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9

十六件事

2009/01/23

一、自大又自卑。識得我耐既都知。甚至識我冇耐既都知。

二、懶。可以唔做既就通常都唔會做。如執房同洗碗同洗衫。

三、short-term memory超差。一直唔明點解人地可以記住對家打過果十幾隻牌。

四、怕瑣碎同重覆。唔好要我重覆做同一件事,我會悶死。所以咁鐘意番學。不過千祈唔好叫我教書。

五、錢不是不重要。但不是很重要囉。五千萬同五億對我來說沒有分別。我肯定自己一世冇發達。

六、會衡量得失。我可以做野唔收錢,但最好可以寫落CV。唔可以寫落CV既,就要夠多錢。

七、唔鍾意講野。我prefer唔講野,講野好用腦,好攰。我講野時,背後總有原因。

八、怕/唔鍾意打電話。原因同上。有時我肯講電話,其實已好俾面。

九、我要大量獨處時間。

十、自少又矮又細粒。廿二歲時還抱住一絲有第二度發育的希望。

十一、大食。跟體型不合比例地大食。最近紀錄是鯨吞了隻五磅半的龍蝦。

十二、人馬座。千祈唔好管我。只會適得其反。

十三、要管我唔係唔得。但唔可以係coercive。願意臣服於我覺得勁過自己既人。例如我老細。

十四、我鍾意做既野,就自然會朝思暮想做得好。唔鍾意做既野,會dun give a shit。令我鍾意做一樣野,好簡單,提供足夠incentive。

十五、鍾意比較。贏輸唔太重要。樂意給對手技術性擊倒。咁就可以向對手偷橋。我超鍾意高長勝。

十六、失眠。起身兩三個鐘後個腦先開始運作。但係夜晚好耐先可以cool down,一訓低就超多野諗。失眠好煩。

廣告

點解我鐘意奧巴馬多過布殊及其同黨

2009/01/21

例如:唔識send email的麥凱恩。

這是在別人的twitter裏看見的,今日白宮的robot.txt較昨日短了二千多行(我未能証實真假)。

昨日的:
User-agent: *
Disallow: /cgi-bin
Disallow: /search
Disallow: /query.html
Disallow: /omb/search
Disallow: /omb/query.html
Disallow: /expectmore/search
Disallow: /expectmore/query.html
Disallow: /results/search
Disallow: /results/query.html
Disallow: /earmarks/search
Disallow: /earmarks/query.html
Disallow: /help
Disallow: /360pics/text
Disallow: /911/911day/text
Disallow: /911/heroes/text
......... (> 2000 lines eliminated)

這是現在的robot.txt:
User-agent: *
Disallow: /includes/

家書七

2009/01/19

致親愛的娘親:

聞說你終於發現了我這個在網上的地盤,也聞說你閱及我北上滑雪經歷,見我在「雪地上打轉」就心跳加速,要立即回到床上休息定驚。

不知道台端所擔心的,是我駕的車在雪地上打轉,還是我踏的滑雪版在雪地上打轉?

閣下有甚麼沒見過?這不過是表達手法而已。

我的車在雪地上冼呔確是事實,我的身體在雪山上滾動亦確是事實。但,我又不是在長白山滑雪,也不是在新疆天山裏單線雙程的公路開車,這是人命很矜貴的阿美利堅,付了錢上山滑雪倒不會出甚麼問題。

生活苦悶,有時總得為自己製造些問題,製造些驚險場面,好讓自己花費剩餘的心力,驅走無謂的思緒,也藉以在腦海裏累積點點回憶。驚濤駭浪的日子,那怕如何的辛酸苦澀,都較平淡無奇的值得回味。

那天在台南我叫你買龍應台的《親愛的安德烈》讀完沒有?讀完就看《目送》吧,同樣的好。

祝,生活安好。


羅德島
零九年一月

當我們老去時

2009/01/18

嚴嚴冬日,路邊積雪結成濕滑又骯髒的冰,北面吹來乾燥刺面的凜冽寒風,如非必要都不會上街。時值學校假期,沒需要回校,夢醒後還留戀在溫軟的被窩,把電腦拿到跟前,先看電郵後查網誌留言再爬別人的網誌。未幾,覺得肚餓,情非得已地離開睡床,把一打水牛城雞翼從冰格移到微波爐裏,沖杯咖啡,回到電腦前在itunes store買片看,邊看邊在facebook回覆留言和管理幾個網上遊戲的進度,看罷就玩PSP同時跟身在世界各地的朋友msn互通消息,然後在土豆網追看昨晚的《珠光寶氣》,再從書櫃裏隨便找本書讀寫寫網誌,一天時光如過隙白駒轉眼即過。

去年中出版,龍應台的《目送》裏,最後一章關於她父親離世前的種種經歷。八十多歲的人,手腳的靈敏度大不如前,還是堅持要開車上街買菜看朋友,甚至走到風馳電掣的公路上。後來出了意外,兒女們叫他不要開車,改叫計程車好了。可惜一輩子節儉的老父,捨不得叫車,從此足不出戶。未幾,老父的背句僂了,眼失焦了,牙不能咬,未幾連走路也不會了。龍應台當醫生的弟弟說,老父的急遽退化,大概是從他們不讓他開車後開始的。也許,沒有了車,不能買菜,也少了跟其他人來往,少了精神寄托,確令人衰老得更快。

因為老化而變得行動遲緩,上街見朋友買菜等等的日常活動出現困難,生活失去了意義和目標,衰老當然加劇。我會想,當我和我同輩的人老去時(如《男子組》裏「乜根都抽過曬佢淨係打winning快」一樣),會不會遇到同樣的問題?還是,我們已一早習慣了透過虛擬網絡去交際娛樂?足不出戶,雙手不離鍵盤滑鼠,不就是無數宅男宅女的日常寫照麼?當娛樂和交際都可以家裏進行,依然可天涯若比鄰地跟朋友會面,也可以日以繼夜地打電玩,每一個遊戲都賦與玩家新的使命新的目標,不愁沒有精神寄托。就算是身體開始遲純,再玩不了爭分奪秒如WoW跟Counter Strike等實時遊戲,還有無數回合制如三國誌和Travian等等。還可以在網上賣武器賣經驗值賺生活費,橫豎人們對虛擬世界躲在螢光幕後的真人沒有多大興趣,又有誰會在意於射擊遊戲裏被別人「兜背脊」的是個十歲小朋友還是個八十歲老人? (頂多知道自己快要燒光殆盡時,就像虞葦庭將盡前把寶侖交給石泰川一樣,把username加password過戶易過借火,同理,遊戲世界上亦有許多虎視眈眈的高長勝)

到底,這不過是個因想逃避工作而希望可終日打機的廿五歲學生的主觀願望,到七八十時還有沒有這樣的興緻就不得而知。不過,望著家中的老人,倒希望他們會上網會打遊戲機,總比白白地對著四面牆好。

(沒有"()"版同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2009/01/13

南區肥龍處看到的。

睇到第三次replay先明,諗到呢招真係超醒。

When we left earth

2009/01/11

530651_xl

小時候,大概是七歲吧,跟家人到佛羅理達州的甘乃迪太空中心,看見一支二支巨型的火箭,心中自是驚嘆無比,在仿制的駕駛艙裏扮太空人揸穿梭機,一次又一次重覆地看火箭上太空的電視重播,從此以後NASA四隻字便刻在心裏。

後來家裏出現了很多關於火箭穿梭機和太空的書,我亦立志要成為太空人。

於是便開始研究火箭。一支大的可以上月球(它還分幾節,剛離開地面就掉最尾的,飛遠一點就再掉下一節⋯),兩支細加一支大就可以多運一架飛機。那麼要去火星木星似乎難度不大,在大火箭裏多加幾節再捆多幾支小火箭不就行麼?美國的科學家實在太蠢。那些用作著陸的小飛船也有考慮過,基本原則是把任何物件外包一層反光錫紙來擋幅斜。

未幾,覺得征服太陽系簡直是a piece of cake,不如去其他星系。《十萬個為甚麼》說離地球最近的星系是人馬座,閱畢,大喜,這是我的星座呀,我要成為全宇宙第一個到人馬座的人。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我自覺也應該接受太空人訓練。可惜,捱得過滑浪飛船和跳樓機,玩完海盜船後嘔吐大作,一個成功的太空人豈能只懂起飛與降落?電視上見穿降機不斷在轉,那,我,只好投降(查實曾幾何時我搭93K也會暈浪)。

******

想起太空,因為最近看了Discovery Channel的一套紀錄片,When we left earth,全長二百五十多分鐘,關於美國太空總署,由五十年代冷戰時代美國跟蘇聯的太空競賽開始,一步一步到今日多個國家(包括俄羅斯)合力維持的國際太空站。

隔離房做機械人的研究生常說,要令機械人向正北行龜速無多無少的十米已很不容易。紀錄片裏的卻是每小時行十九萬里的火箭,要令登月艙準確無誤地落在月球表面上,然後平安返回地球,是何等困難。那是多少個工程師科學家日以繼夜,千算萬算,重覆驗證,不斷模擬、除錯下的心血結晶。那邊廂攝影機在月球上對著岩士唐,他說這是一類的一大步,鏡頭一轉,這邊廂是侯斯頓控制中心裏工程人員滿足的會心微笑,那一定是一生人裏最愜意的一刻了。

然後我想,究竟我會不會有機會有這樣愜意的一刻?望著自己多年的心血結晶完成目標,全國人都因而感到自豪,是多麼的快慰。但,不禁想到,我是美國的過客,NASA當然不會要我;那麼偉大的祖國呢?我來自二世祖的香港,根不正曲不紅⋯⋯總覺得有點隔隔不入。

每當我看見美國的科技成就時,就不禁想,為甚麼我不在美國出世。

蘋果電

2009/01/06

電池從來都是可移動裝置的大問題,又重又大又會發熱,壽命亦短。用iphone睇youtube,看不到一小時電池就沒了大半;面前的Macbook由起初的近四小時漸漸跌至兩個半,才不過大半年,跌幅較恒指還要驚人。

蘋果新出的17″macbook pro,聲稱用了新技術,使電池由舊版本的四點五小時增加到七至八小時,減去起飛降落飛機餐,足夠由西岸番香港。時間長了,犧牲的是它不再是user-replaceable,見過不少搭長程機的人,都自己多帶一舊電。當然,這樣的用家很少數。加上,很多航機如國泰紐約香港線連經濟位都已經有電掣。

蘋果指因為容許用家自換電池,浪費了電腦還許多珍貴的位置,十分同意。Macbook Air的設計也是同一個原理,這樣才過把機身的一分一吋擠乾擠淨。如果因此能放進雙倍份量的電池,當然使用時間可以加倍。

不能理解的卻是它指電池的壽命可由三百增至一千,宣傳片裏指這是工業標準(即蘋果一向沿用標準)的三倍,相對於增加容量使四個鐘變八個鐘,這卻是個翻天覆地的改變。吊詭的,卻是蘋果以八小時為主,一千次為輔地作宣傳,不禁使人聯想到它究竟有沒有一千次。

畢竟,又有誰會這樣會聊地把電腦叉電放電一千次來驗證一些未必有結果的事?再者,從蘋果的角度,那已經是兩三年後的事,那時候大家的視線只會在新產品上,也會有新的電池產品,一千次與否,也不太相干。

*****

另,新到手的unibody macbook pro卻有點點電池問題。叉滿電,把power chord unplug,lightweight地用一分鐘,然後冚蓋讓電腦沉沉睡去,第二日再揭開好應該還有大部舊電(舊的macbook訓足三日還有半舊電),可是,我的新mbp,還未到第二天,電池竟用光了!

有冇人遇到同樣情況?

納悶幾句

2009/01/03

躍起之後 勢須下落
而今問題在
你如何去平伏那心跳

《運動》—李天命

天懞亮,晨光㬢微,驅車往西南走了一百六十幾哩,送雷小姐到紐約機場。然後,我一人,依著相同的路,又驅車往東北走了一百六十幾哩,獨自回到羅德島。

楊千嬅唱「我住近波士頓你住太古城」,以前聽總不覺得甚麼一回事,可是當車子背著機場往著波士頓方向走,才覺得么心么肺。

畢竟這了無牽掛的三星期,跟之前日做夜做枯燥的半年的落差太大,今日一切又打回原形,面前又有數之不盡的工作,難免會有些少失落沮喪。

頓然覺得,美國於我,如金庸的金花婆婆,屈夠經驗值就好走,這不是自己的地方。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