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1

坐立不安

2011/02/14

最近常在總站上車搭地鐵,眼前滿是一排排的空空的長椅,我問自己一個問題:究竟我應不應該坐?

我是個電腦人,工作時除飲水如厠外,絕大部份時間坐在辦工桌前,雙腿從不費力。於是在地鐵列車上是坐是企,分別不大。不選擇坐下的主要原因,是覺得總有其他人較自己更加需要座位,反正自己年青力壯,多站十幾分鐘毫不礙事,那就把位置留給別人罷了。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抱著同樣的想法。常見地鐵上老人家孕婦顛顛倒倒吃力地站著,面前卻是坐著幾個四肢發達正在專心打遊戲機的青年。心裏不禁道出句《無間道2》的經典對白: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我在想,如果我正坐著,眼見面前有需要的人,我必會讓座。可是,倘若我在登車時放棄了座位,也等於放棄了後來讓座的權利。日後眼見不公義的事,如果缺乏資源,又何能挺身而出幫助別人?見前的位置,如果我放棄了,反正遲早會有其他人霸佔的。而其他佔據了坐位的人,又未必會用得其所。重新審視最初讓座的理由,也就不再站得住腳。

我自信比普遍人能更有效地(或更公義地)分配資源,所以,結論是當望見地鐵有位時,好應該當仁不讓,先把座位佔據,好讓有需要的人出現時,方把資源拱手讓出,無謂由得它們落入不當的人手裏。

把問題推而廣之:假設我是個心地善良、樂於助人、希望公義得到伸張的人。當看見社會上出現一些有限的資源,自己又可以合情合法地取得這些資源時,那我們應否考慮自己的需要?又應否考慮社會上是否存在更有需要的人?

我選擇放棄資源的原因,是我想把它們留給更有需要的人。但問題是,我怎樣做才可以保證資源落到他們手上,而不是被打遊戲機的四肢發達佔據?資源,就如地鐵上的空椅,如果缺人管理,很容易會用得不得其所。為了令資源妥善分怖,先決條件是有分配的權力,其中一個最容易的方法,是把它們先據為己有。總站裏地鐵上的空椅,為了列車乘客未來的福祉,我還是自己先坐好。

當然,上述的討論,只把問題簡化為「坐或不坐」的二分問題,其實欠缺了第三條出路:把資源讓給比自己更有效管理的人。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