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3

走過一個天堂少一個方向

2013/12/31

二零一三年總算過得不賴,去年底我定下三個目標,重要程度依次為:我要升職;雷某要找份全職工作;我的論文要攞個尾彩。三個目標,都完成了。

公司的升遷哲學大概是這樣的:當你長時間表現能夠擔任高一級的工作時,就可以報名升職。這個制度的好處是,沒有升遷與多跑幾步那個雞先和蛋先的問題,也較少機會出現升錯人的彼得效應

年初回美後,一直在死衝,就是要完成升職目標。十月底,老細通知我升職好消息時,反而沒有特別感覺,因為排山倒海的工作依舊,只是todo list上,暫時完成一項。

三十歲生日那天,又是反高潮地平靜。廿歲那幾年生日的憂慮沒有了,大概是事業的成就算是有個交待。就如升職,之前又怕又擔心得要生要死,不過自覺大概完成了三十歲人應該完成的milestone,那麼成為一個三十歲的人自然沒有甚麼問題。沒有憂慮,所以平靜。

年尾,又是時候,找個新目標。

一世我也要考試?

2013/12/05

Climb trees
(來源:http://weknowmemes.com/2011/10/the-educational-system-comic/

早前一段新聞,關於香港政府研究統一資訊科技專業評核,為資訊科技從業員提供專業認可,以望提升形象及待遇。這段新聞在我的面書上引起嚴重恐慌,很多朋友擔心不能通過評核、以致無法獲得專業資格。我的這些朋友,通常有大學學位,但憎恨讀書考試,未曾亦不打算考取任何專業資格,所以當發現政府希望推行統一考核時,心底立時一寒。吊詭的,是他們都在蘋果微軟谷歌等等科技公司工作。

網上有幅諷刺教育系統漫畫:幾種動物包括猴子大象企鵝金魚海獅同列在考官面前,考官說要來個公平測試,所以大家一齊比試爬樹。因為科技從業員遠遠不如醫生律師工程師般受大眾認同,所以要設立一個專業考核,跟上述漫畫同樣無稽,實在是本末倒置。

在科技行業工作的人,很多正正是因為討厭考試,不喜歡常規,希望不斷嘗試新事物,喜歡打破規範,才會樂意在變幻原是永恒的科技行業工作。政府喜歡說「成熟一項推一項」,在科技世界等成熟等於永遠慢競爭對手三拍。例如,當年蘋果推出iphone時,連app store的計劃也沒有;谷歌瀏覽器Chrome初幾版的功能也極之有限,大家都很習慣科技產品會不斷被改良。亦因為如此,為了短時間內完成項目,電腦系統裏可能滿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short-term fix。科技行業員最有價值的地方,就正是他們有習慣在不成熟和充滿變數的世界裏工作,有能力在滿是瑕疵的電腦系統裏完成任務。

反過來說,如果一個軟件工程師只能在一個完全成熟並且well-documented的環境工作,他一定好打有限。如果喜歡考試,喜歡在一個相對平穩的環境工作,習慣問題有終極正確答案的人,未必會喜歡科技行業千變萬化的工作。

關於專業評核,它的缺點是在於評核的本身,甚麼模式的考試才能反映不喜歡考試的科技從業員的能力?再者,從業員能力之高下,在於他們在充滿瑕疵世界完成任務的能力,很難想象以統一客觀為基礎的專業評核能有效反映這些能力。

再把眼光於遠一點,在美國矽谷,做醫生律師會計師全部要考牌,唯軟件工程師不需專業認證,然而前後兩者待遇和專業形象相若,足可見專業認證在科技行業實為多餘之舉。朋友們心底一寒,當然不是怕考試肥佬而失飯碗,而是驚訝政府竟然會提出這個本末倒置的建議,顯示政府實不理解科技行業的要旨。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