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9

金錢之王

2009/07/26

近讀蔡東豪的《金錢之王》,慢慢翻看五位被推舉為「王者」的成功故事,讀起來心裏又興奮又雀躍。然而,我對他們的具體投資理念沒有興趣(主要因為跟我的專業和興趣沒有多大關係),我關心我只有自己。我在想,究竟怎樣才能如書中六位主角(包括作者本人),一方面熱情亦孜孜不倦地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又同時能成為別人眼裏的王者。

是因為性格使然嗎?謙遜有禮(或裝模作樣)的君子會否對較受歡迎?朝氣勃勃充滿自信(或囂張自大)的又是否較能給其他人信心?於求職面試時,基於自己的觀察,似乎謙虛的人成功機會較高。不過,若要分身飾演另一個自己,要在幾小時的面試裏連戲的難度當然不太高。但是,正式上班後,這場戲難以持久,遲早露出真面目。

書裏的五位王者性格䢛異,比方說:充滿自信(或如蔡東豪所言——牙擦)的陸東、扎實內歛的鍾民穎、沒有耐性卻要事事滿分的葉維義等等,似乎不同的性格都可以成為一個王者。

是因為工作熱誠嗎?這樣才能使他們日以繼夜地工作和承受不同方面的壓力。本人現在仍身處於象牙塔內,心裏還燃燒著熊熊烈火,對未來還充滿期望(起碼,還能厚著面皮在報紙上大言不慚地說要成為王者)。但是,身邊在社會工作上三五年的朋友,總會潑冷水告誡說,這些正盛的烈火遲早會被殘酷的社會磨滅。說來也是,環顧周遭的人,似乎看不見書裏所述的王者?友儕間,能找到份合心意的工作的人已經少之又少,不是待遇太差就是工作太沉悶,每天都是番工等放工,一邊做一邊喊「坐多兩個月一定要轉工」的人屢見不鮮。似乎,維持心裏那團火是個必備條件。

在結語裏,蔡東豪綜合幾位性格䢛異的王者的故事,他們都付出過腦力勞力和耐性,一點一滴地累積功力和經驗,終究成為一位成功的投資者,從而總結出「幸運是勤力」的共通點。但是,這仍然解答不了「如何保持著心中的火」這個根本問題,心裏沒有火又何來勤力的動力?有能力保持心裏的火,是不是令他們成為萬中無一的王者的原因?本人年方廿五,並以「廿年後成為其他人眼中的王者」為目標,又應該如何避免心裏燒得正盛的烈火熄滅?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

2009/07/22

IMG_0873

經濟日報出版社有售。
七十八蚊。七五折。即折實五十八個半。
買兩本,入埋會,更得廿蚊現金劵。
即除開每本四十八個半。

************

想來有五六年沒有去書展。

中六那年,電腦玩得太悶,又泡不了女,發奮成為文藝青年,開始讀陶傑和去書展。

查實陶才子的書,讀了年多就讀不下去。書展,亦只去了一兩年,因為發現其實三樓書店又平又方便,新書也犯不著擠進書展裏買,等多兩個星期大部份新書自然會乖乖出現於各大小書店裏。

今年,竟然主動去了書展。當然,這個年頭,巨峰的𡃁模成行成市,「我不會去書展」才是文藝青年的line to take。我去書展,全是為了捧自己場,經濟日報《新香港人》專欄「新曲加精選,留言加備注」結集出版新書《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正路書名好應該叫《新香港人》,不過早前逛書店,發現葉國華亦有本同名的注作),怕沒人買,自己掏荷包買了,途中還要怕同行的發癲四圍跟陌生人亂噏。

查實一直不太好意思跟人說這本書。因為沒有一篇文寫得滿意。blog文一篇八百字,可能只花個多小時,或更短。然而,報紙上的,平均花上八九個鐘,最離譜的一次寫了足足三天,草稿上有近四千字,改來改去還是不滿意。

跟據非正式統計,超過九成受訪者指我的blog文遠較報紙文寫得流暢自然。其實我也自知的。董橋在幾本書的序言上說「⋯觀點與信息既定,文體與形式不妨隨著運筆之際的情懷揮洒調度⋯」通常落筆前已有個大概的觀點和結論,不過每當要寫正經寫貼堂寫上報紙的文章時,不可以不中不英口語連連,才發覺我的中文水平還遠遠本能隨著心情自然揮洒。文字作為載體,對自己的文字不滿意,本來的觀點自然就走了樣,愈寫愈覺吾不欲觀之矣。

所以,稿常遲交,Leona才會在自介上說「對本書的主要貢獻為以兩文三語不厭其煩地敦促以上身在不同時區的作者準時交稿(而以失敗居多)」。

到底也是自己的第一本書,當然有絲絲興奮。但是,說實的,這幾天會議展覽中心浩瀚的書海裏,我又想不出能說服人花近六十元(蔡東豪的《金錢之王》才不過八十)買自己的爛溶溶的文字的理由。站在經濟日報攤位的收銀機旁,看見有人買自己有份的書實是有種由心而發的喜悅,不過同時又會想,面對這位慷概友善正在買書的哥哥仔,回家細讀後又會否後悔?

今天,大概這本書上市的第一天,這樣為自己(和其他六位作者)倒米,好彩大家都不是靠版稅開飯。

一年一次

2009/07/21

一年返港一次,活動就是不斷的吃中飯吃下午茶和吃晚飯。

對呀對呀對呀對呀,下午茶吃了七八九次,都是在週一至五的。正路來說,畢業了這麼多年,好應該有份朝九晚六,竟然有人陪我癲辦公時間去吃茶!

物以類聚麻。自不然不少親朋好友都仍然是個莘莘學子,暑假的悠長下午當然有吃茶的閒情逸致。

一年一次的update,反而可見巨大轉變。

巨大轉變,於鏹水的西洋菜街上顯然而見。比我年少一倍的小朋友當然不敢叫我買書(其實中六七開始已經沒了);街上賣保險賣乜春會籍的姐姐(或妹妹)也不再向我兜生意,可能是我面太黑表情又愈發兇狠。

又或者,在某小學補習社門外,心裏在品評各導師的學歷時,裏面位哥哥竟然走出來問「你位小朋友幾大?」。

又或者,朋輩吃飯,當提起「四小龍」,大家知道不是指南韓台灣香港新加坡。

又或者,睇Keroro大電影,至某一段,冬樹站在化身成龍的Keroro身上,手握龍鬚,操控巨龍。我想起《新魔神英雄傳》的飛雲和龍神號,會心微笑。當然,電影院裏的其他小朋友,未必認識這位曾經保護創界山和星界山的勇士。

番黎幾個星期。

論時間長度,可謂冠絕啡大電腦系。同學的老闆只批準一年放兩至四星期假。起初都以為自己大把時間,但到今日,又已經七七八八。

俾面派對

2009/07/14

金錢之王

去年蔡東豪出版《金錢之王II》,是幾年前《金錢之王》的延續,介紹幾位成功的投資者。讀畢第二輯,感覺良好,便想再讀第一輯,因為覺得第一輯的人物必然較有份量(正如多數書籍的引言和第一章通常十分好看),於是四出找尋早已絕跡於市的《金錢之王》,遍尋不著。

上星期,Leona捎來電郵,是《金錢之王(增訂版)》的新書發佈會,要RSVP的那種,問有沒有興趣。我這等仍然放假的空閒無聊人,當然二話不說就舉手出席。

甫進場便覺得點點怯,覺得這不是我該出席的地方。一邊滿是攝影機和Steno記事簿,另一邊是報紙雜誌上一張張的熟悉面孔。我卻是個來歷不明的死𡃁仔,不是記者亦不是財俊,簽到時Reception姐姐問我有沒有卡片已嚇得我手足無措。是故我只好故作振定亂翻周圍的圖書再偶爾抬頭視察環境。

這個跟那個打招呼。然後鎂金燈閃完又閃。這個跟那個介紹另一個。然後互相交換名片。這個跟那個互相抬舉吹噓一番。不斷地找話題來充斥場面以防尷尬。

曾幾何時都時常參與這類活動。讀大學時,曾為某社團的負責人,社團每年受惠於某機構。所謂權利與義務永遠連成一線,於是要出席很多機構的派對活動,並需掛上四萬之友善微笑擔任斟茶遞水走腿充人頭等等跑龍套之角色。起初毫不習慣,上莊說這個慢慢就慣,未幾開始主動四圍跟人搭訕吹水拿卡片。

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這兩年躲進羅德島上渺無人煙的學術世界,漸漸失去了這種技能。

於是默默的站在一旁,觀賞這個派對。

其實書裏蔡東豪亦對新書發佈會有如此體會:「除了名人出書的俾面派對,我出席過的新書發佈會,出席者大都是作者的親朋戚友,偶爾有一兩位記者到場,見到場面冷清,宣傳變反宣傳。我於心不忍,因此我出席新書發佈會是懷著一片好心。」

當然,是次乃系名人出書的俾面派對。

有一身穿白色汗衫深色西褲腳踏黑色布鞋皮膚黑黑實實卻目光如炬的中年男人進場(上圖右二),貌似一個中氣十足的維園阿伯。他進場時鎂光燈閃過不過,主人家上前迎接,原來是新任行政會議成員葉維義,也是《金錢之王》裏第一位介紹的成功投資者。要不是在這個隆重的場合,或許我早已眼超超這個外表古怪的人。

關於新書發佈會。其實也有點點失望的。原本以為五位出席的受訪者會每人說幾句,豈料只有蔡先生草草的介紹了這本書,其實跟書裏自序的內容相近。當然也不能怪誰,這個俾面派對,出席就是目的。蔡先生介紹新書時留心的只有台前的記者,台下很多人都各有各談,留心的寥寥無幾(係,還包括沒留心四圍望人的我!)。

靜靜地站了一小時。蔡東豪走至附近。從書包裏拿出剛買的書,擠至人堆中跟他要簽名。他問我叫咩名,如實回答,他說,「我個仔都係喎。」嘿嘿!

買蘋果

2009/07/08

時常痛罵SJ斂財,買完電腦以後還要多花錢買年年換款的{mini/micro}DVI to {DVI/VGA} Adapter,逐件計錢,每件未連稅要廿九蚊美金。電腦本身已經不便宜,還要左使一筆又使一筆跌進那永不超生的無底深潭,難怪這間公司能一直坐擁大量現金。

當然,我並不是一條水魚。不會無無謂謂的花錢。時常跟人說I pay a premium for better service。用慣了蘋果就實在沒法忍受其他作孽系統,其實那些都是細眉細眼的小節,就如把幾行文字copy and paste到safari裏search bar時,它會把所有的newline消去,不禁要問為甚麼西雅圖那間過萬人的大公司沒有人考慮過這些事兒?

花了錢,要求就會提高,看見不合心意的就會抓狂。今年的ipod shuffle再創新猶,把控制鍵全都放在很簡單的耳筒上,這個意念很好,跑步時shuffle像隱形一樣,轉歌轉playlist只消在耳筒線上按一下,shuffle可以不見天日地長存於褲袋內。shuffle確是運動專用。試過袋著iphone跑,那幾百克不停蕩漾在褲袋裏,很是擾人,握在手裏跑又覺得隨時會把它丟掉。shuffle真的好。

可惜問題來了。近來發現shuffle的控制鍵出了問題,沒有反應。有時比較好,只是不能調整音量;有時連stop/play都控制不了;最壞情況是它自己會亂飛歌。Google了一下,發現很多人都有這個問題。大概是潮濕天氣和汗水所致,簡單來說就如三國誌裏雨天不能用火計一樣(火藥受潮,不能使用),跑步時大汗淋漓,頭沾濕無可避免,汗水滲入精密而脆弱的電子零件,就壞了事。

shuffle的廣告裏一直強調在playlist裏我們可以放做gym的音樂,怎也不明白為何他們會沒考慮到汗水的問題,shuffle作為一個貼身的物件,沾點汗水難免。這更是蘋果公司的出品,要求就更高。網上說蘋果會免費換headphone,但這仍然是礙事。

關於跑步 我想說的其實是⋯

2009/07/02

More about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做研究生,基本的工作是坐著想東想西。

但畢竟腦袋總不能坐得太久,一天能好好的用上五六個鐘已是萬幸。

腦袋想不到好東西,然而身體沒怎的消耗,晚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大約二月,正值羅德島的嚴冬,研究做得累,跟室友土耳其人到運動場跑圈去。

未幾他忙著更重要的事,我就自己去跑。愈跑愈多。

初春,來訪的法國同學問我有沒興趣到外面跑步去,這個當然好。那是一條在住處附近有微斜的林蔭大道,一來一回便是整整五公里,英制很容易算。

起初跟同學一齊跑,然後慢慢地,嫌未夠喉又自己再多跑。愈跑愈長。最離譜一次,跑至中途決定跑過河的另一邊,由另一條路回家,跑呀跑,抬起頭「Welcome to Massachusetts」,原來跑了過隔離州(亦可見羅德島之細小),誤打誤撞下,跑了廿三公里,但最後,花了個多小時找路回家。

也給自己下了些目標,九月初隔離州有個二十公里,希望一小時四十五分鐘。十月羅德島又有機會,可選全馬或半馬,到時睇下點。

村上春樹說跑步是件很個人的事。說來也是。每個人跑得有快有慢有長有短,按自己的速度才跑得舒服。跟其他人跑,你跑得慢我嫌悶嫌拖慢進度,你也不好意思要我等;你跑得快我花光氣力也老追不上,我也不好意思拖著你的後腿。當然,偶有步速相近的,最開心,我累了但不好意思停下來,就這樣一直的捱下去。

關於他寫跑馬拉松的,尤其是三十公里過後的事情,我還沒有跑到那個階段。但他說因為需要長時間寫小說,所以要有足夠的體力;同樣地,我想我寫程式也需要鍛練體力。

關於跑步,本來沒打算告訴人,怕一向三分鐘熱度的自己會半途而廢。不過似乎跑了四個多月,感覺好了,瘦了黑了,也似乎健康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