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1

但求天天天氣好

2011/12/13

又到年尾。

一年來,轉變幾多。

上星期出糧,找埋卡數,發覺戶口終於有像樣的數字,成世人,第一次擁有六位數字(港幣)資產。終於大個仔了。

一零年的下半年,一直為自己的前途徬徨,收到幾份聘書又不知所措,畢業在即但茫然面對前路,卻在馬料水大學懶有經驗地幫舊老細指導碩士生。都是新鮮的經驗,至今仍歴歴在目。

一年過去,業已畢,徨已徬,苦惱都過去了。

在大農場的頭兩三個月,確很不慣,終日在公司無所事事,夠鐘就走,感覺很浪費時間。幾個月又過去,上星期被掟到紐約執屎,抵埗後對家才告訴我:其實要爬入水牛的大腸裏找屎……難度乘五。同事安慰我說,唔緊要的,最多遲幾個星期才交貨……

壓力幾大,都是自己給自己的,冇奶油衰俾人睇,有危就有機,自進大農場以降最辛苦的一週,苦戰至星期日晚上,還是把屎執好。像打機又過一關,似是向同事証明了自己的能力,感覺幾好。

所以說,對當下的生活都很滿意。至少,沒有後悔選大農場,也沒有後悔選現在的team。

面前的機會,有得做都盡力做。

只求下年年尾為自己埋單算賬時,問心無愧。

方太煮餸

2011/12/07

小時候常覺得人定勝天,於是嘗試做過很多能力以外的事情。

漸漸,覺得很多事都是整定的。性格決定命運,生理心理質素也決定了事業。

五音不全,注定做不成陳奕迅。

四肢簡單,注定做不成李宗偉。

有表達𥕞礙,注定做不成原復生。

缺冒險氣魄,注定不是創業賣盤的主角。

長久以來的失眠問題,或者意味有些工作是off-my-list的。

去年畢業找工作,曾經想跟紅頂白,做隻無腳的雀仔,要過鐵鳥生涯,要飛飛不停問我,總之有得飛就好,最好每週起碼做八十做鐘,這樣才顯得我勁,才顯得自己與眾不同。

最後卻作了最容易的選擇,做科研公司。

快半年,在大農場幾好,同事夠勁,又不太辛苦。作息時間跟研究院時一樣,晚晚睡八九個鐘,瞓飽才番工,吃飽才開工。結果穿了幾年的牛仔褲和皮帶都縮水了。

有時會想,如果我去年選擇做飛飛的工作,或者是超長時間的工作,今日又點會?會否如現在的開心?

這星期,大農場掟我到紐約執屎,我名乎其實做了以前應用文所學的詞語——執事先生。

兩星期前決定的,開心了幾天,因為又有得飛。還毅然決定飛紅眼,晚上睡在飛機,落機便開工。

瞓得好,尤自可。人往往忘記自己的缺點,高估自己的能力。

在飛機只睡了三十分鐘,手上的小說講到天龍寺鳩摩可大戰枯榮大師,太好睇。結果奶野。朝明五點半落機,番到公司水靜鵝飛。

第一天在紐約開工,行屍走肉一樣,只發現屎比想像中複雜,第一個決定是改回程機票。早段子跟朋友吃飯,笑談公幹的第一誡,是要多帶底褲,果然一語成讖。

chur了一天,堅持到晚上八點幾才番酒店,只希望一覺天光。

結果,睡了四個鐘便眼光光,懊惱唔知朝早點算,然後在床上寫了這篇文。

容易失眠的,確不適合飛。

似乎,我可以選擇的工作,如方太煮的餸,是整定的。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