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2

hi-tech揩野·low-tech撈野

2012/04/16

在矽谷工作,最令人困惑的,是自己的薪金和待遇。從研究生到軟件工程師,薪金跳升幾倍。我不理解自己何德何能,值得逗那份糧,甚至廣義一點來說,我不理解整個科技行業今天高昂的價值。

近年科技業再闖顛峰:蘋果公司在幾個月間巿值上升了一千億美金;估值幾百億美金的facebook即將上巿;十八個月大只有十三名員工的Instagram剛被facebook以十億美金收購;網站dice.com去年發表報告,指矽谷科技從業員的平均年薪達十萬美元;早前facebook到中國大陸聘請軟件工程師,年薪更可達二十萬元,另加綠卡;上週華爾街日報引述一項調查報告,認為軟件工程師是二零一二年的最佳職業。

以上數字,全憑記憶,不過朋友間開口埋口便是這些話題,我肯定超碼八成準確。事實上,以我觀察,在矽谷,年薪十萬美元的軟件工程師極之普遍,相對美國家庭平均年收入五萬美元,於一個初出茅蘆的打工仔來說,年薪十萬是個可觀的收入。

但是,令我困惑的,是我憑甚麼可以得到這樣的收入?我相信,在其他行業裏,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樣,每天付出無止境的勞力與腦力,我憑甚麼可以賺得比別人多?是因為歷史的偶然,自己幸運地趕上這趟科技熱潮,在雞犬皆升的同時我的收入亦隨之提升?

曾幾何時香港的製造業輕工業養活了好整代人,以福特和通用汽車為代表的美國汽車製造業四五十年前成就了一整代人的美國夢,我不知道,現時正是美國經濟火車頭的科技業,又是否另一個歷史重演?今天趨之若鶩的科技行業,十年廿年後又會否衰落?我今日所享受的優厚待遇,能否持續到永遠?

當然,話雖如此,科技行業總算是個level playing field,是個很公平的競技場。我於前文說過,近年科技公司請人都不著重學歷,只要求職者有特殊成就或優秀技能,就得面試機會。一切是有能者居之,身家學歷背景國籍毫不重要。從這個角度看,科技業是個任何人均可參與的行業,不如醫生律師會計師每年有限額專業資格,沒有任何制度或政策有阻礙其他人搶我的飯碗,既然公司在幾百萬個求職者中選上我,那就是說我的薪金是個公平市場價值。我既然在幾百萬人裏脫穎而出,人工高自不足為奇。

問題是這趟科技浪潮會何時完結?完結時,我又能否做好準備,回復成一個收入平平的打工仔?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