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07

好淺

2007/09/07

昨日啡大開學,算是第一次在外國上學,感覺良好,一向上課愛亂問問題的我在這裏不再是問題兒童,在有五十多人課室裏,過半人口在課堂裏都舉過手答過問題問過問題,這樣不錯,那我就可以隨心的問,不會太過標奇立異,唉吔以前,上堂問問題有時候會俾人眼超超。

九月初,也是另一邊的地球的開學日子,連續幾日網上也在討論一位九歲說浸大數學系的課目太錢的神童沈小朋友,早兩日我在辦公室裏,身旁印度來的同學也跟我說,你們香港有個九歲的大學生喎。

唉,我覺得九歲就把個小朋友推進大學裏,簡直害了他。有些人為了出名搏上鏡,真係乜都做得出。就好像肥醫生般說,如果真係為了學生好,就不要推入自己的學校裏。當然,我覺得十四歲入大學也未嘗不可的事,就好像吳桐學也較常人早了三年踏進大學的校園,廢寢輟食地在網上搞工會的同時GPA還試過4.0,如果一個人夠醒,年紀較同學少一點不大問題,大學絕對是個讓他自由發展的好地方。

可是沈神童的年紀真的太少了,除了讀書計數以外,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很多東西值得玩的。在小時候玩,不一定是要得獎得榮耀還是甚麼,是一個成長的必經過程。跟年紀相若的課堂裏互相砥礪,在波地上橫衝直撞,小息時候三五知己偷走出校門過對面街的老麥吃早餐,連走幾堂到尖沙咀食晏番學校途中仲要撞長校長,日日晏晝去七仔食杯面儲錢買梁詠琪,無厘啦更在課室裏俾人剝褲,在班裏發起杯葛某個樣衰的肥仔,在老師的椅子上塗膠水,反鎖老師在門外然後全班被罰留堂,欣賞課室裏每個星期總會出現一兩次的隻揪隻⋯或許這些對學業沒有一點幫助,但全都是一個人成長的必經階段呀,在過程中人會跌過笑過哭過鬧過,但或有一天當人大了,城府開始深了的時候,人才會長大呀。

在大學裏,朋友們都經歷過幾年中學,或長或短,大概都有五六年。沈小朋友跟同學們沒有話題,同學們又不太敢撩他玩,有時有些說題是大個左才會講的,例如一班男仔群埋總會大講咸濕笑話,大家都開心,但是,如果受盡校方保護沈神童在場的話,大家就不會講了,萬一傳媒得悉,又會說今日大學生開淫亂派對,然後大學校方又會出動了。

那小朋友就只好讀書,但是,一個人的生命裏絕裏不可以只有讀書呀。只有嘗過生活裏的其他可能性,就如番工做兼職媾女打機做隱青,起碼要試過幾種不同的生活方式,你才可以清楚自己要走的路呀!

小朋友第一天番學說課程太淺,全都學過。哈,我卻想起自己的故事。我高考純數得了個好好的成績,入大學後跑去選修數學系的課,還刻意選他們一年級裏最難的課。第一堂,所講的都是數學的基本概念,就如當a是雙數,b是雙數,要証明a+b都要雙數這些,如果有基本的數學概念,要証明一定冇問題。如是這我覺得好淺,於是走堂。過了兩三星期以後,有一天神推鬼擁地去上課,竟然發現他們在測驗,於是我坐低做,最後得了很高分。於是我就斷定這是個低能的科,我就沒有再上了。最後,我受到了教訓,頭幾星期的太易,目的讓同學習慣,但後來的確實很難,我教試前整整花了三四天也沒法追的上,結果,我得了在大學裏面唯一一個F。

這個經驗對我來說絕對是好,我已經都不敢小看別人。嗯嗯,沈小朋友說這番話,相信都是出自真心的,大學裏的第一堂很多時候都很容易。我希望,這位小朋友,可以有多一點機會踫釘,嘗一點失敗,就好了。

小朋友,我覺得你真的不用太早入大學,因為其實大學也不是個學習的好好地方呀,你快會看見一群一群抄功課的同學,又有賣功課/幫人做功課的商業活動於你身邊進行,甚至乎會發現在些教授也不太熱衷自己教的科目。如果你覺得小學的課程太悶,上堂自己看看其他書吧,或者進入那些優才學校,跟那些跟你同程度的人一起玩就好了。跳得太快,不是好事。

廣告

McEscher x Lego

2007/09/04

Max has just posted this….

http://www.geekologie.com/2007/09/man_recreates_eschers_relativi.php

Being an experienced lego people, and have acquired a number of McEscher’s puzzles at home, I should have thought of this…..

雜記

2007/09/04

是日也,九月三日,九月的第一個星期一,乃係美國勞工日,冚世界勞工休息一天,不過,今日冇三百蚊津貼。

其實假日與否對學生來說也沒甚麼意義,反正假日是可以製造的,相反地,工作日亦可以自製,類似地,我們還可提供假夜和工作夜,各從其至,任君選擇。

給各方好友睇死我會故態復萌地晨昏顛倒,大家實在太了解我,今日十時起床,上網,然後睡覺去,輾轉至點半才離開睡床,其實我都不想,只是覺得太累。

好了好了,也累積夠內疚,來這裏的機會成本是千幾蚊港幣一日,不做些少有益有建設性的事怎能對得住江東父老?草草吃過午飯,便番回辦公室工作。

大概工作了個多小時,聽說九月初是這城市一年一度大減價,但我說過我這一年要慳錢,盡量減少購物,其實我也有足夠多的衣服,不過著了整整一年的stan smith快要穿底,又想到我要到At&t出張電話卡,唉唉唉,還是跟同學們走到downtown去。

廿九個九是最平的月費計劃,只包二百分鐘,應該夠用,但其實都幾很貴,圍埋港幣二百幾,我在香港的3G連gprs連隧道費也不用二百,如果每月只用二百分鐘,幾十蚊買張儲值卡還要化算。最大的問題是,所謂的大公司At&t,在商場的某些商鋪裏都是沒有訊號的死角,這種情況於香港跟本無法接受,但,馬死落地行,沒一個隨身的電話號碼實在太麻煩,這些錢還是要花的。

在商場裏行行企企,盡量避免走入商鋪,唔想咁快開齋,還是入過幾間鋪,Levis平過香港,GAP亦唔太貴,上得山多終遇虎,走過幾間波鞋店,眾裏尋它千百度,竟然給我找到stan smith(按觀察北美不太流行stan smith,大概因為外國人身型龐大,著stan smith不好看,他們都愛穿籃球鞋),還有折扣,連稅五十蚊,想也沒多想就買了,因為著慣,實岩。這是我第四對stan smith。開齋了。

然後走到間家庭用品店,大概就是一間中高級的實惠,走著想著,其實有很多東西可以買,如枱燈呀茶几呀洗衣籃呀書桌呀書枱呀椅子呀,通通都可以買,而家都會有用。今日店裏也有很多似是學生的人,一袋二袋地拎走,似是為了怖置自己的新居,感覺就像,九月初沙田的宜家,撞口撞面是宿舍的人。住過四年宿舍,其實已很清楚必要的跟多舊魚的,其實除洗衣籃外其他通通都是不必要的,沒有了最多造成些少不便,但,還可以啦。省下十塊八塊,食左佢仲好。

忍得住手不買,晚上還做了個貪小便宜的人,扯衫尾跟同學到學校的Dining hall去吃飯,我沒有買學校的meal plan,因為人人都說學校的食物難食。補習小朋友說他在英國寄宿學校的食物難吃的要命,全是沒有味的雞肉和薯仔。但,這裏卻是美國喎,在外面買面包很貴,動輒要六七蚊,份量不夠大食的我填肚。我就想試試看,因為知道學校飯堂是任食的。同學們每個學年都有一些請客的quota,本來打算今天請我,可是門口的姐姐卻說現在還沒有開學,不可以用那配額,我問如果俾錢要幾多,她說十二個六毫五,嘩!在我正打算跟同學道別之際,姐姐說,其實同學可以把食物帶走,那麼我們可以一齊吃,還叫我一齊進去拿食物。她這樣暗示,我當然明白啦,過左海就是神仙,飯堂裏要有幾百人,佢又得鬼閒理我,正所高打工仔心理(呀,我又想走今日雲換燈泡的故事,錢事少,卻好開心)。進去以後,我簡直瘋了,因為,有很多很多肉,對呀!是任食的肉!牛肉豬肉雞肉,任食呀!汽水咖啡任飲呀!對了對了,我會買學校的meal plan。

吃飽食足,也真真正正地累積夠內疚了。回到辦公室裏,繼續讀披爬去。

未幾,有人拍門,是位新來的PhD學生。吹了些水,他首先介紹了他做的研究,大概是Programming Language的Visualization,我立即想起了我fyp的老細,她也是做類似的東西,我的畢業習作,正正是叫Making Pictures from Text,有了些共同背景,跟他吹了好一陣子。

然後,他反問我正在做的東西,於是,我在白板上,把九月底要做的簡報,給他講了一遍,他好像聽得懂,或者是扮聽得懂,但起碼,他一邊聽,一邊問過些關事的問題,咁,唔知係我講得好,還是他聰明呢。

雖然今天還沒有讀得完一整份披爬,但就做了一遍表演,還可以把。僅此記念美國勞工日,明天繼續努力。

N70_photo1267

國內同學

2007/09/01

以前在馬料水大學,有很多國內來的同學,很多時候,國內同學只會跟國內同學一齊玩,而香港同學又只會跟香港(和澳門)同學一齊玩。當然劉遵義校長不是這樣想,他想大幅增加馬料水大學的非本地學生名額,於是馬料水大學就可以成為一間真真正正的國際級大學。

但,我卻不這樣想。

系裏面有一位福建來的許同學,是我遇過最醒目的國內同學之一,他高中成績優異,寫程式也強,在馬料水玩了幾年,得了個美麗的女朋友,就到大四工作去。他四年前來香港時丁點廣東話也不會說,但在他臨離開大學前,竟然走去睇黃子華棟篤笑,還要聽明八成!需知就算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也未必會完全明白棟篤笑的內容,大學裏的廣東話課也不會教,一定要切切實實在香港生活過,才能理解。問他為其麼這麼利害,他說因為他初來香港讀書那年,大學還沒有開始廣收內地學生,於是他必需跟本地學生玩,久而久之,連罵人的語言也駕輕就熟了。他說,如果他遲來幾年,內地學生多了,就一定會只困在內地學生的圈子裏,溶入不了香港的生活。

這幾天,很覺得,我現在的境況,有少少像昔日校園裏的內地同學,不過,角式轉了,我不再是主,而變做客。

以前在大學吃飯時,偶爾會跟國內同學同枱食吃,如果遇上能操流利香港話的,當然我會說香港話;但有時候總會遇上一些要說普通話的,那時候,就要看我的心情跟精神。如果精神爽利,當然沒問題,當是練普通話。但有時精神不佳,加上我的不濟普通話,如果想說一些複雜東西,或是精警的句子時,就無可被免地用回香港話。

又或者說,如果在一群人裏,可以選擇的話,我一定先會跟可用香港話人的說話。甚麼擴闊視野呀,文化交流呀,通通都是胡謅的。很多時候,我不過想放鬆一下,吹吹水,自然會想用最熟悉的語言。

今日,想來,英文人的想法也大概是如此。無端端,他們是沒有動機去跟我說話的,除非,他們有甚麼很欣賞的地方。

My Freshman Year“裏,作者在飯堂裏觀察吃飯的人,發覺大部份情況人們都以語言分組的,會一起坐的通常能夠流利的說一種共同語言。例外的情況是,如果組內人們不能沒有共通的流利語言,組內必有女生,作者發現女生對語言是比較tolerate的,又或者,她們的語言能力較佳,又或者,英文男生較能容忍女生的不濟英文。

可惜,我是男生,尤其是在剛陽氣息超重的計算機科學系,說英文的男生們,對我沒有多大的興趣。

厚著面皮跟他們談了兩句,他們很快會轉到自己的話題上,把我丟在一旁。他們搞的爛gag,我也聽不懂。其實很自然,我平日跟朋友吃飯,所搞的爛gag,很多外人都不會明白。

有時想跟他們打開話題,卻想不到有甚麼話題好說,他們很多時候互相介紹時,都會談及自己住的州分,但,他們對美國以外的地方,倒不感甚麼興趣。我會想平日我在香港用來跟人打開話題的東西,平時跟陌生人胡謅上十分鐘還是可以的,為甚麼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竟然失去了這種能力。

我不是在怪美國的同學們,用自己熟識的語言說話,是很自然的事。當天我在馬料水大學也是這樣,除非用其他語言的同學有甚麼過人之處,如果可以,我都會盡量跟可以用香港話的人說話。

嗯嗯,至現時為止,還沒有遇上任何香港人,我知道這裏有香港學生的網絡的,但,暫時也不去找他們了。想到許同學的經驗,不能說香港話也是好事,跟國內和台灣的人玩,一直以為自己的英文比國語好,但,這幾天,發現,用國語比用英文容易跟別人溝通。就算練不了英文,也可以練國語罷。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