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1

走堂

2011/08/21

筆者跟幾個同校的師兄弟,中學以後各自修行,循着不同的途徑,今日在美國矽谷不同的科技公司嬉戲遊玩。

我們每人各有所長,背景不同,人生目標亦相異。不過,大家的共通點是:在中學時代曠課缺席日數極多,沒有花費太多時間於課堂功課考試上。在其他同學為公開試那三幾個優等成績努力時,我們卻把精力專注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我們犧牲的,或許是公開試成績表上的幾分;我們所得的,卻是贏在起跑綫那半步。

這正正是暢銷書《Outliers》作者Malcolm Gladwell提出的「贏在起跑綫」和「一萬小時法則」。前者指在大多選拔制度下,同齡的小朋友中能力佔優者,會獲得額外照顧,從而增加他們與能力稍遜者間的距離;後者指若一個人要在某個領域有傑出表現,先決條件是花上一萬小時練習研究。微軟的Bill Gates還沒上大學已玩上一萬小時寫程式,他唸大學時自不然對電腦科技有充分認識,也察覺到其他人對電腦認識缺乏,才能擁有毅然輟學哈佛的勇氣。

問題是:哪裏來那一萬小時?筆者唸中學時,有幸享受隨意曠課的「權利」,得以把時間投放在對我來說更有意義的活動上。高中預科幾年,時間積累下來也有兩三千小時吧。

但最近每見報載「新高中恐慌暑假補課朝9晚8」,就不禁為莘莘學子而神傷,寶貴青春就此浪費在課堂裏公開試上。即使假設公開試的好成績對個人前途有正面影響,但是,根據定義,能考第一的只有一個人,而且受邊際遞減效用所限,多花一倍時間讀書並不能把成績翻一番。

如果一個學生清楚自己多花一倍努力讀書,亦沒可能贏在公開試的起跑綫。那麼,強迫他每天上學讀書,是否有點不切實際?如果讓他把精力投放在研究其他東西,是否更合乎效益?我們常強調要「贏在起跑綫」,卻往往忘記了社會上其實有很多很多條起跑綫,公開試不過是其中小小的一條而已。

當下的現實是:很多學生把自己的寶貴一萬小時全花在公開試上,千辛萬苦在終點裏還困在芸芸人海中間。既然如此,何不另覓他徑,把精力投放在其他人煙疏落的跑徑裏,說不定三爬兩撥,就能闖出新天。

(Thank you wlwong for the inspiration)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一零一公路

2011/08/16

是聞名於世的加州一零一公路。在地圖右邊,由三藩市一直插到底底的聖荷西。它有名,是因為兩旁孕育了無數改變世界的科技公司。

五年前,中文大學電腦系以極優秀的成績—Cumulative GPA 3.2x—畢業。大學研究院沒我份。心儀的工作也沒我份。我躲在馬料水的山頭裏,心裏年年月月朝朝暮暮地構想,究竟怎樣才能到太平洋的彼岸,在有趣的科技公司打工。曾經,盲目到望晚空等黃昏,竟想過不如到灣區再做個本科生,重頭來過。

那時,我晚晚失眠。

五年後,我每天路經一零一公路番工,在細數兩旁的科技公司。這就是十幾年前開始玩電腦時,電腦新聞常常介紹的矽谷。這裏,銀紙每秒鐘幾百萬地印出來,然而辦公大樓外卻是suburb的一片寧靜。

從前的願望,從前朝思暮想的盼望,可能是爆燈的短時間裏實現。有時候會羨慕甫畢業就有美國研究院offer的,他們好像少走了彎路,行得頗快。

不過望下自己的死款,以我這樣好懶醒愛理不理的性格,乾乾淨淨優異模範的straight-A跟我一定無緣。今天能趕到這一步,算是執到,也實在無可挑剔。

唯一不足的,是我仍常常失眠。

港交所網故障,我想到的是⋯⋯

2011/08/10

有得揀才是老闆

2011/08/02

三週前,廿七歲半,終於上班,做第一份全職。

第一天,人事部跟我說:我們還沒有給你安排工作,這星期會給你幾個面試,你也可以在公司網頁裏找找工作,下星期再算。

公司規模頗大,有人種田,有人打魚,有人劏牛,有人炸雞,有人煮飯,有人餵豬,有人堆肥,諗到既都有,諗唔到都可能有。打開網頁,好鬼多team請人,就是沒開我果範。

進入這大農場工作,某程度上,是離開了我的comfort zone。跟之前四年在研究院做的,幾乎零關係。

後來見過四個經理,各管不同部門。第一次見,就是經理自介一次,然後傾傾計。合心水的就再找經理的幾個手下再傾。

傾過,明白到其實他們不過是要找人揼石仔。背景不重要,學歷不重要,肯出力就好。

也就是說,宜家輪到我揀:究竟我喜歡揼哪種石?

又或者說,有得揀你先係老闆。又或者,有得揀就最煩。

煩就煩在我怕日後後悔今日的選擇。常把工作上的選擇比喻為投資:我投入自己的青春,當然望有高回報。

問題是,應該怎樣揀?應該怎樣evaluate面前咁多種石仔。

我怕他朝後悔,只求當下出盡奶力。

經理之所以為經理,就因為他們吹得,因為他們喜歡遊花園。他們轄下的裸蓆都是大農場的主要業務,沒了他地球就不會轉,所以好重要,所以好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所以,經理的話不能盡信。

某高人曾跟我說過,自己轉工前,晚晚唔瞓做due d,盡爬背景資料。

於是,我幾個晚上把幾個裸蓆幾年以來的會議紀錄演講概要開發日程人員背景都約略爬了幾次,雖然看得一頭霧水,但總好過冇。再約經理手下們傾傾,補回空白資料。

分析過後,面前的石仔,有低風險低回報,有中風險中回報,有高風險高回報。我傾向後者。

最後,我問那經理:點解你覺得呢個裸蓆兩年內唔會摺埋?

其實我不太在意那裸蓆會否摺埋,worst case不過是我再去搵工。只是我想知他的回應而已。

盡了自己所能,evaluate遍面前的選擇,他日應該無悔。

而我,就在這大農場內,開始了堆肥的生活。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