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1

名字何價

2011/09/16

在大農場兩個月,轉變幾大。說實的,番工,不是好好玩。

還是會懷念在研究院的日子,那一段吃喝拉睡都沒人管的時光。某星期不在狀態,就躲在家裏打Mario Kart;某個週末殺得性起,便把吃喝拉睡擠在一起,再把研究結果猛擠出來。雖然,敢定世上對我的研究有興趣的,十隻手指數得完。但是,研究成果終究是自己的。論文標題下Justin Yip兩個字,可抵萬金。

大農場有幾萬人,在云云種花種菜種金的選擇間,我特意選了個高風險的小裸蓆,因為希望能看見自己。縱是如此,感覺還是幾悶。沉悶在於裸蓆跟自己太過detach,或得或失跟自己關係不大。是青春和糧單的等價交換。他朝有幸成功自然是上頭的高瞻遠矚,不幸失敗裸蓆無聲結束我們也不過是大農場戰略部處之一粒小小棋子,君不見SJ的patent list上也有無數未曾見光的創意嗎。

從前,研究的點點滴滴,無時無刻都出現於腦裏,我敢說我很喜歡做研究生,我敢說我很喜歡做研究,因為所有成果,都是我(和我老細,當然)的。現在的工作,detach得我可以在上一零一公路以前,就忘記得一乾二淨。假設其他因素相等,我喜歡哪份工,顯而易見。

老細即將跳糟,從前歐洲,現在玩悶美洲,下年到澳洲玩。

問我跟唔跟,三年內只消一句應承,一定有位俾我。當然有十萬個心動。

不過一諗到錢,曾經何時說過錢不重要,現在卻體會到兩週一現的糧單確令心裏踏實。

飛過澳洲,我可以繼續擁有自己的名字,犧牲卻是起碼三四成人工。

每想至此,還是作罷。在這一刻,我想搵錢。

所以,自己個名,真係好貴。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