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4

娃娃娃打到黎

2014/08/30

娃娃娃:

還有幾個小時,你就會出來。三十七週幾,離預產期還有廿日,實沒料到你會話來就來。昨天還不過是例行檢查,那時候我還在上班,跟一個好很勁的系統搏鬥,豈知醫生對你媽媽說要留院觀察,然後我達醫院時,醫生就說要催生。在我們毫無準備之下,迎接你的來臨。

說實的,我還沒有準備好,這幾星期睡得不好,每每想到將來的十八年,會有一舊粉圑長伴身邊,不論是初生兩三個月那地獄式的餵奶生活,還是日後你返學放學的接送,這感覺太過嚇人。不過既然決定了生,就只好煮到埋黎就食地應付未來的每一步了。

說實的,我從來不喜歡commitment。我是連植物也會養死的人,從來沒有寵物。那天跟你媽媽同居/結婚,我也花了一段時間才適應。那是件小事,那時想:最差情況下,一旦二人相處不來,也不過是兩個成年人各自再走自己的路。但一個新生命是沒有回頭路的,生得你出來,就要育你成人。十八年可以做好多事了,諗到都覺得驚。

說實的,我還不知道為何要生。你媽媽很喜歡小朋友,我們很喜歡看Friends,有一集Rachel懷了寶寶,跟別人說I am pregant,你媽媽就把手上的cushion塞到肚裏,興高彩烈地問我幾時可以生。我給她幾個目標,要她完成後才可生小朋友,她竟然一口氣完成了。數,還是要找的。

說實的,我還不知道為何要生。剛剛的父親節,你嫲嫲給我發了個短訊說,「將為人父的,請體諒當父親的重擔」。對極了,就父親的確不容易。自從有了你,生活上出現了些轉變,很多細節上都多了一重考慮。卻令我反問自己,如果當父親是重擔,那為何還要當。

說實的,我還不知道為何要生。俗語有云:「養生一百,長憂九十九」,怕你像我小時候一樣體弱多病,怕你唔鐘意歷險,怕你唔冇慾望溝男/女。或者你會覺得很悲觀,又或者某天你發覺生活並不容易時,會怪我為甚麼當初會生你,要你在社會裏經歷高低起跌。很正常的,曾幾何時我都有過同樣的想法。但,那天,仍然是決定生你,我確實不明白原因。

不明白原因,卻要照做,大概是我們人生的寫照。所以,日後我點你做野,千萬不要扭擰。

在產房仍然在淆底的爸爸上

廣告

少壯就要多努力 來日望自食其力

2014/08/04

台上風景

 

(朋友甲彩排時的台上風景)

早幾星期香港DSE放榜,面書上湧現考試狀元的新聞,記者訪問狀元們對各社會議題的看法,彷彿他們是香港未來的代言人。每讀及當屆狀元侃侃而談自己的未來時,我很希望可以穿梭時光一訪十年後的光景,我想知道公開試成績對一個人的成就有沒有predictive power。香港給我的感覺是公開試成績是一切;可是,在美國,我卻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筆者十幾年前的中學會考成績只屬中游,所以這極可能是個「吃不到是酸的」葡萄心態。那時眼見大量的資源分配(如升讀大學、報獎學金、XYZ傑出學生大獎等等)的準則,皆著重公開試成績,心裏很不是味兒。因為我不相信自己沒有能力獲取好成績,只是不同意浪費青春在自己不喜歡的科目而已。所以,時而世易,當我和我的朋友們都遠離香港、遠離公開試時,自覺有點成就,都十分喜歡把自己當年的成績公開作玩笑,成績愈差的,昔日成績和當下成就的反差愈大,說話愈大聲,盡吐當年冤屈。

我在這個欄目曾寫過幾位世界級工程師的故事(),他們會考的成績都是不甚了了,甚至幾乎跨不過大學收生的最低門檻,但今日在矽谷卻如魚得水。我曾以為這些機會只限於矽谷的軟件工程師,因為香港的公開試無法測試出他們的潛能。但是,最近一位朋友的經歷,令我反思,究竟是不是美國的思考和生活模式,才能令考試的失敗者有翻身的機會?

朋友甲會考只有九分,在課堂上曾被老師當眾評為垃圾,怎樣看他也是個讀書不成終日打機的廢青。後來他到美國讀社區學院,後來竟然輾轉到芝加哥大學念博士,上星期在Moscone Center(也就是蘋果公司產品發佈會的場地)對著六千幾名來自世界各地在研究員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型到爆。由會考九分到名校讀研究院,當中有條很大的鴻溝。如果會考成績是一個人未來成就的指標,朋友甲的故事就一定是個異數(outlier)。但問題是,我在美國的朋友,個個都是異數,大多有差不多的經歷:香港公開試成績不佳,輾轉來到美國,然後在自己的專業大放光芒。

美國人很喜歡講「美國夢」,相信一個人只要努力不懈,就算讀書不成考試失敗,只要肯搏肯試,總可以獲得美好豐盛的生活。我的朋友都不是香港考試制度的獲益人,在香港找不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在美國卻化腐為奇,找到自己的位置。這是我覺得美國神奇之處。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