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香港人·三年之後再諗諗

2010/01/10

三年前呂大樂教授出版《四代香港人》,以同情的角度去看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出生的年青人,指我們的成長路徑都被框住,沒有太多自由發揮的空間,要不斷應付由上而來的懇切期望,而現實卻是我們沒有幾多上流階梯。

那年我剛大學畢業,有一份(起碼於那時而言)沒有甚麼前途的工作,對於自己的前途沒有絲毫頭緒,每日在朝思暮思怎能成為別人眼裏的成功人仕,怎樣能滿足背後投資者(即我老豆老母)的期望。面前全都是幽幽的羊腸小徑,遙望其他人走在康莊闊路上,然而我卻於五里霧裏不知如何是好。讀畢《四代香港人》,作者說第二代人們之所以在康莊的大道上,不過是歷史的偶然,我這一代不太可能會遇上同樣的機遇。那時候,我覺得作者完全說中心底話,我喜歡這本書得不得了。

時移世易,今日我身處在地球的另一邊,感覺截然不同。我身處美國東岸的研究院裏,努力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工資雖然微薄但也能維持生活,並且前境令人滿意,連畢業後的工作都早有著落。現在的我,不用太憂心前途,工作機會自己找上門,不用再如以往般苦苦扣門,重覆地做一個又一個無聊的求職面試。我知道如果自己沒有行差踏錯,肯定不會餓死,好應該會過些自己喜歡的生活。自覺是已踏出成功的半步。

於是,「第四代香港人」這個標籤,和其附帶的種種意義如「唔知自己想點」「冇前境」「不負責任」「不切實際」等等就從我的腦海中流走。現在於網上看見其他同年紀的人投訴前景暗淡沒上升階梯、指政府不予青年人機會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為甚麼要靠政府?求人不如求己!繼而,我覺得這是他們自己問題,只是他們沒有盡力、沒有把握每個機會。我努力過好一段日子,而今日我所享受的,當然是自己努力的成果。

才不過短短三年。今日的我只是較從前對前景多了點點的肯定而已,而心態竟然有這樣重大的轉變——由從前不斷控訴社會制度不公,變成今日倒頭來斥責別人只顧指責政府而不去改善自身——驚覺自己沾染了一絲第二代人(或自己的長輩)的口吻。這樣,我又能否從這樣的角度切入,去思考這個一直在香港醞釀著的世代問題?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伸延閱讀:
三前年·四代香港人之一

廣告

50 回應 to “四代香港人·三年之後再諗諗”


  1. 其實,呂大樂的意思不闈1這樣。

    在sociology中, 有一個理論叫deviant theory, 其中一個主流講法, 是社會有其主流的social goals, 如果個體/群體不能在既有既strucuture achieve這種social goal, 就會拒絕這樣子的social goal

    上一代的social goal是賺錢上位, 新一代的social goal不同了, 未必是發泄/怨天尤人

  2. Justin Says:

    呢篇稿係上星期四交既,寫完之後,我自己諗左幾日,其實還有其他睇法。

    就是你所講話既social goal不同。自從上星期曾俊華篇網誌出街後,反映左一個現象:曾司長(以及同佢擁有同一種想法既人)覺得所有憤怒不安既年青人都係因為經濟問題,讀唔到書,上唔到位,先會出黎發泄。而我諗番,卻發現我識又會去示威既人,全部都起碼大學畢業,本身有份工,部份跟本唔志在上位,反而係覺得社會制度有問題,先至會上街示威。我諗,就係你所講既social goal不同左。

    所以,我覺得,自己呢篇文,未必可以對應到近來反高鐵既人既想法。

  3. suprafanny Says:

    嗯, 或者講, 你呢三年經驗係背後有投資者不計回報落重注,再加埋你努力換番黎, 呢舖大家押贏左. 而好多人想投資/俾人投資, 但機會永遠可望不可即.

    肯付出努力既人, 比努力兼幸運既人多好多.

  4. Justin Says:

    對對對。

    我幸運得很。

    亦如六七十年代的大學畢業生,他們畢業的時間也是幸運得很。

    那就是我這篇文想問的問題,從一個幸運的人的角度,會怎樣去理解身邊沒有這麼幸運的人?

  5. 五點 Says:

    好! 香港就是有你這樣的八十後!

  6. kklo Says:

    Survivor Bias ar…

    視界擴闊o左令閣下更容易意識到機會嘅存在,但如果一個人看不到機會,可以「努力把握機會」嘅前設亦唔存在,一個人的眼界限制其可作出的選擇

    在下只係覺得眼界係另一種際遇或者幸運,就同貧富懸殊問題的本質差唔多,一個人愈有視界,所見到的機會就愈多,而這些機會再反饋擴大其自身的視界

    就好似之前都幾多人話大學生唔把握實習的機會,但班學生就係未有眼界意識到實習係一個機會,可能若干年後回頭睇返,先發覺機會曾經出現過

    教育係擴展視界的一個方法,但一個人視界受制於其生活環境同圈子,而依d亦係幸運及際遇。自問假如自已中五就出去做野,亦很難想像自已現在是如何

    現在有互聯網出現,論壇令不同背景階級的人有交流的機會,理論上可以減低視野世襲的形響,但這已經是九十後世代的事

    在下與閣下的出身不同,我對下層會有多少少理解

    • RandomCoil Says:

      ‘大學生唔把握實習的機會’
      Exactly… My friends in a college engineering department in hk told me that a lot of students who were given internships in some big companies in China don’t take that the OPPPORTUNITY seriously… Some of them are always late for work… Some even quit without notice…

      To this point, I think it is already beyond the question of 眼界… It is a matter of attitude…

      • kklo Says:

        To RandomCoil:

        這方面在下有點 tautology,我會覺得閣下眼中的「attitude」同視野有相當關聯

        以一個不太恰當的例子做例,閣下對「意中人」的態度與對「閒人」的態度也就是不同了。如果人意識到一件事是相當重要(又或者是所謂的機會),其取態與「閒事」有別

        就算將單獨地談 attitude,一個人的 attitude 又是與幸運際遇有關,某程度上,人會觀察模仿其身處圈子中的其他人的行為態度,受感染而「開竅」,意識到「還有其他可行的選擇」。也就是說 attitude 一樣被環境局限,試將班學生放在另一個環境,其態度亦可能不同

        可能有人覺得擴闊視野/態度/comfort zone/whatever… 純粹是為與不為。但要意識到自己受環境局限,明白到如何去擴闊自己,又是需要一些「開竅」的機會。這些機會可能是透過其他人的點化,或者自身的覺悟出現,但應該不是自有永有,take it for granted

    • Justin Says:

      我同意你的講法。視界的確很重要。

      之所以我會努力工作、點都要到美國諗研究院,某程度上係由我家族裏的同輩人(包括我細佬)迫出來的。他們的經歷讓我看見原來世界這樣大、機會這麼多,我才會有勇氣去踏出離開香港這一大步。

      離港前,我也沒意識到原來世界確有很多選擇。在美國快三年,自覺眼界再闊了。

      所以,我不斷在自己的blog裏重覆一點,就希望可以擴闊朋友們的視界,踏出不確定的第一步確是超難,當日啡大收了我,「咁辛苦,還是不要去美國吧」這個念頭還閃過千百次,但比我揀多一千次我都會做同樣的選擇。我希望,每個我識得既人,如果有機會,都一定要搏一搏。

  7. bigarnex Says:

    你沒有錯。別說自己的是第二代思維。
    我的想法基本上跟kklo一樣﹐而我也跟你一樣是幸運兒。
    很多事情怎樣看是自己的選擇。未看過最好和最差的﹐對於自己的定位都可能會錯誤評估﹐因此視野很重要。
    從comfort zone走出來看更多知道更多﹐可以幫助我們更有效的處理生活上很多的風險。我們可以有能力為了自己的幸福而展開更大更有趣的冒險﹐過喜歡的生活。不過走出來的勇氣並不是人人都有﹐有的話也是一種幸運。
    能夠有這種幸運不是罪。只要我們做的一切都顧念沒有這種幸運的人就可以了。

  8. John Says:

    都係果句, 閣下是人中之龍, 自然「求人不如求已」, 但閣下是少數, 是例外. 試想有幾多人有能力(經濟, 智力)去讀PhD? 對大部份平庸的人說「求人不如求已」, 就如晉惠帝說「何不食肉糜」一般心態.

    • RandomCoil Says:

      試想有幾多人有能力(經濟, 智力)去讀PhD? A lot… (Studying PhD is mostly free, and there is a study showing that one only needs an IQ of 125 to finish the PhD)

      However, as bigarnex said, 不過走出來的勇氣並不是人人都有﹐有的話也是一種幸運。

      How many of us has the courage to get out of the comfort zone? A lot of students in HK aren’t willing to even work in CHINA, which is just next to HK…

      • John Says:

        “Studying PhD is mostly free"

        Somewhat true, however, we’re talking about opportunity cost here. For what I know, most PhD student get some kind of support, just enough for one person. What if you have family to support?

        “study showing that one only needs an IQ of 125 to finish the PhD"

        Let’s just take this page with a grin of salt (http://iq-test.learninginfo.org/iq04.htm)

        Descriptive Classifications of Intelligence Quotients

        IQ Description % of Population
        130+ Very superior 2.2%
        120-129 Superior 6.7%
        110-119 High average 16.1%
        90-109 Average 50%
        80-89 Low average 16.1%
        70-79 Borderline 6.7%
        Below 70 Extremely low 2.2%

        “only needs an IQ of 125″ exclude 90% of population, even if we give this a 10% margin of error, it still exclude most people.

    • Justin Says:

      我常說:「求人不如求己」,係因為我對政府不存厚望,覺得無謂奢望政府可以幫到我甚麼。

      尤其是香港政府,左手受制於北京,右手受制於大財團,就算官員們真心為香港好,他們也未必做得了甚麼。

      我只是想對向政府表達訴求的年青人說:表達過後,到頭來,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 黑人 Says:

        我不知求己的意思是甚麼

        打好呢份工?
        我常覺得最好的方法是到中國以外的地方發展,就像樓主一樣

        又或者,加入建制,幫手逼害市民大眾
        然後寫自傳說當初我犧牲了很多(其他人)
        才有今日的成就

  9. 周游 Says:

    單是你大大聲鼓勵/鼓吹要靠自己,就將貴文章的最大訊息擺明,八十後的看經濟日報嗎? 用google reader訂你的博嗎? 希望!

  10. Orpheus Says:

    因為你已經離開了香港。

  11. bakingmaniac Says:

    你能在彼邦讀PhD,無錯,是你付出努力的成果,但不多不少也沾上一點運氣。

    雖然八十後一直批判制度上的問題,然而,很多時,制度內的人事,才是該批判的重點。人不在其位,就不能理解當中的問題。亦因為如此,有時,不是他們不想求己,只是機會都沒有遇上又如何求己?而你有焉能知道他們未試過求己?

    本人也是跟你同行。香港的PhD要吃的苦頭,正正就是剛提及的一點。因為Contextual constrains永遠也是uncontrollable的。

    • Justin Says:

      我理解在香港讀phd要吃的苦頭。

      我有很多朋友正在/曾經在香港的大學的研究院裏苦苦捱過。

      我見過有朋友面前出現過機會,不過他放棄了,現在只能嘆往日之不可追。所以才時時強調,如果面前有點點機會,千萬不要錯過。

  12. Sam Says:

    很多人認為第四代香港人失意是自己懶散所致。我反對一窩蜂去批評或支持第四代香港人,原因在於這個age group所包含的人數實在太大,包含太多種類的人。我無法認同"無法脫貧必定是第四代香港人自己懶散所致"這個主張,這說法有很多謬誤,例如:

    * Survivorship Bias,只看到努力而成功倖存、求仁得仁的人,看不到努力而失敗了、選擇離場的人,這樣over estimate了"努力就自然成功"這個關係。
    * Over-Generalization,看到幾個行為激烈而工作懶散的第四代香港人,就以為全部第四代香港人都一樣。這想法不但不科學,也不公正。
    * Over-Simplification,每個數學統計學的模擬及模型,都需要精密的反覆研究,以確保model可以大概模擬population的behaviors。究竟事業成功(high earning power)的best predictor(s)是甚麼,最好經統計,用multiple regression analysis、R squared等有科學根據的統計方法。將努力工作視為高賺錢能力的主要predictor,而無視教育程度,IQ test scores,socio economical factors等,這個模型好像未夠全面。
    * Necessary But Insufficient Condition,如果用統計學可以證明到努力是成功的good predictor,除非那個formula的predive power是1(perfect predictor),否則那說明了努力是成功的necessary but insufficient condition。還有其他condition需要研究。
    * Escalation of Commitment / In-group out-group effect,為了證明自己對人家錯,有些人會不斷情緒上投資在錯誤的決策中。有些批評或支持第四代香港人的人己經到達非理性,逢乜必反的地步。
    * Correlation Causation Fallacy,有correlation絕不代表一定有causation。我相信努力應該和成功有些correlation。
    * Illusory Correlation,我親眼見過有人由超市收銀員殺入投資銀行做臨時工助手,最後有得留低兼成為經理成功脫貧,這是否代表有心加入ibank應由超市收銀員做起?

    每一代香港人,都有他們獨特的困難和機遇。我實在不敢批評第四代香港人,正如我不敢胡亂批評第二、三代香港人。You never truly know someone until you’ve walked a mile in his shoes. Before you accuse, criticize, and abuse – walk a mile in my shoes.

    • Justin Says:

      我同意你所說的。每個人的際遇性格背景都不同,總難一概而論。

      我一彈再三嘆,不過是想強調機會是要自己爭取的。

  13. 阿仔 Says:

    Justin,我想,你有這種自覺知道自己心態上的轉變,自覺幸運,已經證明了你不是自私自利的一群,還能夠代入沒有自己幸運的人著想。事實上我也有點驚訝那篇「求政府不如求已」是出自你手筆。這一篇我反而看到了誠實反思。人文地理中有個概念叫做「景觀失憶」,人們在不斷變化的環境裏很快便忘記了一個地方原本的樣子。個人經驗和處境也會「景觀失憶」吧。至少,你沒有失憶。

    呂大樂《唔該埋單》裏有一段話我是非常深刻的,我很尊敬呂大樂,也是因為這段話。有點長,節錄幾句在下面。若你有書在手,可讀讀p.13-17:

    「我曾聽過不少香港人(從學者到商人都有)說:「收入差距不是問題,因為十年前在香港最窮的,現在十居其九都發財、興家了。」說這些話(我認為是風涼話)的人,大多認為不平等問題沒有甚麼大不了,更不值得特別關心、研究。」

    「我個人可以說是戰後香港社會發展所帶來種種轉變的受惠者;對於香港社會給我們提供的機會,我是有所體會的。不過話說回來,我們也有需要認識到個人經歷的局限,每當我放下自己的個人經驗及相關的世界觀,並嘗試從另一些人的經歷和角度來看香港社會的時候,我就更能掌握這個社會的矛盾和兩面性。」

    • Justin Says:

      現在的心態的確是美化了三年前失意的時候。

      事實上我成長中曾遇過無數大大小小的失意時候。可能你會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有一些,至今日我仍無法完全面對。不過,我對自己說「留低擊傷你的石頭/從錯誤裏吸收」,總之打我唔死我,就當是鍛練。

      見過有朋友比人打了兩打就失意意志消沉,我覺得好唔抵,所以時常強調機會要好好把握。

      我的經歷確是局限於某個層面裏,所以才把問題寫出來,希望引起點點討論。

  14. Echo Says:

    我想要所有第四代香港人看到你的文章然後發奮圖強是不可能的,但最起碼你在傳遞一個正面的訊息,或許有些人就只欠這一點點的提醒/啓發。
    我極之認同kklo 所說的"視界擴闊o左令閣下更容易意識到機會嘅存在",但我又唔相信一個只依靠家人幫助,而沒有經歷過失敗既人會懂得珍惜機會。我有時在想,第四代人個個睇上去經歷多多,又講到兩咀,但問深入少少,就承受唔到壓力。我以前又係咁,睇上去冇么問題,實情外強中乾。去到瑞典第一次參加比賽,輸左了傷心到死,以為自己以後絕不再去嚐試。結果今年再搞同樣既比賽,我第一時間撲埋去報名。
    搵工作,有心水公司但好難入。第一次自薦失敗,個心又痛又自卑,覺得自己搵來搞。再失敗多1~2 次,開始知道自己衰么野,亦知道自己想要么野,再花時間去改善。我諗新一代生活太富裕,好多野太易到手,唔知道么野叫付出,么野叫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我反而會諗,有冇辦法鼓勵第四代香港人主動接觸失敗?跌得越早,痛得越少。

    • Sam Says:

      “主動接觸失敗"

      so true! a resilient mind set is essential if you want career breakthrough…

    • Justin Says:

      關於接觸失敗,呢個,我覺得好多父母都有責任。

      佢地好怕子女出錯、失敗,所以會處處保護。

      但我覺得,出錯、失敗,才是學習的最好時機。

  15. RandomCoil Says:

    Hi John,

    Thanks for the reply. It is actually a lot considered that the IQ needed to go through a decent undergrad program is about 110… (sure we can argue all day for the definition of decent here…)

    I agree some students have the financial pressure. The pressure doesn’t suddenly show up when they graduate from college though. If such pressure exists when they did their undergrad, actually wouldn’t there be less financial pressure for them as they would get paid when they do their PhDs? So, their financial position won’t be worsen because of going to grad school. Yeah, they might get higher paid if they have a real job (opportunity costs)… That goes back to what the value is we attach to different priority in life…

  16. Says:

    >>kklo 所說的”視界擴闊o左令閣下更容易意識到機會嘅存在”

    擴闊眼界與幸運未必有必然關係,我相信較大關係是自己爭取與否。

    我記得我讀天水圍十二師奶中,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位被訪者(即是,其中一個師奶)特意選了一份在中環上班的「實Q」工作來做。

    周圍的其他街坊都說她愚蠢,因為減去交通費之後所得比在區內工作所得工資還要低(其實這正是形成區內工資低的惡性循環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因為人們不願找區外工作,所以區內工作的競爭日大,工資没上升空間)。

    然而她心裡卻明白這才是一個能增多識廣的機會...她亦因工作上的需要而學了一點英文。文中見到當她自己能用英文與洋人溝通時,她是感到很自豪的。

    所以在我眼中,就算她的人工没有繼續調整(而我相信會有),其實她已經有得著;而且,隨著她的視界擴闊(衝出區外工作),她的機會也必會比其他只願留在區內的人多

    • kklo Says:

      To 米︰
      >>>"然而她心裡卻明白這才是一個能增多識廣的機會"
      原諒在下在這方面有點 tautology,我覺有擁有這一種自覺已經是幸運的表現,而因為有這種自覺的運氣,令她有能力爭取機會,然後再擴闊視界,一個正向循環

      “其他街坊都說她愚蠢",正表現其他街坊少了這份意識,也談不上去主動爭取了

      說到底在下並不是以想不幸作為藉口,而是想有點帶出些少同理心的問題。 就好像一個細路學寫字,每一筆都是陌生得很,沒有人在旁身教,沒有其他同學作參考,「一」字也很難學懂。很多人想知道的,是「如果你是我,你試俾我睇」,而不是「好好把握機會」這些大道理

    • Justin Says:

      「其他街坊說她愚蠢」我覺得正正是這個問題。

      機會出現時,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的狀況。就是因為機會跟平常的狀況不同,它才是一個機會,也就代表著一些不確定性。

      我覺得好多人,就是怕了這樣不確定性,怕被其他人覺得愚蠢,而白白錯失機會。

      以我自己為例,我去美國前,也有很多人說這是冇乜謂。但我今日回頭看,這是個對極的決定。

  17. Justin Says:

    回黑人:

    我也不知道對每個人來說「求己」是甚麼意思。

    但,我更強調的是,「求人」是沒有甚麼作用的。

    • 黑人 Says:

      求人不會沒作用
      求錯人才沒作用吧

      溫文的一派,需要學懂求市民、用利害關係求不同的黨派,繼續打媒體戰

      激進的一派,要開始學製造汽油彈和汽車炸彈

      其實香港開始有政黨民主的土壤,開始有些不是被洗腦的人支持政府(或者洗得很均勻),但上面不放權,雙方無法以選票角力,唯有對罵

  18. Justin Says:

    我諗,大家好似講緊同一樣野。

    >>溫文的一派,需要學懂求市民、用利害關係求不同的黨派,繼續打媒體戰
    識得運用有效的手段去改善自身,於我來說,已是「求己」了。

  19. RandomCoil Says:

    To kklo and Justin,

    擴闊視界的問題:
    請容許我復述我在我的博客給你回覆:

    「我覺得(不一定正確,因為你知道我接觸的大部份人都是學生)固然有一部份人並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作為一個老師要提升同學的自信,需要時間但是可以倣到的;但有更多人知道自己有能力但即使機會就在面前仍是諸多籍口…說到底就是怕…怕陌生的環境…怕失敗…不能跳出框框…正如我給雲的回覆…性格決定命運…」

    在擴闊視界的方面,就有着類似的問題…正如米所說的故事…其實不是不知道那是一個機會…但就是諸多籍口…怕吃眼前虧…還要discourage別人…

    當然短視亦可歸納視界問題…或許我們的的幸運在於我們不怕…

  20. RandomCoil Says:

    可能因為我教書,所以特別多嘢講…

    有關求人求己的問題… 個人意見:
    我每次有新學生
    我首先會問:你想要什麼?
    然後:你怎樣達到那個點?
    跟着:你的計劃如何實行?

    大概很多人會覺得上述問題只是紙上談兵…其實這些問題是要迫大家下來想一想…那正是求己的第一步。

    • Justin Says:

      「我想要甚麼」呢個問題,超難。我今時今日都唔識答。

      • RandomCoil Says:

        Actually for this question… I think it becomes harder to answer as we get older…

        For my student, it is an opportunity for them to think about why they are here, what they want…

  21. Cris Says:

    香港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很公平,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时间在思考为什么不公平。


  22. […] Misc tagged friends, Random Thought at 4:21 pm by RandomCoil One of the replies I left in Justin’s blog entry: 我每次有新學生 I always ask my students during our first meeting: […]

  23. 魔術師 Says:

    「求人不如求己」exactly!黑人說「求人不會沒作用」,但不是你求就得,別人為什麼要幫你呢?總要有某些incentives吧?

    「求己」的意思,我認為,是掌握主動權,只要可能,都應該盡力掌握自己生命。

    我也同意環境限制了眼界,所以也看不到機會。「笑傲江湖」中,令狐沖被罰上思過崖,遇上風清揚,這位名師擴闊了他的眼界,教曉了他專門攻敵破綻的「獨孤九劍」。要是令狐沖一直乖乖的呆在岳不群門下,是不會上思過崖,他的人生亦不會遇到如此神奇的機遇。

    而他之所以被罰上思過崖,是因為他打抱不平,也誤交損失,完全是性格使然。

    雖然笑傲江湖」是虛構故事,但我認為一個人會否(相對地)成功,除了他本人的智慧,家底,運氣之外,性格也佔了很大的比重。而一個人的「運」,其實就是他的人生態度和客觀環境的互動,就如那「食q」師奶,因為不怕「蝕底」,所以能夠學會一點英語,「好」還是「不好」,「有用」還是「無用」,未來誰也不知道,實在說不上來;但我只知道,機會若真的來到時,你多一分本事,便多一份把握能將其抓住。

    性格怎樣做成?就是你長大的環境,包括父母的性格,家教,親朋之類。說到最終,就是你投胎轉世的「命」。好唔好命,是客觀事實,去怨,話唔公平,話自己根本無機會,其實無用;只有行動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24. […] 17. Sam:一場閃閃緣,窮半生追逐 (自薦文);四代香港人·三年之後再諗諗(凍啡走甜) […]

  25. 祖老頭 Says:

    我記得有人講過.
    強者把握機會,
    智者創造機會,
    弱者等待機會.

    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