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網絡' Category

當這地球沒有⋯⋯

2012/01/18

廣告

網絡電視的天與地

2012/01/02

身處海外,商店黃昏關門,晚上娛樂不多,經常觀看網絡視頻。視頻來源廣泛:美國幾個電視網絡,均設網站,串流最新劇集。台灣幾個電影台的綜藝節目,也容易在各大視頻網站找到。唯獨無線電視劇,其官方網站不歡迎海外觀眾,網民在其他網站上載的總被極速刪除。要看劇,總要發揮自己的專業能力。我是個專業網民,下載電視劇集自是個簡單任務。從指尖按下鍵盤,直至下載完畢,只消十五分鐘。

電視台在商言商,為保障自己利益,為確保觀眾收看廣告,要出動網上糾察隊,廿四小時監察視頻網站,當然無可厚非。我的問題是,電視台這個做法,是否合乎經濟效益?以我此輩專業網民駕馭科技之能力,本地法例之落後,電視台無法杜絕分享活動。與其費勁堵塞,倒不如善用日趨成熟的網絡技術,廣拓收入來源。

基本做法,只要對準下載活動的要害:一、下載需要專業技術(起碼我娘親沒有此等技術);二、下載需時十五分鐘。如果打開電腦,按三個鍵就能看劇,肯定多數下載活動從此消聲匿跡。問題是,電視台的盈利模式為何?

從幾年前開始,基於這兩個因素,有一類網站應運而生,其中的佼佼者包括蘋果公司的iTunes Store、Netflix和香港商業電台。這些網站向用戶提供一站式的媒體服務,用戶只要在瀏覽器輕按一鍵,節目內容即時浮現眼前。網站從中收取一個低廉的服務費,幾蚊換來十五分鐘,很多人樂意之極。

另一做法,是效法一眾網民,把劇集上載至視頻網站,再跟網站對分廣告利潤。這做法對電視台是輕而易舉,只需要依時上載劇集,毫無資本開支,所有伺服器、網絡頻寬、技術人員的開支均由網站應付。並且,網站更可以依據用戶喜好度身訂造廣告,亦可追踪用戶反應,可謂「目標觀眾喺曬度」。換句話說,透過當下的互聯網廣告技術,電視台能便有效地增加廣告收入。

本文見報之時,全年黃金時段最低收視率的劇集「天與地」剛剛播畢。報紙說收視率創新低,看罷忍俊不禁。三十歲樓下的,還有幾多人會在電視機看電視?收視率只計算看電視的觀眾,卻遺下了萬千在電腦煲劇的網民,以及全球每年價值過千億的網絡廣告市場。電視台與其費勁刪除翻版視頻,倒不如藉以開源。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繞大圈罵人

2010/02/03

最近白官終止太空總署的太空探索計劃,為國際太空站補給的工作將外判與商業機構,再次登月與火星因經費關係無限期延遲,太空總署未來研究範圍將圍繞地球附近。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冷戰打得火熱,蘇聯人成功派衛星圍著地球轉,老大哥在漆黑的天空裏遙遙望實你,把美國人嚇個半死。基於政治形勢,甘迺迪總統於是大力支持太陽神計劃,目標是派人登月並且安全回家,"not because it is easy, but because it is hard"成為千古傳頌的名句。

上太空畢竟是超昂貴的玩意,火箭方程式說少少負載已需要好多好多燃料,一定貴過國慶煙花和長達廿六公里的高鐵。當然,這些完完全全是政治考慮,終極目標維繫全國人民感情,經濟回報多寡從來是其次。

五十年過去,上太空不再是新鮮事,430穿梭機先變成閃電傳真機再變成放學ICU,乘太空船漸漸成為有錢人的玩意,蘇聯解體但俄羅斯卻重投普京獨裁的懷抱。美國人最怕的老大哥早已改名換姓,更是自己的最大債主。

美國一直以「星戰計劃」拖垮蘇聯財政為榮,我身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當然樂得食住花生看著這個橫蠻的國度自己拖垮自己。可惜奧巴馬夠醒目,毅然終斷這場無上限的德州撲克。

繞了這麼大個圈,不過因為看了梁文道的文,他也是繞了大大個圈,結語裏指桑罵槐地取笑不敢面對失敗的蘇聯。刪去蘇聯,換上另一個名詞,意思一樣通。當然,云云眾多選舉裏,必然包括我們親愛的特區政府。

從尼克森那篇派不上用場的講辭到挑戰者號事件的發生,我們應該關注的重點不在白宮寫手群的技巧高超,而在他們竟然預備了面對失敗的方案。相比之下,當時的蘇聯就給人一種只能成功拒絕失敗的感覺了,幾乎每一次航空挫折,他們都是用不了了之的方式敷衍公眾。凱旋便大事宣揚,遇到問題就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久而久之,這便會積累出公眾的懷疑與不信任,喪失掉化解困難的公關先機。不妨大膽地說,冷戰時期的太空競賽其實是兩種態度的對決,蘇聯那至高無上的領導意志使他們接受不了風險成真的局面,美國高層卻算無遺策地把意外變成反敗為勝的意識形態工具,哪怕NASA高層的剛愎造成巨大禍害,他們也能設法減低它的負面效應。事情有時候就是這麼吊詭,勝利屬於預備認輸的那一方。

Google威脅北京?!

2010/01/13

(是日晚上,為支持該公司之善舉,兩年來第一次搵暑假工,在其招聘網站留下了自己的CV。)

Google終究是一間上市公司,理論上應以商業利益至上,究竟這個行動之目的是甚麼?

威脅北京?以商業機構來說,可謂前無古人。問題是,Google有甚麼籌碼?憑甚麼可以威脅北京?

幾年前,Google高調進入中國,亦因為censorship而引起不少人對它批評。當日Google其中一個重要論點是,就算google進不了中國,其他互聯網公司一樣照辦如儀,GFW長存不死,倒不如讓Google佔其市場,做少少evil。

今日要脅退出,是否要推翻四五年前的商業決定?

我看未必。看見國內網民的其中一個反應是:「大檸樂,沒有Google,也就沒有gmail,youtube,picasa,google reader⋯⋯,以後就麻煩了⋯⋯」看見不少留言,都說「損失的是中國網民」。

Google的籌碼就是廣大的中國網民。

如果回到四年前,人們還沒開始習慣Google的產品,Google宣佈不進入中國市場,無可能會引起這樣熱切的討論,也就無可能構成任何輿論壓力。網民之威力,大家近年見得多。哪怕是偉大的北京政府,也是無法完全漠視的。

Google這個把戲,查實大家見得多。電訊公司常常免費送你這個服務那個服務幾個月,一旦習慣了某個方便,就好難戒甩。

再加上,在公開信上Google都給自己留了條後路:"…so over the next few weeks we will be discussing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basis on which we could operate an unfiltered search engine within the law, if at all." 關鍵字是"within the law",記住,在中國,言論審查是within the law的。

所以,我到底不相信Google會放棄中國市場。今日Google威脅退出,不過是種談判桌上的姿態而已。

夠薑

2010/01/12

難怪我咁鐘意你。

抵你發達。

NYT: Google, Citing Cyber Attack, Threatens to Exit China

回應《如果我(被誤會)是日本人,我應該⋯⋯》

2009/10/13

這篇文,似乎各位的意見好壞參半。fb上有六個like(當然,它沒有提供"dislike/hate"這功能)。在wp的星星,頭兩票分別是四星和五星,至本文執筆時其有八票然而跌至兩星,那即是六票裏起碼有五票投了一星,最後一票起碼兩星。再觀乎留言,噓聲不絕,有如雲所說「恕我直言﹐這篇有點兒那個。」;黑人所說「無知並不是罪,不尊重對方才是」;過客所說「因為自己所識比較其他人高一點點,而心裏暗忖其他人「自大兼無知」,「愚昧」,我就覺得這才是真正的自大。」;米搞的「(黑人)x2」;Eric的「在你覺得他人愚昧的同時, 想必有別的人覺得你也時他們眼中的愚昧吧.」;甚至是小奧在其twitter上的「只是驚訝為什麼《香港經濟日報》會刊登這樣水準的文章。作者還要在歐洲生活,怎麼可以一如其profile所說 第四代香港人。 好懶醒, 自大又自卑。」

看來在很多人眼裏這篇我寫得過了火。也似乎失去了文章的本意。

我身為作者當然責無旁貸,讀者們看不明白或誤了本意,當然是作者的錯,確是我把焦點放錯了位置。

寫這篇文的原因,是因為上星期日在網上看見教育局新推出的愛國教材,覺得它太過可笑,想起自己在葡萄牙有過這樣的遭遇,便把當時的心情寫下來。

原意是想嘲笑教材裏盲目的愛國教育,希望指出當他人誤認你的國家時,原因很可能是對方對亞洲毫無認識,也可能是他人跟本分不出東方上臉孔上的些微分別(就正如我們難以分辨法國人和德國人),跟本無需動氣,也不應感到不是味兒,唯有心平氣和,才能跟其他人慢慢溝通。唯有心平氣和,才能跟其他人鬥下去。

不過這樣平平白白的寫,似乎沉悶了點,所以就加了點鹽加了點醋(不過所有對白都是千真萬確),可能就令人覺得過了火。

大部份對我的指責都指我太自大,動輒就覺得其他人無知愚昧。

第一段的幾個詞「無知」「愚昧」「偉論」也許已經使讀者對我或對這篇文章留下了不好印象,於是就不能自自然然地落到最後一段裏本文的重點。如果我用字溫和一點,也許能使焦點放到最後一段裏。

我同意我是自大,但是文章裏又確是當時我腦海裏閃過的念頭。這天我一路在看留言,我一邊在想,當我寫的時候,應否如實地表達我心中所想麼?如果我把自己表現成一個謙謙君子,那就不是我自己了。如果我寫出自己心裏的感覺,旁人看了又會難受。所以,還不知如何是好。

最後,還得多謝過每位留過言的,哪怕是讚或彈,總之願意給小弟意見的就是好。以後,看了我的文覺得不順眼,即管小,不用俾面。

範文

2009/09/09

從來覺得,長期處身箭靶位而屹立不倒者,總有其過人之處。

疑似特首馬拉松身穿紅底參賽者的網誌裏,有這樣的一些永遠冇錯的句子:

1. 所有執法人員應該肯定新聞工作者的正面作用。 (正面作用當然不可以不肯定)
2. 應盡量照顧記者的合法採訪(盡量盡量⋯⋯)
3. 不應使用過度武力。 (過度永遠是負面的,當然不該)

說了等於沒說,一個字,超勁。

番黎幾句

2009/08/10

零。
兩星期沒寫。算是破了開扑紀錄。查實想寫的有很多,不過大多爛尾。

一。
回到羅德島。已經開工。還以為會如去年般,要花上半個月去收拾心情。今年隔一日已經開工。果然,重覆了就開始麻目。

二。
回到家。驚聞惡兆。室友養的貓竟然在我床上疴尿!!!案發現場的尿早已乾,想是發生已久。那值近四百蚊的床蓐遭殃,並波及鄰近的pillow和快銀版風褸。

室友萬分不好意思。說要幫我乾洗又賠我床蓐。我說算啦。你推我讓後決定他幫我帶床單去洗。

其實不關室友事。這隻貓已經在家裏的不同地方疴過尿,我思疑它前世是條狗。

貓先生名叫芝士漢堡s,對,是眾數。是室友改的。是隻死貓。本來的主人去年出國留學,就白帝托孤把貓寄養在室友處。托孤時,貓先生沒有名字,年齡亦不詳,室友才不得以地為它改名。主人回國後的住處不歡迎寵物(據愛狗之吾友所言這理由絕不成立),所以*只好*把芝士漢堡s繼續寄養在室友處。兩個月前,主人要到威斯康辛州升學(應該是馬家輝母校),又說不能帶貓走。

室友雖然沒有孔明先生的雄才偉略,卻一直對這隻高鬥又麻煩並嚴重偏食的貓不離不棄,鞠躬盡粹死而後已。

大好人的室友已經吃了食大死貓,當然於心不忍。

案發現場:
IMG_0901

入木三分:
IMG_0904

疑犯於現場重組案情:
IMG_0910

三。
這星期,網上觸目的大概是tp封扑。

讀tp已久,可能年紀的差距,或者身份地位有別,往往不能同意他的內容。不同意,但仍然追讀。因為想知道世界上另一邊的人的想法。

跟lz亦一樣。背景不同,不容易接受他的觀點。不過,他的扑文每篇都言之成理(不同時期寫文互相矛盾則作別論,想法思路每天都有變,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有甚麼出奇?),無論怎麼不同意他,但他代表著很多跟多相近背景的人的想法。不喜歡他的結論是一回事,但,又起碼,可以了解北面的人在想甚麼?

是膠又如何?是膠就要打麼?打一打,網上面又少一種聲音,我又少個學習途徑。

以前見人網上打膠打得性起,心裏也爽快。不過今日諗番,值得看的網誌打一個少一個。扑封了,那代表甚麼?擁有那些思路的人依然存在,只不過都已潛水,我也再沒法窺看對方的思路。

知已知彼,百戰百勝。不知道對面諗乜,請問場仗又可以點打?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