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看你

2010/04/18

每讀外國報紙雜誌,總會花時間找尋有關香港的報導,一來想知道自己心之所繫的城市在外國人眼中是一個怎麼的模樣,二來想要自己緊記一直坐井觀天地關心的大事放在大世界裏其實是多麼渺小。

曼谷的紅衫軍又再暴動,兩星期前更發生流血衝突,香港政府發出屬最高級別的黑色外遊警示,情況似是嚴重。不過,西方媒體總愛像電影《國王與我》般矮化東亞各國,所以不可盡信他們的報導。於是我問泰國同學關於他對暴動的看法,他說其實情況不太嚴重,紅衫軍有他們自己活動的範圍,跟黎民百姓日常生活可以不太相關。如果今天他要回泰國,他會毫不猶疑,並不用擔心安危。

一邊聽同學簡述泰國當下的政治形勢,一邊在心裏比較香港近期的示威活動。我在想,究竟我以為是天大的事情,在國際媒體的眼裏,有多麼的重要。今年一月,中西環的高鐵示威打得如火如荼,示威大概令中環封了幾次路,警方被毁了幾個鐵馬,高官議員竟然要落荒而逃,多份報章幾乎以暴動去形容那個幾星期裏發生在昃臣道的示威活動。我不能理解為甚麼一個自詡為國際大都會的城市會對示威集會如此大驚小怪。

翻開一月份的《經濟學人》,只有一篇短文"Protest in Hong Kong"簡述香港的情況。在短短四百五十多字的文章裏,作者先要花篇幅交代高鐵立法會功能組別行政長官選舉五區總辭等等背景資料,然後才以兩小段評論香港的當前情況,文章的副題更笑言中國政府硬推高鐵反幫泛民一把,高鐵與否在那報導裏完全不值一提。還記得一月份香港報紙翻天覆地的評論和報導,原來放在國際媒體裏只落得小小的半版篇幅,我不禁問自己,究竟我應該如何看待雜誌裏關於其他地區的報導。

《經濟學人》連續幾星期報導曼谷的紅衫軍示威,篇幅時長時短,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事件嚴重性之變化?上星期吉爾吉斯坦的政變佔了一版,泰國佔半版,我可否極其簡略地理解為它們的重要性跟那半版香港政治情況的報導相若?假設我們可以跟據報導所佔的篇幅去理解各問題的嚴重性,那麼,究竟是香港的反高鐵示威有如曼谷的嚴重?還是,如泰國同學所言,不過是媒體誇張了,曼谷其實還是很安全,同理,反高鐵到底其實反不了甚麼?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10 回應 to “你看我看你”

  1. kenka Says:

    如果香港發生流血衝突呢?

  2. Says:

    我諗起响加國讀書之時被同學仔問「响香港行街係咪好唔安全架?」

    原來其時正值港產黑幫片流行之時,我那位鬼仔倒是屬於對香港較有興趣的人,所以反而因為多看電影而誤會了

    又,一件事幾重要,在孚對你的影響有多大

    • Justin Says:

      對。我還剛發現,羅德島今個月發生歷年罕見的水災,也佔了《經濟學人》的半個版位。

      顯然,如你所說,一件事幾重要,或者佔版面的多少,在乎對編輯的影嚮。

  3. sherry Says:

    一月西鐵那幾場示威,都是幾個星期後才出現在在new york times裡A版內頁,佔四分一版還夾附衝突圖片一張。我覺得已經算是很俾面的了,在美國人眼中這些事只是小兒科罷了?如果擺明是要推翻政權,他們可能會跟進多一點。

    • Justin Says:

      我就是覺得在西方社會眼裏,這些雞毛蒜皮的衝突,根本不值一提。

      我只是不明白為何一月時候,媒體輿論的反應這麼大⋯⋯

  4. Echo Says:

    I think what matter most is not how other see Hk, it’s more about How Hongkongese see this place,even those oversea students Like you and me.
    To be honest, this is the place we grow up, and should be no other citizens but only HK citizens care about it.
    The magazines are always reporting the news that related to their target readers,and the topics are partly decided by editors and reporters.
    I acquire Hk information from every source ,like daily news ,while I am writing thesis ,designing my project(it’s the combination of Hk culture and Swedish ‘s)To m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find the possibility of making a change,Or at least find out the problem then do something,either point the difference or provide solutions,hopefully, to make a better place for the future HongKongese( *better * is not in term of money, but in term of living standard).

    • Justin Says:

      What I am trying to compare and contrast is, everywhere in the world has its own problem. Like in US, the health care reform is a big thing, in Europe, the bailout of Greece is another big thing… However, being an alien, I feel completely remote to most policy implemented in US. I am not sure how big the impact of social problem here in US is.

      So, I am trying to calibrate from the newspaper and magazines, see how things happen in US compared with those in HK.

  5. ECHO Says:

    哦…原來如此。
    這只是我一點個人意見,在我跟室友相處之間,觀察到大家都會保護自己的國家/城市,只不過保護的方式不一樣,我也不認為有保護的心態是錯,對錯不是由心態決定,而是由策略(當然是在合法的大前題下)和時機來決定。
    我的觀點是社會風氣/城市表現其實是受每一個人的行為而影響,就好像Total demand curve =summation of individual demand curve 的道理一樣。現在香港充斥負能量,我想大家都不想看到。

    在我眼中,香港是一個很脆弱的地方。既是國際大都會,亦同是意味住被不同地方的表現而影響。
    也許你做一件很小的事情,比如說介紹美國一些正面的政策/思想,有香港人看了受到啟發,改變他/她的行為,而他/她的行為又改為其朋友的行為,個正面的影響可以很大。
    看雜誌時我會留意有沒有寫稿人的背景資料,像是我前一陣子看過一篇有關美國人創業的文章,當中提到歐洲人對創業沒有美國人那麼有熱誠因為數字顯示…我第一個反應是那麼受訪者背景一樣嗎?可能有些人很久以前已經創過業?又或者他/她只是不想而已…etc;又有一次看到香港報章轉述雜誌上德國出口政策而已,但原文說得更多,像是教育政策等等。
    我會傾向兩邊都不盡信,但可以揉合各地的對策,再想下怎麼可以帶一些正面思想給別人。
    別人怎麼想不重要,最重要是我怎麼看香港的未來,畢竟那裡有我的家人,多一個人有正面思想,等於給予前景多一份希望。

  6. Justin Says:

    >> 在我眼中,香港是一個很脆弱的地方。既是國際大都會,亦同是意味住被不同地方的表現而影響。

    很同意。外間的小小風叫草動,已足令香港人晚晚冇覺好訓。我覺得唔應該係咁的。其實我有些想法。另文再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