友咁。事 實上我唔會亂黎,我比任何人更在意自己既將來,只不過我唔想講一些我明知會係錯既預測,無謂希望愈大失望愈大。同時,老吹一個自己都不盡同意既答案,就連 自己果關都過唔到。

所以,各位,世事難料,唔好問我之後會點?我唔知。但,我可以好確實地說,每一天,我都在,努力地,為自己找機會。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