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過的夢還倒背如流 只是有了不同的感受

2014/05/25

在美國,人們習慣逐水草而居,哪裏有工作就到哪裏定居。在專業領域更為普遍,穿州過省到最合適的大學,飄洋過海到最理想的工作城市。對於有固定配偶的,若二人皆為專業人士,常常要從兩難中取捨,要麼二人分隔二地,要麼其中一人犧牲。人們稱之為「Two-body Problem」。

幾年前,筆者在美國的研究院將近畢業,計劃未來時,也遇上同一個問題。然而,有一位很成功的前輩卻給我這樣的意見:為自己的事業打算時,不要考慮女朋友/妻子這個因素。

那時候,我年少氣盛,事事率性而為,因為外在的因素而令自己的事業被拖後腿,實在是件不情願的事。聽畢這意見,我不禁大喜,竟然有人把我心裏不好意思對人說的想法說出來。於是,我集中火力在美國求職,只考慮自己的興趣和前途,待找到工作後,才再想如何安頓身在香港的女朋友。

事隔幾年,今年初,筆者又來到事業上的交叉點,我在考慮從一份薪高糧厚福利好的優差,跳到一間前途未卜的菌型startup,前輩的話又再浮現於腦海,可是,同一番話卻的不同的體會。

放棄優差是一個不容易的決定,我內心交戰了幾個星期:心雄的一面覺得趁著有氣有力,自己沒有太多負擔,怎樣都要放手一搏;膽怯的一面覺得努力了這麼多年,這份優差其實是獎品,安逸的生活太好過,實沒理由放棄。想到這地步,妻子(即前文那位女朋友)的因素出現。

縱然我壯志凌雲,但因為我愛惜妻子,「可能」她想活在comfort-zone內, 「可能」她希望過安穩的生活,「可能」她想儲錢買樓告別年年遷居的生活,「可能」她想生小朋友所以還是有份正職穩妥,所以不如我留在大公司裏過穩定生活。但到底,這些「可能」其實是把我自己的不安加諸在配偶身上,美其名是為了妻子的幸福而放棄冒險,壓根兒是自己怕得要死,拿妻子作擋箭牌。更甚的是,今日放棄冒險,不過幾年後startup發圍,眼紅他人成功,反而把自己之昔日膽小歸疚於妻子「可能」渴望的安逸。

我對自己要求嚴格,對身邊人較為寛鬆。因為嚴格,所以不能接受自己的懦弱,體諒妻子卻可成完美的下台階,好讓自己自欺欺人地躲在comfort-zone內。「不要考慮配偶因素」的要旨正在於此,到底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不可以借他人過橋逃避自己的軟弱。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一個回應 to “作過的夢還倒背如流 只是有了不同的感受”

  1. angelaychung Says:

    的確, “把自己之昔日膽小歸疚於妻子「可能」渴望的安逸"/家庭的"負累" 是古往今來很多男人的通病… 事業有成時有多少會感激幕後默默支持自己的妻子, 與之偕老…有挫折時又有多少承認 “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

    Justin 很好, 能自察, 葉太有福 ^_^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