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今日

2009/06/22

去年今日我踏上歸途,先是十六小時途經企鵝的北極,然後拖著一大一小行李箱擠上殘舊又骯髒的紐約地鐵,還要乘搭搖曳的小飛俠長途巴士,最後再要轉巴士回到位於山上的學校。拉著沉重的喼,推開學系大樓的大門,撲鼻而來的是十分熟悉的氣味,多少個深宵我就是帶著疲累的身體嗅著這種味道經過大堂走回宿舍。那是代表努力工作的氣味。

記得去年回港異常興奮,一邊時常跟羅德島的同學倒數,另一邊約香港的朋友吃飯,把日誌填得滿滿。

今日傍晚,有十幾年歷史的冷氣隆隆作响,伴著窗外淅淅瀝瀝的大雨,我寧靜地半躺在床上看書,百無了賴地等開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一年前的暑假,似乎我也經常做同一件事。

兩年前的暑假,似乎我也經常做同一件事。

不過,今年似乎遠沒去年的興奮。回港前的星期,一方面受著披爬困擾,同時忙著各樣的事情,心裏想的是「大檸樂大檸樂大檸樂唔夠時間做曬啲野⋯⋯」,到今天也沒多有約朋友的心情,反由得自己無無聊聊地待在家裏算數。

也好像不太習慣潮濕的天氣。雖然我是個不折不扣的九龍人。汗出得多了許多。在那邊上機前,我還穿著衛衣。

那天年輕的教授說,兩年開始你就開始會習慣左果度,冇乜點諗住一定要番屋企。

說來也是。

廣告

4 回應 to “明年今日”

  1. 先是十六小時途經企鵝的北極 Says:

    先是十六小時途經企鵝的北極
    北極企鵝-_-?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