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時代

2007/09/15

每當看見別人講起自己母校的輕狂往事時,都會很興幸自己有機會在那個地方待過整整七年,過著快樂的歲月。當然,這個時候的反叛意識遠比以往強烈,並且有著很牢固的理論基礎,要是可以回到那個已消逝的歲月裏,我必定會玩得更加徹徹底底,反正那個時候的老師們都很寬容,樂得讓學生踫釘犯錯,現實是最有效的試煉場地,毛澤東也說過「最聰明、最有才能的,是最有實踐經驗的戰士」,那怕中一二三四時曾跟老師鬧得很薑,上預科以後也可以跟老師重修舊好談笑風生,這些經驗實太難得。

都是那些日子裏談及李世民在母校的輕狂歲月時,不禁莞爾:

他是學生領袖,當年九華給學生領袖簽發「走堂紙」的權力,所以世民君才有改朝換代的權力!世民君笑說:「當年有個同學移民,我簽左張由某月某日到永遠走堂紙畀佢,佢拎去畀副校長簽,副校長一樣簽!」

直至我讀書的時代,這些事情還時常發生,有個大我兩年的師兄因為課外活動繁重,沒有時間上學去,於是派了個代表去上堂(一隻近三呎高的黃色鴨公仔),坐在他的位裏。當然,他自有自己的讀書方法,今日已成為香港某大學的教授。我也試過一星期只上五堂英文課(因為英文老師明言不可走堂),有時候趕不了找副校長簽走堂紙,干趣缺席算數,反正jupas只看ABCDE,沒有人會理會缺席日數的。又有一次,在明愛賣物會以前,下午二時許(上課時間),我跟同學到旺角的CD鋪找海報sponsor,竟然看見校長手執著幾隻光碟從鋪裏頭走出來,校長當然應得我身上的校服,我也不慌不忙的說我正在為阿公做事,嗯嗯,上班/上課時間裏大家都在不應出現的地方出現了,真奇怪!

不過,都是過去的歲月了。近幾年學校的自由風氣遠遜以前,老師們說自五改三後,學生素質差參不齊,當然依然有上好的學生,但對於某些人來說,太多的自由反而累了他們。嗯,所以,我慶幸自己有機會玩過。

廣告

10 回應 to “快樂時代”

  1. leona Says:

    我以前唸女校,校風嚴厲,故意在上生物課時準備「聯辯」的材料,結果被老師當眾喝止。
    此後更加義無反顧地、積極但溫柔地,繼續抗爭。
    戰略是先爭取老師的好感,當個品學皆優的「好」學生,繼而領取幾個不大不小的獎勵。
    此後若向校方採取任何行動,老師們自會多幾分寬容,因為獎是學校頒的,非不得已,校方不會向「好學生」開刀──誰會令自己面子過不去。

    所以說女人是棉裏針。

  2. Pat Says:

    五改三是?

  3. 70 Says:

    五改三是中學分三banding instead of five

    所以我就說呢
    我喜歡你學校的人


    其實真係百試萬靈

  4. Alex Says:

    When I was back in Wah Yan, I always “run class" with my classmates to skip the classes of those not so good teachers. Where did we go? We went to the cafeteria to study ourselves 😛

    Up till today, I still appreciate the amount of freedom Wah Yan gave to the students. In a sense, it’s similar to the freedom Google gives to its employees; they’ve so much trust in their students/employees that they believe they’ll do a good job themselves 🙂

  5. 熊貓王 Says:

    只有像九華這種名校,學生才能如此自由。

    唔知咁算唔算階級?新界很多中學,學生連踏在課室 / 監倉的「自由」都沒有。

    現在監管嚴密的,不只是校方,還有家長。很多時校方夠膽給予自由,反過來被家長投訴「教不嚴」。

  6. 惡女 Says:

    最疼我的幾個人都在九華,
    所以呢,我同你特別投緣。

  7. TK Says:

    當年不願上的堂,其課本都成了小弟的畫簿
    尤其文學課實在太悶了,每堂都用淡淡的鉛筆繪了一些人像overlay 在課文上
    不知情的親戚還道「現在的課本真精美了,有這麼多插畫,當年我們的只係xxxyyy」

    沒有心神去抗爭,唯有 be somewhere else

  8. Justin Says:

    Leona: 好鐘意你既用字:「積極但溫柔地抗爭」,對呀對呀,女人是棉裏針,那時的我,天真幼稚,只懂搞直接對抗。

    Pat: 5bands->3bands. 咦,你終於留到言喇喎!

    七十樓姐姐/惡女:係呀係呀,尤其是你地識既人,有信仰既,衰極都有個譜。

    Alex: Ha!! when did u graduate? Most of the things i learnt in WYK are not from the classroom, but, in the campus.

    熊貓王:關於嚴唔嚴,有時我都唔識講話咩係好咩係唔好,就好似之前睇女王的教室咁,某情度上的都好同意對學生應該要好嚴格,之但係同一時間,我又好覺得高度既自由亦對學生好重要。我有時諗如果我係家長,我會揀間咩學校俾我個仔,揀唔揀華仁好?定係揀第二間嚴啲既?我都唔識揀。

    TK: 我都在課本上畫過一些咸濕圖畫,之但係,當兩年後我要俾本書我細佬時,我才發覺大擰樂。

  9. 惡女 Says:

    衰仔,畫鹹濕圖畫!

  10. 怒火眼睛 Says:

    你對九華既回憶, 十足我對大學舍堂生活既回憶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