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1

離時代遠遠沒人間煙火

2011/04/06

二月中從香港回到羅德島,準備畢業的繁瑣事情。主要是寫畢業論文和做論文答辯,和一干雜事。一切都要在五月中前完成,時間一定夠。

寫論文不過是個漫長而機械的工序,有趣的研究成果一早發表過,把它們copy-and-paste過來就成。問題是,三個月悠悠長,做甚麼好?

可以多見幾份工,上次給人徹底擊倒,後來的兩個月,我認真地讀了點書,認真地跑了些數據,雖然還是不會Ito’s Lemma,但有機會多謅兩句。

可以再跑多些數據,最近看信報研究部幾篇文所提及的基本策略,其實都可以試試,在我所有的數據做些back-testing。

可以休息一下,美國這麼大,空間這麼多,行山遠足地點又多又方便,梗有條trail喺左近。那不如在正式投身職場以前,放個長假休息一下,遊山玩水。

卻選擇了繼續做研究。我的研究範籌有個專門的學術會議,過去四年都有我的論文,頭兩年是扯衣尾的,後兩年是自己的成果。時常想,如果連續五年都有文出就超勁——由我心怯怯地初到貴境,至我昂首闊步地離開,都陪著我走。

至上星期,論文寫了足足一個月,悶死了自己半條命,望著自己那又長又臭又不堪的英文,才悟以往之不諫,書到用時才恨少。突然很懷念做研究的感覺。很懷念坐在辦公桌前,對著一大堆數據,死砌爛砌,死諗爛諗,死試爛試的感覺。見論文寫得六六七七,要在死線前完成合該冇問題,於是我又一頭栽進研究那浩瀚的深海裏。

進度不賴。一星期的努力工作,有了些成果。再加上幾個沒發表過的小結果,應該夠料。跟老細開了十五分鐘會,是四個月以來首個會議,決定出文。

有說,我們的行為,完全反映自己取捨。

取研究而放棄搵工搵錢搵開心,顯然我覺得研究好玩,因為可以跟人比拼,亦因為可以跟老細寫文,跟他寫論文無比好玩,我寫完一稿,他略給意見,我重寫,他自己再重寫一次。每個iteration的增減改變,都可以側看他怎樣盡量把論文放到最有利的位置,有時甚至覺得「嘩你條粉腸寫到咁矛都得⋯⋯」當然,這是我跟他臭味相投的原因。

另,是因為在研究院的時間所餘無幾,工可以慢慢搵,錢也可以慢慢搵,假也可以慢慢放。文,卻不能慢慢出。因為,我很可能不會在學術界發展。因為很多教授大多數時間都花在找經費上,餘下做研究的時間所餘無幾。我只喜歡做研究,我只喜歡坐下然後猛烈地思考。與其辛苦四圍飛寫計劃書找經費,我倒不如搵真銀。

我敢說自己的研究毫無實用。四年的研究院生活卻是快樂無比。離時代遠遠沒人間煙火。時間夠了,餘下的日子,要好好珍惜。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