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冇Take 2

2009/06/07

財經專欄作家曹仁超早前接受主要讀者為年青人的潮流雜誌《Milk》訪問,乍看之下,這個組合相當奇怪,兩者的背景可謂大相逕庭。不過細讀內文,發覺這是個兩代人之間的對話,更準確來說,由對話內容到訪問的場境設置,都圍繞著同一個主題,都是曹先生老氣橫秋的個人表演,那位年輕的記者由始至終只在唯唯諾諾,完全展現「你們在香港一定唔夠我們玩」的現實。

訪問的其中一條問題,記者指有年輕人投訴上一代霸著位置不讓年輕人上位,曹先生倒答得直接坦白「我沒有責任讓你上來的,這個位坐得我好舒服嘛!」,這個血淋淋的答案聽起來當然十分刺耳,他們幸運地承受著一些歷史的偶然而得到今天的富足,利用高地價政策一下子透支了幾代人的收入,今日他們竟然說沒責任讓位?

不過,人皆自利。如果我是曹仁超,我也看不到自己有讓位的責任,也許我會因為想沽名釣譽,為自己積一點好名聲,而去提攜後輩,但底線是不能影嚮我的既得利益。如果我有機會去設計社會的運作規則,我理所當然地希望規則有利於自己。當然,在政治哲學的理論裏,一個正義合理的資源分配原則,應該建基在一個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上,即假設大家都不清楚自己出生時的家庭背景和經濟基礎。可是,正所謂生命冇take 2,當下的我已經有既定的社會地位,我也無必要考慮其他人的出生背景,於我而言可使我獲得最大利益的制度當然是最理想的社會遊戲規則。

我甚至會想,如果撇除對中華文化錦繡山河的絲絲感情,究竟一個怎樣的中國對我有利?二三十年前中國大陸鎖國,香港因而成為轉口港和世界通往大陸的窗口,經濟得以急速發展;今日祖國發展一日千里,遠較以前富有豐足,可是同時卻有無數優秀的人材跟我搶飯碗,這不太乎合我的自身利益。在這些考慮下,我很可能會選擇數十年前的中國。

曹先生的訪問在網上擊起千呎浪,一兩個星期內很多年青博客都轉載過回應過,覺得曹先生的話刺耳,大概是他把真實情況說得太坦白太血淋淋。不過,如果換著我擁有跟他一樣的社會地位,大抵,我也會有同樣的想法。

(同刊於六月八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2 回應 to “生命冇Take 2”

  1. alanelite Says:

    哈哈! 說得也是。

    活在甚麼時空,不到我們去選了。能選的,就是做甚麼事了。也許,說是選,可能唯一可做的,就是一條狗。差在做獵狗,左右嗅著有甚麼機會,然後盡力把握住;還是做流浪狗,流連街上期盼找到甚麼能吃的吧。

    老人家說我們年青一代小時候身嬌肉貴,到頭來大過了只能做一條狗,這個玩笑可真夠大! 哈!

  2. 垃圾仔 Says:

    所以寫日記/BLOG有度好, 就係方便自己記得曾經年青. 老人家最寶貴係佢地年青時既記憶, 但係偏偏香港地D老人家特別冇記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