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11

為甚麼上班不能睡?

2011/03/28

諗研究院很自由,學系終年長開冷暖氣,並有提供沐浴設施及供應無限濃縮咖啡。研究生甚麼時候來,甚麼時候去,甚至不來也不去,都沒有人管。前提是:閣下的研究進度令人滿意。

於是乎當研究生就成了世上最自由的工作,因為做研究這些虛無飄渺的事情,不容易管,也不能管。我常在辦公室裏發呆,遠眺窗外旳美麗風景,有時導師路過不禁揶揄一番。不過,我可以大條運理跟他說:我發呆因為剛才想東西想得累了;又或者:表面上我在發呆,其實在我在思考。反正發呆和思考,都是坐著不動。

畢竟一個人每天用腦的程度總有個限度。最近在埋首寫畢業論文,一改以往率性的生活習慣,變得作息有時,才發覺原來每天真正工作的時間少之又少。我每天睡九小時。我有這麼充足的睡眠,這麼穩定的生活習慣,每天才能集中精神認真工作四小時,其餘的時間,大多是在行屍走肉。並且,就算我工作整整八小時,品質也不能保證會比四小時好。

所以,我不能明白,傳說中超高工時的工作是件怎樣的一回事。聞說做投資銀行對沖基金的,一星期工作八十到一百小時。就假設年終無休地工作,每日也起碼要幹上十二三個小時才達標。又或者,時常在報紙雜誌讀到一些日理萬機的名人訪問,他們都愛標榜自己清晨四五時就起床,然後一直工作至傍晚。這是我不能理解不能體會的事。連續十幾小時的工作,他們會覺得累麼?如果累,他們會因而作錯誤決定嗎?如果不累,他們的腦袋是怎樣構造的?

又或者,退一步,八九小時是正常的工時。但這也不容易。曾經做過三個月暑期工,午飯過後飯氣必定攻入五藏六府,腦海裏滿滿是聞一多的名句:也許我要睡一睡。當然,四週同事都在似乎精神奕奕地努力工作,我也只好對著瑩光幕敲著鍵盤扮認真,心底不停希望時間過得快些,捱到放工時間就好。我常在想,究竟這個身在曹營心在漢狀態,身在中環心在床的思緒,勉強要留在辦公室究竟有甚麼作用?

有人工作效率高,卻要多睡;有人效率低,但不喜歡睡。把工作目標定下,讓員工自行完成就好。為甚麼在辦公室裏不能睡覺?為甚麼要死死地訂下上下班時間?為甚麼不能相信員工有自理的能力?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從文字認識你

2011/03/25

這個word cloud好好玩:http://timc.idv.tw/wordcloud/zh/

圖中是敝博出現最多的詞語。好準。

所以話,我一向覺得世界應該係圍住我來轉。。。

如果有人唔google都知「從文字認識你」既出處,我地就係朋友。

近來閉關寫畢業論文。

書讀得少。諗頭也少。所以無野好寫。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