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2

誰能避免講錢 錢呀錢呀 缺錢不可以

2012/06/24

自離開研究院,投入職場,在科技公司工作將近一年。跟很多打工仔一樣,我開始關心升職與加薪的問題,兩者息息相關,互為因果,我卻想不通哪個較為重要。

一如大部份公司,晉升與否,視乎閣下的工作效率和際遇。朋友因緣際遇地在產品的始創階段時加入一個三五個人的團隊,後來那產品水鬼升城隍,團隊的人數以幾何級數暴增,朋友亦順勢飛黃驣達。

不過早一段時間,我的工作上出現了一些轉變。 科技公司突然決定中止我原來的項目,於是團隊所有人都要轉到公司其他項目去。這些事情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在環境轉變速度極高的互聯網行業,類似的事情屢見不鮮,一旦執行速度降低,就無以保持競爭力。

這個小意外,卻令我對自己的薪酬待遇令有體會。在這個項目裏,我投資了大半年的青春,所希望的就是自己跟項目一齊飛上枝頭,把升遷加薪都繫於這項目的成敗裏。當被知會公司準備取消項目時,我苦惱了一段時間,因為這件事故必然會延遲加薪、花紅和升遷的進度。

我嘗試分析苦惱的原因,究竟主要是因為名譽(升職)或因為利益(加薪、花紅)?

先說利益。我在前文這過,近年互聯網工業又再熾熱,連帶軟件工程師的薪金亦水漲船高。跟據統計,矽谷軟件工程師年薪為十萬美金,而且,這只是個平均數而已。我為自己計過數,就算交過稅儲了錢,餘下的還頗為可觀。換而言之,假設購買力不變,如果可以把現有的待遇持續到退休,於我是可以接受的。反正,提高了的薪金,對於我的生活質素,不會有多大改變,我實不應為自己用不著的金錢而煩惱。想通這點,心情頓時輕鬆不少。

然後考慮名譽。升遷,某程度上,是反映我這個員工表現的成績表。有機會升職,那理應代表公司認為我有能力去處理更重要和更宏大的事情。如果一個人長期冇職升,可能是他力有不逮,亦可能是人緣態度不佳,這個訊號不多不少總代表著一些事情。反過來說,當一個人有機會連升幾級,那多半代表他有些本事。

早幾年我踩盡油門,要較其他同學快,三年零八個月完成(通常需時五年的)博士課程,亦只希望別人覺得我醒。同理,如果我能夠以較其他人短時間升職,也能夠我沾沾自喜。再加上,如果我「升得快」,能力被公認,工作機會(及帶來的其他利益)自不然滾滾而來,長遠而言才是重要的事。

項目被取消,短線裏對薪金與花紅的影嚮實無傷大雅,但升遷進度難免受阻,感覺像「輸左比人」,想來是主要令我苦惱的因由。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