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1

然後突然今秋

2011/01/24

去年十二月的廿七歲生日,我正為自己的生日躊躇,事關每年雷某都破費給我送生日禮物,可是這一次,我想不到自己想要甚麼。

陀飛輪可算是年度之歌,霎眼廿七,正中心坎,每每提醒自己時日無多不要偷懶,宏願縱未了奮鬥總不太晚。

當下的我,一切都不缺,除了錢,似乎甚麼都有。

然後某日在電郵裏收到今年的生日禮物:

感動得落了半滴眼淚。我收過電話收過PSP收過iPhone,歡喜之餘,難免多少怪責雷某亂花錢——如果我覺得東西值那個價,肯定一早買左。

今年的禮物,卻打從心底高興,高興得不去批評NGO高昂的營運費用。哪怕六百二蚊的口服鹽,七除八扣後,到頭來只有百二蚊落到世界某個不幸角落的兒童手上,也比花在自己身上好。

高興,是體會到自己的幸運,是興幸自己一切都不缺,是終於領會到施比受更有福,是因為有能力付出才是福氣。

近來諸事順利得難以置信,常在反思比較今日之所得,與昔日之所憂,只感自己幸運之極。

寫下這篇,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記。

蠢蠢的三打七

2011/01/02

見工面試,是個「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的過程,勞資雙方都付出面試時間的機會成本,我在燃燒自己有限的青春做面試的準備功夫,前後連交通時間可花上幾天,面試官也花上數十分鐘的時間見我。大家的目標都是透過這個近距離接觸,為自己找個最佳配對。利之所在,我當然盡力表現自己。問題是,有些時候面試官表現差劣,完全在倒自己公司米。

上佳的面試過程,是雙方腦電波相近旗鼓相當,面試官亮出真功夫考我時,我可以順勢反擊幾下,就像悟空布歐的決戰,或者是林丹李宗偉的球賽,互相切磋較量之下快樂不知時日過。如果面試過後,我仍然跟他滔滔不絕,我自不然會想跟他工作,亦會被那公司吸引。

然而現實沒那麼完美。試過面試官毫無準備,求其問了條大學一年班也會答的問題。我心裏即現疑惑,我堂堂專業人士,閣下問我這樣顯淺的問題,是因為覺得我能力應付不足?還是貴公司不需要應付複雜問題?抑或因為面試官的能力不及?

姑且讓疑點利益歸於面試官,為免閣下認為我的能力不足,我遊花園地回答,儘量把一些不太關係卻十分有趣的東西放進答案裏,希望面試官跟我一樣,都是個喜歡「玩嘢」的人,只礙於大大公司的繁文縟節下,不得不問那些小兒科問題而已。

可惜那次面試官不為所動,只呆了呆,看似不理解我的答案,又不好意思細問以免露底。見此,我還可以對貴公司有甚麼期望?貴公司的員工這樣木納,我也不想工作在這樣的環境。要不是出於禮貌,我幾乎想跟面試官說,無謂再互相糾纏浪費時間,雖然我知貴公司一定請我,不過還是算數吧。

或者有人會認為我這樣很囂張自大無禮目中無人,但我卻覺得這才是個求職者應有的態度。只是互換角色。我把自己的青春投資在貴公司,自不然對貴公司有很嚴格的要求。如果貴公司真的希望我加入,是否應該花點時間和心思去吸引我?安排一個悶蛋跟我面試,根本在倒自己米:要不然你覺得悶蛋跟我相襯;要不然貴公司全是悶蛋。

所以,各大公司在招聘員工的時候,好應該仔細安排考慮進行面試的人手。因為於求職者而言,幾位面試官正正代表了整間公司的員工。如果面試官是個蠢蠢的三打七,又何能吸引人才?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