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利安娜 Oleanna

2009/04/02

一月,在面書上有一event,名為「跟SY睇劇」,日期是三月底,真可惜,如果在港,一定去。

SY,是馬料水大學裏對我生命影嚮最深的教授,他有一門掛狗頭賣羊肉的電影課,由下午兩點半直到晚上十時半,每星期一日,歷時近四個月。每課,都會完整地看一至兩套電影,然後大顆兒去吃個飯,讓大家消化一下,再回到課室裏討論。

他原意是給畢業同學修的,二年級時跟他求情,說我要轉到忙到扒街的電腦系,畢業年未必有機會修他的課,想他惘開一面,他答應了。那個美麗的學期飛快地過去,中了他那套幾係悲觀的毒,很悲,久久未能悉懷。捎個電郵給他說苦況。他回答說,每個人都是這樣的,慢慢來,閱歷多了,就會慢慢變好。

兩年後,電腦系忙得不可開交的畢業年,我還是每星期抽出一整天,忘記所有的事,從冰冷的工程大樓走去靈氣最盛的新亞書院人文館,再旁聽他的課。相隔兩個寒暑,自己也忽高忽低的經歷了好些事情,再看同一系列的電影,再聽SY同一番的解說,確是另有一番體會。

SY那門電影課已經沒有開了,身處於地球的另一面,看見這些可一不可再的睇劇活動,真係想番一番香港。當然,現實不會容許,我在amazon買了劇本,自己讀了,然後想,究竟SY會怎樣理解這個劇。

******

馬料水大學有一種制度名為「課檢」,course evaluation課程檢討之謂。

簡單來說,學生要填一份問卷,回答關於對課程教師功課考試棵蓆導修助教的滿意程度,最高六分最低一分。原意為教學相長,增進彼此了解。不過後來,課檢卻好心做壞事地變成政治工具。尤其是大學裏跟研究無關的教學職位,課檢成為了施政成效的重要指標,在雞犬皆升的日子裏誰有得升,在風高浪急的時候誰冇得做,跟課檢不無關係。

時值二零零四年春,那時香港正逐漸走出經濟不景裁員減薪的陰霾,大學削支之聲不斷,還沒有敢大聲說那時是牛市第一期,醒目的當然不動聲色地密密入貨。

因著課程關係,要修一門英文課,大概要確保工程學院的學生,能夠寫英文。一門課就能使學生寫好英文?這是題外話。教這門英文課的,當然不是英文系的教授,而是一班專門教低階英文的老師(我不是說老師們是低階,只是課程要求低而已,它只要求學生寫兩三封沒有明顯錯誤的信件),這個組別,就正正是上述的非研究教學職位。

課檢那週,上課以前,鄰班同學跟我說:「喂呢條友操控課檢喎,佢叫啲學生淨係可以填四至六分,咁對其他人好唔公平啫,你地報社做唔做佢?」我第一個反應是,「DLS,呢條友平日笑笑口,原來真係契弟黎喎!」,不過想了又想,到課檢那天,那位老師跟我們說了同樣的話,如果得他教得不好的就填四分,so-and-so的五分,好的六分,然後七情上面地說:「你地知麻,上個月,已經有幾位教員給辭退了⋯⋯」我們都是心地善良的大學生,心想他都不過是為了保住飯碗而已,不忍心因為自己的幾分而令面前這位中坑無工做,心軟地在問卷上填了六分五分六分。當然,這從來是單向的,過海以後就是神仙,我的寬容只換來對方的殘忍,這位老師竟然給我一個B,嚴重拖低我的成績。

******* (下文含劇情)

奧利安娜的故事裏,本來是學生因為成績問題而到老師的辦公室求情,這個場境下二人的權力關係顯然易見,學生升學找工作申請獎學金全都要靠成績,而老師幾乎擁有決定成績的絕對權力;可是劇中的一個轉折後,二人的權力關係忽然倒轉,學生竟然可以取得某些話事權,反過來令到老師失業,最後變成老師向學生求情。

讀畢,我就想起上述的課檢故事。

*******

此劇這幾天在牛棚裏演出,詳情可見此

廣告

10 回應 to “奧利安娜 Oleanna”

  1. cowmoo Says:

    >> 我的寬容只換來對方的殘忍,這位老師竟然給我一個B,嚴重拖低我的成績。

    I had a similar experience in probably the same course by the same instructor. After this (and another course) I have shown no mercy…

  2. Justin Says:

    佢個姓係方向黎?對不?

  3. cowmoo Says:

    yeah…

  4. 阿仔 Says:

    >> 我的寬容只換來對方的殘忍,這位老師竟然給我一個B,嚴重拖低我的成績。

    則兄果然係高材生。換轉係我,應該係嚴重拉高我的成績。

    至於SY,「中了他那套幾係悲觀的毒」係咩呢?我好好奇喎。佢今個學期開左門幾得意既課,俾一年班讀,要學生討論類似一百個為甚麼既問題,大概係訓練跨學科既腦筋。

  5. hinhope Says:

    疾士天!你搞到我好掛住你!同埋你來sit堂那些日子!整event invite人時也在想如果你在香港一定有你份,但無諗到你會想去到這個地步呢。希望不久的將來,大家又可以聚埋睇戲傾戲,聽SY點,哈哈!

  6. Kris Says:

    阿仔:佢今個學期開左門幾得意既課,俾一年班讀,要學生討論類似一百個為甚麼既問題,大概係訓練跨學科既腦筋。

    1076乎?咪即係好似soci果d開頭叫你debunk呢樣果樣,解構返世上萬物點解會係咁。幫各位yr1開下竅咁囉。

  7. Leon Says:

    點解我之前從未聽你提過SY﹖

  8. winson Says:

    我今個sem第一次毫不留情地e 一個人
    平均只有2 分

    其實我都覺得自己好仁慈!!

  9. Justin Says:

    阿仔:

    點係呢!我畢業果個sem,GPA唔過三的。

    果套悲觀既毒,大概是,在現實生活裏我們總無可避免地遇上許多不如意亦無能力控制的事情,就算自己扭盡六壬都無法改變現況,尤其係過左某個還可以望別人原諒自己年少無知的年紀⋯⋯很難很具體的描述,那是經過了十多個星期慢慢沁出來的感覺。

    他開的科目全都很特別,很抵得聽。如果我在中大,我仍全上他的課。

    hinhope:
    我見到你整個咁既event,簡直令人心癢!!!如果暑假仲有劇睇,記得搵埋我!

    Kris:
    佢本來係教1020的,一年級的必修課,也是很開竅的。

    Leon:
    因為year2同year4(我sit佢堂果兩年)我都唔係你同房。

    Winson:
    嗯。但有些人,如果佢本身研究利害,搵得錢多,你都動不到佢一條毛。

  10. KN Says:

    今日SY喺TUTO播套電影
    然後,無聊之間就見到呢個blog
    你係咪添叔叔個仔??係既話我地有一面之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