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諤的貓

2010/10/17

薛定諤的貓是量子物理學的思想實驗。

把一隻貓、一個放射性原子和一個毒氣容器放在一密封箱子裏。放射性原子在一小時裏有一半機會發生衰變而射出一個粒子把毒容打開,從而把貓毒死。在一種說法裏,放射性原子於被觀察前的狀態是不肯定的,所以於打開箱子以前我們不知貓的死活。但問題是,在某一特定時間裏,在把箱子打開始前,在它被觀察以前,究竟那貓是生是死?還是半死半生?

明明貓的生死已定,但外人眼中還是半生半死的,好難受。

(詳情可參見wiki

我想說的,其實是找工作。

容我囂張地說,在美國要找份software engineer一點不難,難就難在我不太知道自己想做甚麼。

諗博士,今天看來,把箱子打開始後,顯然是對極的決定。那天跟老細談未來,他反問我五年後想怎樣,確定長線目標後細節且慢慢商議,我說五年咁遙遠我知鬼。他卻說三年前我第一次敲他房門時的目標很明確,期間用了幾乎最短的時間跑至終點,似乎很易。我心想,那天初到貴境,閣下三唔識七,就當然這樣說。細想下,跟其他研究生的際遇比較,決定諗博士和以後相關之種種,實是幸運居多。幸運地選對了人,選對了題,選對了方法,選對了對手,就可以畢業了。

這一切,都是於事過境遷後才發現。選定讀研究院後,無數個想花想月憂家憂國的失眠夜晚,通通給一筆鈎銷,只剩下那自認為高瞻遠矚的決定。選了一次對的,自不然想下個選擇都是同樣的好。

然而,我從沒有工作過,這輩子絕大部份時間都在校園裏(雖然沒怎麼勤力讀過書),我又如何知道自己適合做份甚麼工作?

在《你揀我揀你》裏我說大部份公司都給很generic工作要求,吾友李某在面書上留言說,generic對我這樣白紙一張的fresh grad來說是理所當然。所言甚是。這也是當下面對的難處。

一天沒開始工作,一天就沒法肯定自己是否合適。雖然,明顯地,合不合適,卻如方太煮餸,從來一早整定。

不過我們在箱子外,察覺不了罷。

廣告

2 回應 to “薛定諤的貓”

  1. Says:

    你好,第一次喺你度留言。每次見到啲有関Quantum physics嘅topic都忍唔住要搭吓嗲。喺Relativity嘅世界,過去現在同未來喺同時存在;而Quantum嘅世界,未來喺無數可能性嘅"世界s",関鍵喺喺決定性嘅一刻,某啲可以掌握或不能掌握嘅因素令人生向某啲方向嘅"世界"前進。所以,所謂嘅未來同時喺已經存在而又未定。

    可能喺某個"世界"裏面,你遇上某啲擦身而過嘅機會做咗第二個Bill Gates;又喺另一個世界度有另一個你因為某啲際遇而轉向不同方向發展…

    Butterfly Effect喺一套以Quantum physics為題材嘅戲,有興趣可以睇吓。

    >但外人眼中還是半生半死的
    應該喺亦生亦死

    >一天沒開始工作,一天就沒法肯定自己是否合適。
    同人際関喺一様,有啲人性格明明喺完全相反,但又做到好朋友。有時候,對住一啲自己明明唔鍾意嘅人同工作覺得好討厭,N年後望番,又會覺得因為經歷過,所以成長咗。

    祝 心想事成

  2. KK Lo Says:

    所以咪有 Agile, iterations, feedbacks & reviews….

    有時又覺得d 職業賭徒講野幾啱聽: cut los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