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0

2011

2010/12/31

目標是找個目標。

廣告

飛飛不停問我

2010/12/05

從東岸回港還沒有一週,又飛回西岸見工。

搵工跟媾女一樣,都是瘦田冇人耕。

西雅圖兩間公司一直不揪不睬,直到跟他們說我已累積夠兩個offers,他們才說「喂你下星期過黎得唔得?」

好不容易夾好兩間公司時間,週五週一各有各見。緊迫得很。上週四零晨六點才確認機票,中午十二點就起飛,好彩科技公司唔睇外型唔睇樣,行李易執,小小的一個拖喼就掂。星期一見完工即閃乘夜機回港。

其實有想過唔見西雅圖的,因為手上兩個已夠吸引。但一方面因為要跟同學鬥鬥鬥鬥,另一方面高人教落大門應長期開敞,辛苦些少都好應該飛多轉多見兩份,知己知彼也知道市場最新情況。佢想要你時,就乜都肯答你。

兩年前在西雅圖見了兩次工,大吃大喝揸跑車,開心都飛起,因為一切都是新鮮的。原本以為今次有整個週末亂走,結果在週日下午我卻躲在酒店房裏寫網誌。走到海鮮市場買了隻兩磅幾的大肉蟹,兩年前覺得是天上極品,今日竟淡而無味。

在港那幾天沒休息好,在壓力抗奮與時差的縱橫交錯下,身體感覺一日比一日差,這趟見工旅程好讓我順手還債。週末呆呆的在西雅圖,大部份時間在酒店大睡瞓,瞓極都仲有,顯然我好攰。

開始fail to keep track of the time,因為見工和offer的原故幾天要跟東西岸的人約時間談電話,加上自己短時間內飛飛飛,生理時鐘也打個亂七八糟。

那天說羨慕別人鐵鳥生涯,有機會我一定要盡量飛飛飛。因為我需要高薪高職高級品搏尊敬。困在跨太平洋客機的經濟客位內,油頭垢面,睡得不好,吃也不好,好鬼辛苦,又極費時。前日朝,貪得意叫了個room service早餐,一舊炒蛋兩塊多士三條煙肉一pat hash brown一壺咖啡,貴到飛起,三十蚊美金,未計貼士;第二朝走落在街角老麥買早餐,五蚊有找。味道幾乎一樣。不禁問,其實我想要甚麼?

得到的,是今日不再害怕大公司的HR,現在可以平起平坐地跟對方週旋。好像打機升級過版。自我感覺良好。

噴左咁多口水,結論還是,如果有機會,我依然會選擇飛飛飛。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