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凶間的奇異迴路 Inception is a strange loop

2010/08/05

「我」是個怎樣的概念?「我」跟世界有甚麼關係?「我」這意識又是怎樣構成的?這都是普主茲獎得主侯世達教授(Douglas Hofstadter)於零七年出版的《I am a strange loop》一書裏嘗試解答的問題。侯世達認為,人類的腦袋是一個結構複雜的迴路(feedback loop)。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對世界一無所知,甚至不知道有「我」的存在。然而於成長中,嬰兒的大腦每分每秒在收集外界的資訊,整理然後儲存在記憶裏,同時大腦又運用記憶指揮身體活動。我們的意識便是由嬰兒期開始,一層一層地疊在腦海裏。這個不斷跟外界相互影響的過程,便是侯世達所指的「迴路」。

在電影《潛行凶間》,Cobb及其黨羽有闖進他人夢境的能力,他們可以游走於別人夢境,從他人的潛意識偷取有用資訊。能源大亨Saito要求Cobb等人更進一步,要他們把一些商業決定無聲無色地植入其競爭對手Fischer的腦海裏,令Fischer以為那決定是他自己的想法。然而,潛植新思想遠比偷取資訊困難,因為新思想需要配合被植者的性格和背景,否則這個新思想很容易被忘掉。於是,Cobb等人要從Fischer最根本的意識著手。要達至這目的,單單進入夢境並不足夠,他們要進入被植者夢境裏的夢境裏的夢境,一層層地闖進他人的潛意識裏。於最底層的夢境,Fischer所見的是兒時的玩具和他跟父親的合照,那是他最根深蒂固的意識,Cobb等人就最透過改變這個根本關係,讓Fischer的腦袋從潛意識起透過腦裏的迴路一層一層傳遞(propagate)至他現實裏的商業決定。

事實上,Cobb不止一次把意念植於他人潛意識中,他曾把一些思想潛植於他的妻子Mal,最終卻令Mal神經錯亂而自殺。於是,Cobb間接地背負了殺妻的罪名,這沉重的包伏一直埋藏於他的腦海裏揮之不去。每當他於夢裏執行任務時,Mal總會突如其來地出現而把行動拖跨。本來Cobb只打算把些想法植進他人腦裏,可是經過無數次思想和行動的傳遞下,反過來影響Cobb自己。

這就正正是侯世達所言的「迴路」。每個人由出生起一直接觸外界,大腦不斷學習和整理訊息,大腦亦指揮身體行動,從而影響外界。外界其實亦不獨立於每個個體,它是由數以億計的人和其他生物死物組成的,我們每個行動都在影響其他人,他人所作的行動到頭來又會影嚮自己。

問題來了:這個迴路究竟是怎樣開始的?大腦不過是由無數腦細胞組成,它們怎樣化成我們的意識?侯世達未能解析這個迴路的源起,於是以「奇異」去形容我們的意識。《潛行凶間》亦出現類似的問題:夢境是怎樣開始的?其實無從憶起,仿彿整個世界是突如其來的出現。電影反覆強調一個調子「Take a leap of faith」,我們的意識是怎樣開始的?即管信便好了。

廣告

5 回應 to “潛行凶間的奇異迴路 Inception is a strange loop”

  1. hang Says:

    一段有關人腦的TED演講:

  2. 黑人 Says:

    http://www.ourradio.hk/web/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category&layout=blog&id=37&Itemid=123

    有興趣可以聽8月7日
    入面有幾個場境 (水、火、雪)原來都有d意思,第三段後半部有提及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