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5

成就也還算不賴嗎

2015/07/16

昨夜得悉一位朋友陳某回到馬料水大學教書,立即分享在臉書上,結果爆了一整夜,從沒試過有11個share,盡破紀錄。

在十五歲認識陳某,他飲風吸露,我卻很現實,所以只從遠距離觀察。一路走來,那份專注,抵佢有今日的。

那時候讀研究院,自不然想過到馬料水當教授,因為(自以為)好型。不過事情並不容易,這個時代博士也濫發,就連啡大這小小的學校,畢業禮時我也等了個幾小時才到我上台。學系三兩年才有教授退休,十九萬人爭,又怎會到我。陳某獲得教席,當然能力超凡。

兩年前拿了個豬肉獎,敗於一份近來十分火熱題目的論文手下。聊勝於無,事後論文教授安慰我說:Yours is more technical, his will likely have more impact down the line。同意之極,有時候覺得那幾年是白花了,學位和回憶以外倒沒甚麼得著。那時候,我所選的題目都是那些low hanging fruit,好處是穩穩定定一年兩篇,幾時都可以畢業;壞處是沒有太多impact可言,如果命運能選擇,或者應該做些風險較高的。

二零一零年十月底,準備畢業,從羅德島飛到矽谷面試,順道上柏克萊跟陳某吃飯,話題自然離不開研究和出路。問他出過文沒,他說還沒有;問他打算何時畢業,他說再多兩年吧。那時我心裏一面暗笑、一面由衷佩服,我不斷躊躇現實問題,只顧出文畢業,陳某卻不食五穀飲風吸露地專心研究。幾年後,他便拿了幾個大奬、在我望塵莫及的地方做post-doc、回到馬料水教書。

這個故事的教訓:切記要目光放遠,把精力放在長遠地重要的事,短期成敗一生拉勻實無明顯影響,要have more impact down the lin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