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容易,輟學又何難?

2011/07/11

每隔一陣子,在報紙上總會讀到這樣的新聞:大學資助委員會公怖近年資助的研究院學位數目,與及畢業生人數及其出路,然後有議員或學者指出研究生的輟學(drop-out)比例偏高,於是建議政府加強對研究生的支持,確保他們可以順利畢業,並加強就業配套,免得浪費學額虛耗社會資源。

讀畢總不禁莞爾,似乎政府撥款支持研究,是為了讓研究生畢業,拿取學位然後搵工為最終目的,而研究生中途輟學卻是天大的惡行。

但令筆者不惑的是,究竟讓研究生順利畢業能帶給社會的益處又有幾多,碩士博士文憑對工作又有甚麼關係?如果研究生自覺不適合念研究院,讓他們早日輟學投身社會,是否一個更合乎效益的方法?為甚麼硬要讓他們磨爛蓆地做研究寫論文,以換得一紙文憑?以輟學比例去理解研究院的成就,實是古怪。

數年前筆者在美國進入研究院,第一天新同學全坐在講堂裏,教授叫我們認著坐在左右的新朋友,因為跟據歷史數據,兩年以後,這批新臉孔裏,有超過一半將會因著總總理由而離開。教授們甚至跟我們計數,指出若為他朝高薪而進研究院,是個千錯萬錯的決定:博士和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和日後增幅之差距,絕對禰補不了幾年在研究院少賺的錢。建議我們如果只為了人工,不如早早認真打工去。

事實上,在一般的大學,要取得博士學位其實不難。以筆者的觀察,畢業與否,跟智慧高低關係不大,如果肯待上一段長時間,研究生總能畢業。問題是機會成本超高:閣下是否願意犧牲而己。平均而言,修畢博士學位,要花上五六七年時間,每週工作超過五六十小時,然而酬勞僅能糊口,重要的,更是研究經驗對求職未必有幫助,心理壓力更來自同年紀在社會工作年年升職加薪的朋友。若非本身對研究充滿熱誠,認為做研究帶來的喜悅,遠超所失的機會成本,念研究院絕不化算。

跟筆者同年進研究院的朋友,很多早已認清方向,投身職場,他們選擇離開時,我們總會為他們高興。教授的開場白要新生們早日認清方向,無謂磨爛蓆以換一紙文憑,虛耗學生青春,浪費學系資源。輟學比例之高低,跟研究院的成就,實在毫無關係。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一個回應 to “畢業容易,輟學又何難?”

  1. 飛蚊導彈 Says:

    不但是議員或學者,全香港的人對"輟學"非常敏感,而且反感.
    從幼稚園到研究院,家長和僱主都下意識的認為,
    輟學是學生能力不足,而不是志向不同.
    在香港,輟學的學生被認為是失敗者,令他們在求職時處於劣勢.

    更甚的是,對香港大專界來說,研究生輟學比例之高低,
    竟然跟研究院的成就大有關係,研究生畢業率更會被大學用作宣傳.
    跟家長和僱主不同的是,
    大學/教資會認為研究生輟學是研究生導師(“老細")指導不力,
    所以會以"扣減來屆收生學額"來懲罰屬下有研究生輟學的教授.
    (我不清楚這是個別本地大學還是教資會的政策,但是確有其事)

    所以,香港的文化和心態,不但是鼓勵研究生磨爛蓆,
    更是強逼他們磨爛蓆.所以所謂"偏高"的輟學比例,
    像對歐美大學來說,可能已經是"偏低"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