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你跟我比鬥已極平常

2012/11/06

出差到蘇黎世,竟然遇見來自澳洲的啡大同學O,原來她在那裏的萬國研究所做煙腸。跟她吃了一個廿幾蚊瑞士法蘭西的brunch,談的都是研究院的人和事,像回到漫山秋色遍地黃葉的啡大校園裏。

O同學第一次投稿,便得了最佳學生論文獎。是幸運也好,是榮耀全歸老闆也好,林峰的亞太區最受歡迎男歌手到底也是個獎,是CV上好好看的一行。那年我剛剛上研究院,好生羨慕。

才子博客E,跟我同期離港讀研究院。他去英倫,我去新英倫。期間,常見他在臉書上狂言:獲提名最佳論文獎。那時候,我心想,遠眺那顆星,你不過被提名而已,我一定比你早得獎。

於是我努力了好幾次,壓力積累下失眠了好多好多個晚上。雖然研究結果不賴,開會時人人識我,可是畢業時,還是希望落空。獎項曾更落在比林峰更無厘頭的人手上。期間,如果我沒有記錯,這位才子已名正言順地獲頒最佳論文獎。

最後一個機會,是研究組織一年一度的最優秀博士研究獎。為此,我花了個幾月重整論文重跑數據,再花兩星期寫extended abstract,唯望最尾一棍會扑中,攞番個尾彩。

豈料,今年的參賽者異常優秀,換著我做選舉委員會,也不會揀自己。本年的得獎者C,零九年我便注意他的存在,學術會議上他是怕怕醜醜的一個人,幾年來卻發表過不少賞心悅目的論文。他的論文導師,正是同學O的舊舊舊老細教授P,題目一大部份是同學O五年前得獎論文的無限延伸,教授P亦因此獲得一個要穿西裝上台的大獎,實在是輸得抵。

當然,也考慮過工餘時,繼續從前的研究。不過,自己不材,不如尊貴的鍾樹根議員,擁無比魄力,有能力在繁重的議會工作上,抽時間做博士研究;亦不如博學多才的葛佩帆博士,在百忙之中,毅力非凡地花九年光景完成博士論文。鍾葛二人乃係香港之光,小弟實自慚形愧,無地自容。

所以,最佳論文獎,在我的世界裏,從此收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