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2

不想努力做奇葩

2012/12/16

近年,全球高等教育出現學位量化寛鬆,將來大學生(甚至是研究生)的優越性不再,以致學位的溢價大不如前;同時科技公司開始直接在網上進行招聘活動,於是,數月前我在本欄下結論,指莘莘學子與其花氣力和學費去換張(未必有用的)學歴,倒不如利用龐大的網上資源去宣傳自己。

文章刊出後,引來不少朋友網友在網上網下的批評,指這些「非正途」找工作的例子,都是萬中無一的,只適用於較有冒險精神的求職者,還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這只亦限於極重視創新速度挑戰傳統的互聯網科技行業。對於一個普通的學生而言,還是正正經經的努力讀書上大學搵工,方是正途。

我自命不凡,對這種說法不以為然,康莊大道實非我輩樂走之路。不過,最近一些切身的選擇,也令我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內子隨我赴美,她百無聊賴,總得找些事幹。美國是個頗為自我的國家,對外間的東西都不太認可,她所擁有的中文大學商學院的畢業証書,在美國找(適合大學生水平的)工作不太管用。當我重新審視自己當日認為學歴文憑沒用的豪言壯語時,也確切體會到,原來在使用網上資源找工作,並不適用於所有人。

我有兩個選擇:讓她去盡量找份工作,或者,真金白銀付幾萬美金學費,讓她先讀個碩士課程,然後再找工作。我近乎本能地選擇後者——還是先拿個專業資格比較安全,縱然我清楚知道,找到工作與否,跟她所諗的碩士課程無必然關係;日後的工資差距,亦未必能填埔學費和當中的機會成本。

這個選擇跟自己從前的說法大相徑庭。我嘗試找出反對她重返校園的理據,但是,除了肉赤學費外,別無原因。在知識就是力量的世界大潮流下,取得專業資格的感覺比較踏實;碩士課程本身也構成短期的反饋回路,讓她較容易地融入美國的陌生環境;我也怕多年後她會埋怨我沒給機會而使她困在谷底,讀了個學位日後反而冇得賴。

在這切膚體會下,我理解為何香港人人都跑去讀書拿文憑,追尋安逸穩定的感覺畢竟是一類人的天性,交過學費實實際際得張文憑,也容易向他人交代。那些羊腸小徑,還是留待那小部份夠薑的冒險家做罷。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這十年來做過的事

2012/12/12

二零一二·一二·一二。我廿九歲。

Concert YY片尾曲是《給十年後的我》,二月以來在youtube在itunes重覆了千次百次,我三省吾身問自己「這十年來做過的事能令你無悔驕傲嗎」。

十年前模模糊糊闖進馬料水山頭上大學,十年後跌跌踫踫竟然來到美國打份絕世好工,回想十年來做過的事,失敗遠多於成功,但到頭來,大概沒有幾件令自己後悔。後悔的,大概是自己沒膽色嘗試的事罷。

整輩子最勤力的是這個時候了,每天在想怎樣把每樣工作做得更好,怎樣分配時間在值得的人和事。開始工作後,我終於有能力賺錢,才確切地意識到金錢之重要性,那份按時出糧的安穩感覺,看見每月強勁的現金流,便很怕缺錢,便只有更勤力學習工作。

離開研究院,投身職場,換了一個世界。我學會柔軟身段,我學會放別人在前自己在後。在公司仰望他人,觀察他們的言行舉止,處事技巧,我問自己,如果我是他,我怎樣應付同樣的大小事務;我問自己,十年之後,我又能與他們一樣披荊斬棘日理萬機嗎。

朋友說,三十歲打後,才是遊戲的開始,也只願自己無悔地玩過下一個十年。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