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3

葉問在風中打轉

2013/07/14

我在研究院和科技公司待了幾年,發覺問一條好的問題十份重要。問題的對象,可以是台上的講者、上司或論文導師、同事朋友、甚至是自己。問問題有兩大目的,第一是求知,想知道對方的見解;第二是想表現,想對方記得自己。問問題的難度,在於怎樣問得正中好心。問得膚淺,旁人會覺得我無料到;問得高深,對方未必有能力應付;更甚的,問題本身複雜交錯,又或者自己對問題了解不深,連怎樣問題也能清楚表達。

話雖如此,世間上有條問題,既百搭又無敵,怎樣問也錯不到哪裏。可以是問自己的,也可以問老細的。問自己,有助釐清自己定位和方向;問老細,可用作討價還價;無敵之處,更是這問題可在毫無背景資料下照問如儀,而故作高深。

這個問題是:從這過程裏,我(們)可以學到甚麼?

先說問自己。有句老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工作上有太多事情超越自己能力範圍,每個範疇都有機會受外力影響,苦心經營多年的項目,可以突然被全盤推翻。做事時,如果只從成效出發,很容易被短期的成敗左右,從而令決定被情緒影響。假若項目失敗,若只計較結果,失敗便是失敗,那就是把從前的努力無盤否定,很難重新做人。

反而,如果所關心的,是自己從過程中學到的事,那其實是說,今日我所付出的努力,只要我未死,終有一天會有所得著。那麼一時三刻的起跌,均無礙我的決擇。再者,如果能夠從工作中學懂新事物,這豈不是公司出錢請我上學麼?如果從過程中我有所得著,練得一身世間罕有的技能,日後好事自然來。

這個問題對老細同樣可行。假設老細給我一項沉悶無比的任務,自己十萬個不願意做,想跟老細討價還價,可以問老細:「我在想,我將會從這個任務學會甚麼?」這問題的好處,是「學習」這個詞語十分正面,我不是為錢,也不是為升職,我只求學習,老細總不能忽悠說:「你會從這沉悶的工作中學會忍耐。」跟老細問這問題,未必即時為自己解困,但起碼可以提醒老細,讓他記得如果工作太悶,我是會走的。

到底,這問題其實是叫人要把眼光放長遠,在日常所作每一個決定時,反問正在所走的大方向是否大致正確。這問題叫人目光遠大,叫人重視學習過程,一定沒錯,所以無敵。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又不是參觀動物園誰讓你指點半天

2013/07/01

上星期播畢的《求愛大作戰》,我覺得好好睇,緊貼地追足咁多集,另加background reading如Face/忽周/壹仔/蘋果娛樂版,勤力過做research。

查實我對誰人求愛成功誰人失敗的興趣不大,那幾場官方活動,參加者都不過是匆匆過客,又有甚麼特別可言。

我覺得好睇,因為內裏的人物性格夠真,誰人表裏如一,誰人深藏不露,一切盡收觀眾眼底。那些令人討厭的嘴臉,告誡自己一定要被免。

我相信,為了節目效果,那些導師教練們,都會在鏡頭後加鹽加醋,務求令參賽者的性格盡量發揮,有鏡頭下把缺點盡量放大。某參賽者聲淚俱下地哭訴給無線過了一棟,其實犯不著咁認真。《康熙來了》不是被投訴小S過份地欺壓陳漢典麼?陳漢典一句「這是節目效果」就推諉過去了。

我覺得好睇,就正正因為上述原因,把整個節目鏡頭前鏡頭後一併欣賞,讓我們思考幾位參加者的性格、優點和缺點。老生常談說「別人是自己的鏡子」,我愛看這樣的真人騷,正正是因為我可以代入,然後看見被放大的自己。

準博士阿佳,自覺跟他的思路相似極了。第二集,問及哪位參賽者自覺事業有成,他鶴立雞群的舉手,而坐電視前的我,同一時間對著雷某,把食指指向自己;後來,他說了好多遍話,都充斥著食字和粗口諧音;再後來,他細說從前做過的倒蛋事,中學時用低能方法入侵他人電腦,大學課堂裹指著教授說你教錯書;再再後來,他太過不滿Vincent,面對鏡頭怒叫他「你食屎啦」。感覺實在太接近,如果節目有transcript,我隨時錯認那是自己。

看著節目裏的他,我想到的,就是原來我其他人眼裏,就像電視螢幕的他。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