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堂

2008/06/02

看見這段新聞,簡直聞者心酸:

【明報專訊】創校逾80年的九龍華仁書院及香港華仁書院,過往風氣自由,但因應社會變化需要遏抑,學生不可再自由「走堂」參加課外活動。⋯

中六玩了整整一年,如果唔容許走堂,中七唔可以日蒲夜蒲自修室,我高考五科合格都有難度。

不過,跟老師們談過,說今時今日的大不如前,太自由反累了他們。但,我讀中學時,又豈不是給師兄們話一蟹不如一蟹麼?

今日我還很珍惜那份罕有的自由,自由代表要作選擇,要在不同的選擇裏作取捨,同時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中學走堂走得多,走到沒有新鮮刺激感,上到大學就會安安份份上喜歡的課,讀該讀的書。我對要點名的課堂恨之入骨,如果讀二十分鐘書就能理解兩小時的課,還為甚麼要打斷手上的工作去上課?中七尾段教曬書,肥黃偉良謅了好幾堂話到明out-syl的量子力學,那是我整個高考物理教程裏最專心的幾課,因為那些東西滙集了講者讀了幾十年書的睿智,讀書讀唔番的,至於高考的,上幾堂雞精班,背C.W.Shum的碌屎就夠了。

當然走堂不做正經事而落機鋪踩冰唱K睇戲媾女通通都試過,然後後悔這樣錯失了些時光日後就會知道時間寶貴。也有些同學玩埋中五或中七,公開試炒左大不了重讀一年,十二個月後又是一條好漢,日後也會懂得要好好諗書。犯錯是很寶貴很寶貴的經驗。

曾幾何時驕傲地跟友人說自己的中學比大學大學,大學比中學中學。我讀書時代的華仁是對學生比大學還要寬容的學校,同時是望見學生去死也不會貿然出手相救的學校,反正社會永遠會願諒年輕的人,年輕的人也會從錯誤中成長。這是我覺得自己的母校最最最獨一的地方,但如今要因應社會變遷而收窄學生自由,確是令人心傷。

廣告

12 回應 to “走堂”

  1. 米搞 Says:

    >犯錯是很寶貴很寶貴的經驗。

    係,我諗呢個係香港(又或世界)而家最大既問題。

    响我嗰個年代,話就話一次會考定生死,但其實仲有好多出路...
    反而宜家話想廢晒啲公開試,「想令啲學生冇咁多壓力」,結果就迫左啲小朋友(以及佢地既父母)由幼稚園開始已經要面對寵大壓力。

  2. Alex Says:

    Wow man no more skipping classes?? That’s so sad man… I can totally resonate with you Justin…

    In recent years, I realized how much the school trust our decisions (though we were a bunch of naughty boys under 17) by giving us so much freedom and I’m still being so thankful now… (sigh)

  3. 垃圾仔 Says:

    敝校都係極自由寬容. 我當年一星期只返兩日半學. 返到去都係鋤下d, 踢下波練下跑咁. 上堂永遠都睇緊書, 不過係唔關事既書.
    結果係爭d入唔到大學. 但係一d都唔後悔, 我o係中學得到既野, 遠多於一張AL證書. 後來至發現, 我D同學唔係個個讀得成書, 但係個個都身懷絕技, 基本上唔會餓死.

    我好感謝我母校放縱我, 令我可以完整成長. 我其實都好欣賞華仁, 因為同我母校既理念好似, 哈哈. 大抵天主教男校既mindset都係差唔多.

  4. 三點 Says:

    -->「然後後悔這樣錯失了些時光日後就會知道時間寶貴。」

    -->「同時是望見學生去死也不會貿然出手相救的學校,反正社會永遠會原諒年輕的人,年輕的人也會從錯誤中成長。」

    好感觸。

    不如你返去了解下母校近況,同老師講下你o既睇法,我知咁做好低能,但未必無用。

    唔試點知無用。

  5. 媽媽阿四 Says:

    嘩!真係唔講唔知!!吾等不及!(你睇我地一舊舊蕃薯就知。)

    錯,真是最好的老師。

  6. wilson Says:

    那可能是因為近年公開考試成績實在太過不堪入目所致。
    上上年,九華理科中六收生是14分,港華是17分
    但做學生的誰不想大玩特玩

  7. Leon Says:

    我中學就係讀書讀書讀書,玩野蒲街又少,而家先發覺自己唔識同人social,連自己鍾意咩都唔知,大學又未有糾正,早知我都唔x做乖學生啦,而家個中七出來成日玩既企出來仲店過我。

  8. 阿仔 Says:

    >犯錯是很寶貴很寶貴的經驗。

    剛見到「涼薄中一女」的道謙Xanga,成千幾個留言,真不明白為甚麼對四川災民就不能涼薄,對一個犯錯的細路就可以。或者香港要求的就是從不犯錯的孩子。犯錯是很寶貴很寶貴的經驗,更是很可怕很可怕的經驗。唉。

    http://weblog.xanga.com/SAYASHAN/657542999/item.html

    btw, 羨慕你有一個快樂的中學時代。

  9. eric Says:

    唔走堂,咁咪唔可以音樂節之前狂練歌,運動會之前狂練跑練游水,點得架!俾其他學校知道,咪陰陰嘴笑??

  10. Cham Says:

    其實「華仁.自由」這個問題,一直到了大學畢業,還是纏擾著我。

    葉的說法,自不然是正統論調。老實說我也沒有任何資格去否定:我也是走堂走得最凶的一批,然後到了大學還是走堂走得很凶的一批,只不過中學走堂是發呆思考玩樂,大學走堂其實也是如此,不過另加嚴肅的學生活動,以及讀書讀到痴線。

    老實說,Eric那些說法,我沒有甚麼感覺。狂練歌練水練咩練咩,在我而然和打機唱K沒有甚麼本質上的分別。真正的分野在於態度。所謂走堂的空閒,能夠使人(最少我)抽離既定的生活,選擇——然後好好感受自己的選擇。所謂方向呀、信念呀,就是這樣生成。

    我自己中學到大學的轉變,自不然是這種論調底下的結果。然而,究竟這種模式,是不是適用於每一個人,還有更重要的——每一個時代?

    所謂選擇的自由,不單在於負面的給予,還在於社會環境。以前我無心向學,都是打機課外活動,但無論是坐巴士從別的女校回家,還是夜裡打機打到悶時,要麼發呆思考,要麼抽出書本閱讀。別人未必有我這麼奇怪,現在亦有mp3和NDS。即使華仁繼續給予學生自由,我們的師弟還有享用這些自由的能力嗎?

    話說回來,我當然還是反對這種收緊了。然而,有些東西的確要改變,例如我覺得學校不能再放學生去死了,某些認真/拒絕縱情的氣氛,看來有賴老師神父去面處理了。

    或許我們也可以幹甚麼的。

  11. Justin Says:

    米搞:我讀小學既時候我都唔覺得有咁大壓力,身邊既同學最多都係學一兩樣樂器就係咁多,而家竟然變到連幼稚園學生都要周身刀,真係恐怖。

    Alex: 我覺得學校都預左學生會犯錯。可能係,而家既社會裏面,對學生既寬容細左好多,就好似阿周校監咁講,如果而家既學生响出面出左事,就真係有排煩,所以先唔敢比學生走堂。

    垃圾仔:同一時間又有啲淨係掛住讀書乜都唔玩既,適應唔到個社會,而家唔知去左邊添。

    三點:佢地好多都係舊生。又點會唔知,可能只係冇能力控制啫。

    阿四:查實好多人都話你果間好好好好架喎!

    Wilson: 呢個我真係超唔明,佢地而家搞課外活動已經冇以前咁落力啦,好應該超多時間讀書先係。玩又唔係好好,讀書又唔係好好,咁佢地既時間用左响邊?

    Leon: 如果成日出街蒲既,social skills一定有番咁上下。你而家諗通左都唔遲。

    阿仔:我既中學時代真係我的快樂時代黎。我覺得而家啲人對人咁涼薄,好大情度係來自佢地日常生活既大壓力,平日無處發泄,於是一有機會一個出氣位,就幾百萬人一齊插埋去。

    Eric: 嗱嗱嗱。阿周校監都講得幾tricky既,佢只係唔容許學生「自由」地走堂啫,學校批準的,又另計。

    Cham: 你講既「即使華仁繼續給予學生自由,我們的師弟還有享用這些自由的能力嗎?」,就係我既最大疑問。

    我地讀華仁時,於大我地十年既師兄既眼中,我地都可能係又無知又不知進取既學生,果時都已經有人質疑過對我地係唔係仲可以採取咁自由放任既政策。到今日,我地都會覺得當日質疑既野係唔成立既,我們都覺得擁有既自由係珍貴無比既。

    而家大家身份地位都唔同左,我地後面又出現左一班細地我十年既師弟,我地又會質疑佢地有冇享用呢種自由既能力,會唔會又只係好似我地既師兄十年之前既過份擔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