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烏鴉

2009/08/30

六七八月是學校暑假,也是研究生跟老闆請假回家省親的上佳時間,同學們多會花三四星期,離開羅德島,飛越浩瀚的海洋,回到自己於地球另一邊的家鄉裏。

吾友是土耳其人,性格極之地中海,熱情如火坦白奔放,每每毫無保留地表達心中所思所想。

他說每次回國後的感覺很深。土耳其於八十年代經濟急速起飛,政府過於急速擴展導致外債日增,伴隨而來的是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政府大部份收入均用作償還外債利息。同時,政治爭議和伊斯蘭與西方價值觀的矛盾亦妨礙經濟發展,近來政府花費很多氣力在加入歐盟的議題上,然而土耳其同學語帶無奈地說,他們國家連入歐盟的時間表也未清楚。

每見國家之落後貧窮,使更他立志要畢業後留在美國這片黃金土地。土耳其同學說,美國任何一間大型科技公司聘用博士畢業生的年薪,可比上他父親十年的收入(他的家庭已是中產,起碼有能力負擔他上私立大學,亦於城郊擁有度假屋)。貨幣貶值,使他借錢時亦寧願以較高息於土耳其向銀行借,他說因為橫豎土耳其的貨幣日益眨值,他賺的美金足以離保息差。

然而問他有沒有打算一世留在美國。他說沒有這個打算,到底還是要回到自己的地方。留在美國,是為了儲點錢,也是為了幾行金光閃閃的履歷。他說土耳其人很媚外,八十年代以來西方的經濟和文化侵略對土耳其的影响,較一次世界大戰時的武力侵略還要利害,今天年青一輩都熱情地抱擁著美國文化了。在求職市場上,同樣地,履歷上的美國大學名字,再加上跨國大公司的幾年工作經驗,已夠他在土耳其找份優差。

他說覺得自己的社會地位提高了,掛著美國學生的身份,到夜店無往而不利。自我介紹時最重要說自己是從美國回來渡假,並不經意地透露學校的名字,那麼那些對美國文化趨之若鶩的女生們自當對他另眼相看。見識廣闊了眼角也就高了,他說回到兒時住處,遇見那些曾經跟他青梅竹馬的女生,他今時今日已提不起一絲興趣。

聽罷吾友土耳其同學回鄉後的種種體會,驀然發現,原來世界上不同角落的人,對自己的故鄉,竟然有著這樣相近的想法。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一個回應 to “天下烏鴉”

  1. kcin Says:

    I share the same sentiment… but damn, I’m already back in Hong Kong!

    As you welcome the beautiful autumn leaves, the incoming freshman and Hermione in Providence, will you fall in love with America?

    Have to admit, I already did.

    Good luck with your wor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