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之四

2007/11/12

《四》
兩星期前警察犁庭掃穴直搗懷疑黑社會組織「住好啲」並帶走集團上下幾十人,嚇得該公司創辦人兼設計師楊志超連忙到各分陀向受影嚮員工及顧客道歉。

我對這件事不置可否。一方面我同意如果單憑一句「我係黑社會」就可令一個令我受驚的人入罪,我感到這是無比方便;另一方面我卻認為此法例根本無助解決黑社會問題有任何幫助,但在某程度上卻窒礙了創作的自由(尤其是創作本身沒有甚麼恐嚇性時,就例如一個天天穿著哲古華拉T-shirt的人,難道你會覺得他會在遮打花園成立游擊隊?)。

這跟破窗策略的根本想法類同,從小處著手,不讓小嘍囉在校園裏自稱黑社會作威作福,沒有受過磨鍊,長大後就成不了大器。社團沒有第二梯隊加入,元老又沒有甚麼大作為,有志之士亦相繼離去,內部派系鬥爭不絕,同時對手在建制的威力太強,銀紙太多,那就只好坐食老本,等待崩潰。

我不知道破窗策略對減低罪案率多有幫助,但從警方角度來看,做了也沒甚麼壞後果,要是他朝黑社會絕跡於小城裏,有人自當會揚名立萬。

另一邊廂,二千年元旦有兩扇在小城的破窗給修補了,腳頭差的腳痛離開了,如今太平盛世,歌舞昇平,反對的聲音愈來愈弱,愈來愈被推至邊緣,看來這兩扇破窗修補得又合時又有價值。

餘下腳頭好的人在乘涼。

(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