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器·續續續

2009/02/18

四。
之不過。這個世代,我們的成長裏,其中一件所學會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要相信任何的事/承諾。

就如有人曾經支持過「支持○七、○八雙普選」(咦?!好似而家係零九啦喎),又如有人話今年見四萬點,又如有人說過當日凌晨毛澤東的肖像前沒死過一個人,又如有人說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又如有人說自己好天真好傻,又如有人說四個半私有化是為股東著想,又如有人說過ipod不需要video⋯⋯數之不盡。

四。一。

我自願放棄私隱,指所有東西都放在網上面。包括寫過的文,拍過的照片,還沒有發表的論文,正在寫的程式,通通放在網上。在家工作到一半,可以兩手空空地走回學校繼續努力。又很自然地假設各個網絡服務商會為我backup,於是連自己備份都工夫都省卻。曾經何時我覺得丟了電話會使我冇曬朋友,如果一天,facebook和gmail同時消失,我簡直是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網絡,為我帶來多多方便,也令我們依賴它們得不能自拔。

四。二。

田中芳樹《銀河英雄傳說》的背景是一個開明的專制國家和一個朽壞的民主國家之間的故事,魯道夫是個專制帝國的元祖,吊詭地他是個由民選產生的「有力的領導者」,不過後來成了「神聖不可侵犯的銀河帝國皇帝」。在第一章,主角楊威利(得,我知道在某些人心目中,萊茵哈特才是主角,甚至是尤利安⋯⋯)的父親對他說:

「這樣說好了,一般人碰到問題時,都不願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決,他們只期望超人或聖賢的出現,為他們承擔所有的痛苦、困難和義務。魯道夫就抓住人性的這個弱點,伺機而動,一舉成名。你要好好記住:讓獨裁者有機可乘的人,要負比獨裁者本人更多的責任!雖然沉默的旁觀者沒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觀其實與支持同罪……只是……,你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比這些東西更值得關心的事情上……」

四。三。

Google的出現,我就不再用書簽,不再用usb手指或floopy,不再用多個不同電郵,不再用microsoft office,不再backup。最基本的電腦,只要可以上網,再加個firefox(最好有埋倉頡),就可應付大部份日常需要。

某程度上,google甚至成為了我的日記。如果大家登入google,可以找到閣下一路以來的搜尋字句。透過那些搜尋字句,我們可以知道當時的生活。出現了很多日本女姓的名字時,必然是某個孤寂的週末晚上;出現同一個女生名字但有不同variation的時候,好明顯是睇中了某某然後起底的電車男時間;又或者是"python tuple", “python namespace", “python multiple inheritance"的工作時間⋯⋯

有時亂click自己的search history,都發覺幾係恐怖。恐怖的是發覺原來自己也不太能夠面對自己的過去,也發覺如果有天給別人發現這個search history都幾係尷尬。

四。四。

那麼,google算不算是承擔了很多痛苦困難和義務?google的目標是「 organize the world’s information and make it universally accessible and useful」八年來我都受惠於這個搜尋器,為我帶來了不少方便,曾幾何時學寫program要去黃金買書,買了還要慢慢搵。去年的這個時候,我重新學python,一切都是從網絡來的。

問題是,"the world’s information"包不包括我的私人資料?我是世界的一部份,固之然,the world’s information includes myself。

當然google十分重視這個問題。一直以來,它都盡所能使客戶的資料不會外泄,好讓客戶們安心使用它的工具。

這是極之重要的無形資產。

比方說,如果中宣部推出免費電郵、辦公室軟件、博客網站、相片儲存,並保證閣下資料永不外泄,你敢唔敢用?

一旦google被發現它的資料外泄,人們就會對其失去信心,客戶就自然會流失到其他地方。

四。五。

姑且假設larry page跟serge brin是好人。

如果,有隻內鬼响裏面偷野?

累到冚世界雞毛鴨血的房利美,於去年十月炒了個unix contractor(即係所謂既合約員工),在他離開之前,他把一個可以導致整個電腦系統崩潰的程式放進系統,同時設定把這個程式在今年一月三十一日引爆。或幸運或不幸地,這個程式在爆炸前被其他員工發現,否則,後果堪虞。

炒人記得炒得乾淨利落,難怪友人傳來這樣的一個電郵

友人在面書工作,主要工作是從wall post,msg裏發掘不同的spam。聽罷,我在想,這工作需要用真實的data作training,而真實的data又從哪裏來?第一個問題是:咦?你咪睇曬冚世界啲msg?友人笑笑口,沒有答我。

(唉,仲未寫完⋯⋯⋯)

廣告

2 回應 to “搜尋器·續續續”

  1. 野孩子 Says:

    我會覺得,當網絡科技發展(提供不同服務)的速度,遠遠超過使用者的需求時,問題就隨之而來。

    網絡科技的發展,現已成為科技行業為了自身生存而發展,以人為本的最基本理念,慢慢地就淪為空話。

    我也是最早使用Google的受惠者,但眼看著Google一直以來不斷的收購合併,骨子裡其實和Microsoft從前所走的舊路,原理是一致的。

    我們能夠預知的是,假若以後網路上出現大型災難,其影響將比十級地震更强、更恐怖。

    野孩子上

  2. JHKChan Says:

    睇唔到「這樣的一個電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