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童亦學乖不敢太勇敢

2013/08/23

「求種」是網絡用語,是點對點共享軟件的致命弱點。例如:我拍攝了一輯生態紀錄片希望在公諸同好,可使用共享軟件在網上發怖,我是分享者,稱之為「種」(seed)。其他人下載了檔案後,可依樣分享給其他人。這個系統的弱點是,「種」可以隨時下線,在最差的情況,所有分享者下線以後,往後的人就無法獲取檔案,於是只好在各大討論區上跪求好心人「放種」。

有見及此,我在研究院的同學想出一條絕世好橋:他見網絡上有大量長期被荒廢的網站,發種者可以把種上載至這些荒廢網站,其他人只消從這些荒廢網站下載檔案,就可以解決「求種」的問題,他稱之為「塗鴉顛覆網絡」。他把這想法寫成論文投稿到學術會議,可惜被否決,因為評審指這並不是實際可行的點對點系統。同學一怒之下,自行開發了相關技術,然後在五千幾個網站實驗塗鴉,要向世人証明自己的想法。

不消一日,他的實驗就引起軒然大波,網站slashdot頭版報導這新聞,同時消息就從網絡傳回大學高層,有些網絡管理員不滿他的惡意塗鴉,要打要殺,並稱這是違法行為(因為網上塗鴉跟破壞私人財物無異),要脅集體訴訟。學校為平息民憤,要他在網上公開道歉,把他列入觀察名單,同時要他向新生講授「網絡道德」一課。這位同學照做如儀,在為時半小時的道德課上,他向新生巨細無遺地介紹學校附近的夜店和所見所聞。

向各位讀者問一個問題:究竟這位曾經犯事激起民憤的研究生下場如何?他這樣反社會的顛覆行為,會不會被列入傳說裏大機構求不錄用的黑名單?如果他在學術界求職,又會否有人指摘他行為不檢誤人之弟?

實情是,這位同學剛剛博士畢業,已獲世界頂級大學Carnegie Mellon聘為教授。這是無數研究生(包括筆者在內)夢寐以求的聘書,不少科研人員窮一生也未必有這樣的成就。他跟我同年進入研究院,在對上對下幾屆的畢業生中,就只有他獲聘於頂尖大學,顯然,他敢作敢為和顛覆性的性格,在科技界很受歡迎,所幹的這單大案反成為他推銷自己的上佳故事。

曾幾何時我也幹過不少倒蛋行為,後來在長輩循循善誘下,因為怕影響日後前途,我收歛不少。相對這位同學的戰績和成就,實在是蚊脾與牛脾,便加後悔自己膽怯不敢為非作歹,要不然成就一定不止於此。

我的總論是:在科技界,人愈放肆,成就愈大。

(讀者可在網站http://blip.tv/dc401/andy-pavlo-graffiti-networks-2815233 收看他的介紹塗鴉網絡的視頻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