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條臭河

2008/09/18

看見公民黨張超雄在日月報大肆批評社民連,感覺怪怪的,很輸打贏要。

他以「跳入臭河」來形容參加功能組別選舉,也令我想起另一條河。董橋有一散文《請吳靄儀吃下午茶》,九九年刊於蘋果日報,後收錄於散文集《舊情解構》裏:

吳靄儀:

這是Michael Cunningham《The Hours》况的第一段Prologue。他這部小說合該拿到一九九九年的普立茲小說獎。Virginia Woolf終於成了小說裏的人物了:還她一個公道;就像這次他們終於不准你上北京一樣,還你一個公道,在這樣美麗的夏日午後。

“Summer afternoon…summer afternoon…the two most beautiful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二十幾年前的夏日午後在倫敦認識你,我想到的是整個英國文化的下午:艷陽已逝,暮色未來,尊貴的下午茶盪漾著維利亞時代精緻如琥珀的價值觀。像你這樣「有天份的怪人」,當然注定要掉進那杯茶裏永不超生。可是,你居然毅然走向那條河,居然還要一邊走一邊分心瀏覽那一片翠綠的草丘,分心細數那一群清閑的綿羊。雖然看不到轟炸機,你沒有理由聽不到天空况傳來的嗡嗡的雜音。

議會不再是鴻儒激辯的殿堂。法院未必是捍衛法治的聖地。這是一處雕滿郭沫若墨寶的亭台樓閣,玩的也不是你熟悉的紅樓花園裏的遊戲:史湘雲不吃螃蟹,林黛玉不再葬花,王熙鳳兇不起來,秦可卿循規蹈矩,連賈母都要下廚房自己煮麵吃了。誰還敢指望焦大裝酒瘋大罵濫權的濫權,徇私的徇私?尊貴的吳議員,北京那樣沒風度,我們到文華吃下午茶去!

《The Hours》的那條河是女角自尋短見的一條河,沒讀過原著,髒臭與否無從考究。吳議員如董橋所言,當年她毅然走進那條河裏,十年過去,還在那杯混濁的茶裏永不超生。

不能不同意議會不再是鴻儒激辯的殿堂,不過我們倒選了一位裝酒瘋的焦大,大概期望他會大罵濫權的濫權,大罵徇私的徇私,大罵跳臭河的跳臭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