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

2009/04/09

兩星期前的新聞

波蘭遇足球流氓 科大生遭毒毆
「不似搶錢,好像要打死你」

那年五月,打算避過德國世界盃的洶湧人潮,趁揭幕賽前匆匆走到東歐。從柏林開始,由北至南,穿過昔日鐵幕下的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再訪神秘的克羅地亞和斯洛文尼亞。柏林到華沙是八小時的夜車,在此以前,其實不是沒有夜車的經驗,但都是在德國法國意大利等相對發達、也理應相對安全的國家。

記得那個晚上草草吃過晚飯,離開位於東柏林的旅店,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上路。很多人都說東歐危險,夜行火車更是高危。網上的故事說,會有小偷放迷煙令車廂的人暈倒,然後把財物洗劫一空;又有說要小心床頭的窗,緊記要鎖好,半夜火車或會停在中途站,那是賊人落手的時機;又有說最好是相熟的人全佔一卡,可以鎖好門,以防睡在自己下格來歷不明的陌生人。

火車站(應該是柏林東站)有點點破落,不知是否先入為主的偏見,感覺似是十多年前的廣州舊火車站,身邊盡是默默低頭趕路,大包小包準備回鄉的旅客。就連那架火車也有點舊,滿是生銹金屬和脫色的油漆,老老舊舊的車廂,跟在德法瑞境內的高速新穎快車成強列對比。

車上,我還在研究車廂的門鎖時,查票員就來了。遞上車票火車證和護照,他看了看,感覺勢頭不對,他不會英語,我也不知道他說甚麼,擾釀了好幾回。樓上樓下的也只會幾句簡單的英語,我說跟查票員說我就只有這些證件了,在其他國家的火車都是這樣的。好歹在火車證以外,我還有清楚列明床位的車票,他斷估我都不是白撞騙床位的,在無可奈可下,他只有離去,也舒了口氣。

華沙火車站也夠嚇人。華沙是波蘭的首都。那是首都的火車總站。火車站的月台竟然設於永不見天日的地下,跟台北車站一模一樣。烏燈黑火,垃圾處處,指示版只有波蘭文,語言不通,唯有順著人潮走,還得左顧右盼怕有小偷。那一刻在只有估佢唔到的波蘭文的火車站裏,感到自己今次認真大鑊,心裏在盤算,接下來還有四星期四五個東歐國家,怎捱下去?車站職員不見得友善,太過友善的找換店店員又不得不加倍提防。旅舍跟火車站有好一段距離,要先搭電車再走一段不短的路。先要換錢再要問路買車票問電車號碼,最後幸運地在電車站裏遇上會說英語的友善年青人,才不致於在這個陌生的國度裏上錯車。

總的,覺得波蘭人還不是太過友善,在街上在餐廳裏在火車站時常遭遇到奇異甚至廟嘴廟舌的目光,是在西歐國家從來沒遇到的。不清楚是否因為他們太少見亞洲人所以想多望幾眼,抑或是他們對亞洲人(甚至是中國人)有種很獨特的情意結(法國同學常常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他們國家的東西全都是中國製造的,他們的工作機會都給亞洲人搶去了),又或者是他們瞧不起我們此等看似廿歲不到的小朋友竟然有閒錢越洋過海四處遊歷。

那年,旅程中途為了省錢,沒有訂夜車的卧鋪,也沒有訂位,在夜車上有其他更驚險的遭遇,但為免把我娘親嚇至心臟病發,還是不贅了。

IM_10294
在華沙街頭拍的,是否似曾相識?

IM_10270
華沙火車站(地面部份的售票大堂)

廣告

10 回應 to “波蘭”

  1. Mr. Kedi Says:

    Honestly, when I feel quite sorry those U students when they wwere beaten up by the skinheads in Poland, but as soon as a read that they are whining about how those people doesn’t speak well English (of course they don’t! Just like I expect the U students to speak Polish/Ukrainian/Russian for that matter) and are not very willing to talk to them (who would?!), i feel ultimately speechless.

  2. wiwiana Says:

    我沒有到過華沙﹐只去過南部的 Krakow (附近有奧斯維辛集中營)﹐感覺跟你說的一樣﹐波蘭人很不友善﹐我們找的民宿主人態度極差﹐對我們也不太尊重﹐這是我在歐洲和南美也沒有遇過的。

    相比其他歐洲國家﹐我也覺得波蘭人對中國人特別不友善。我不太清楚歷史﹐但估計有可能跟波蘭人曾在前蘇聯手上受過極多的苦﹐而對同是共產國家的中國心存怨恨吧?

  3. gordon Says:

    你真係好鬼夠膽…

  4. Manie Says:

    你的娘親生有你這個兒子,在有生之年,已無可奈何地作出一切可能的自我調適去迎接未可知的突如其來的災難;然而,若能避免,實在感恩。

    況且說白了倒好。第一次是驚險,第二次已變成歷史的重演。有充足的心理準備,你娘親再聽聞時便不會手足無措。

    又:「廟嘴廟舌」雖是廣府語,寫成「藐嘴藐舌」較好。

  5. 垃圾仔 Says:

    06年因為去德國看世界盃, 順道去波蘭. 又唔太覺得被歧視. 其實東歐國家俾人共產左咁多年, 一來見得外人少, 二來普遍唔信陌生人, 所以通常都會對外人冷漠. 中國人呢十年八年咁財大氣粗, 俾人針對都唔出奇. 所以我到而家都唔敢去俄羅斯. 據我D鬼仔同學講, 即使係西歐白人去到莫斯科, 你只要對路人笑一笑, 人地就知你係外國人 (即係話俄佬係唧都唔笑既), 就會諗計敲詐你. 恐怖到暈.

  6. 垃圾仔 Says:

    仲有, 你都幾大膽, 夠膽由柏林搭夜車入華沙. 我當年都唔敢博, 情願大清早搭車返柏林, 全程仲唔敢訓著.

  7. Mr. Kedi Says:

    well said, 垃圾仔. you pretty much said what i want to say, and those U student should really just go home and never leave hong kong again >.<

  8. Dra Says:

    八年前從krakow乘火車 (是當地同學送我上火車的,要不,我無可能買到票&找到月台) 到忘了是Munich or Heidelberg…用剛買的木棋盤,跟火車上同卡的大漢下了一場棋…對波蘭的印象挺不錯…可能當時治安好d? 又或者我唔識死?

  9. Geoffrey Says:

    你都好犀利,單人匹馬玩東歐!
    就算係西歐,夜車通常都會殘D,不過好彩我每次坐夜車都有唔錯嘅經歷。
    又,東歐人一般英文水平比較差,後生仔女當然好D,但係唔少人都仲識德文同俄文。至於有唔有善,會唔會係你成日凝住有人會對你不利或驚住治安唔好,所以連帶對一般人嘅印象都唔好呀?
    我都好想去一去波蘭睇睇嗰度係點!

  10. Milly Says:

    我三月份也是由柏林去华沙.坐早上的火车.当时我身上只有欧罗,没有PLN,但后来竟然有车厢服务员主动帮我换钱。幸好有那人帮忙,否则落了火车才是麻烦。后来又是由华沙去Krakow,再由Krakow坐夜班火车去Katowice 搭飞机,那才是惊险。幸好火车站遇到两位刚下班的警察,也与我同路。需知波兰是连警察也不能相信的地方,我竟然有警察带路搭火车,然后更带我找巴士去机场。
    回来后读到有关新闻,才知当时自己实在大胆,实在好运!波兰真的不错,我还打算暑假再去,然后再往俄国。东欧好吸引!
    Mill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