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4

敘述最新的荒誕笑話

2014/12/21

上星期立法會討論男士侍產假的議案,法定的三日侍產假雖然少,但總比沒有好。然而議案討論過程的亮點,卻在一些代表老闆利益的立法會議員上。最引人入勝的,是張宇人議員認為僱員應該於兩日前通知老闆,好讓老闆安排人手,否則「冇人收錢點算」。我覺得好奇,因為當一位四、五十後的議員發表這樣的論調時,大家好像不為所以。但是,如果一位八、九十後發表同一個程度的意見時,可能已遭口誅筆伐。

小兒於四個月前出生,較預產期早了三個星期。某天太太到醫院作例行撿查,醫生建議留院觀察,我跟同事拋下一句「可能今晚生得,下星期預我唔番工」便直奔醫院,一切公務頓時拋諸腦後。

以前在大公司打工,上司曾跟我說,合格團隊起碼要求,是沒有single point of failure,「唔會冇左邊個唔得」。在預產期前一個月,和同事們安排工作時,就以我會隨時消失為前提,全數有迫切性的工作都交託給其他隊員,以保証小兒突然出生時,我可以無所顧慮地侍產。小兒出生後我斷斷續續消失了幾星期,我所屬的菌型startup依然安然無恙運作如常。

我不是尊貴的張議員心裏那條蟲,所以,我不能理解,張議員在發表這樣的意見時,腦內的盤算是甚麼。聽罷張議員的發言,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原來香港的僱主是這樣不濟,有整整九個月時間作準備,卻因為未能預測實際出生日期,僱主們不能及時安排人手而導致「冇人收錢」。這是僱主們安排工作的能力出現嚴重問題,跟僱員應否早通知老闆侍產假期安排無關。

一個五十後的老闆說因為員工突然要放侍產假而無力安排人手,這跟一個從事零售工作八十後因為聖誕前夕工作量劇增無法準時放工於是憤而辭職並無二致。我是一個八十後,每見報章引述人力資源顧問的意見,大多指年青一代沒責任感不能承受壓力沒上進心等等批評時,心裏總不是味兒,因為我不覺得我們比上一代差,只是老闆們的嘴巴比較大而已。

我想知道,如果報章訪問人力資源顧問,他們對老闆們安排失當,無法搵人收銀,又會有何樣見解。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