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7

大運河

2007/12/30

聖誔節幾日,到了紐約,在Rockefeller欣賞了跟中環太子大廈外那裸幾近一樣的聖誔樹,到Wall找那隻舉世知名給遊人團團圍著拍照的牛並悄悄地告訴牠我在大牛市裏竟然輸錢,吃過兩餐久違的港式廣東菜,光顧了一分鐘賣廿杯咖啡的老星,搭了無數次地鐵,跟一位貌似杜可風的好好先生吃過茶,見識過曾在一頓飯裏打瀉兩杯水的小女孩,其餘的時間,都在友人家裏。

友人來美多年,家裏有幾百隻vcd/dvd,呢期入了無線八十年代的重頭劇「大運河」,有黃日華梁朝偉陳玉蓮劉青雲吳啟華歐陽振華秦漢等等我認識的花旦小生,劇集背影是隋朝至唐初。自上預科以後,我已經開始沉迷於網上溜連,好少睇電視(最多都係睇youtube同土豆),已經久違左無記既劇集好耐,出國之前,間唔中喺屋企食飯,電視播住既劇集已經好少吸引到我既注意,近年最有印象既大概係黃子華既《棟篤神探》同埋《金枝慾孽》同埋《糖心風暴》,其餘既,都唔係幾記得。

呢套《大運河》都可算係大製作,朋友睇過佢既製作特輯,話當年佢地係番大陸取景既,大家諗下一九八幾年既大陸係咁境地,以我依稀既印象,果時(已經係九十年代初)既深圳仲係一腳牛屎既不毛之地,上到北京買紀念品仲係要去友誼商店用外匯劵既,的士司機竟然未聽過香港呢個城市,家母唯有話自己係個响廣州做小買賣既小資,記住,果時已經係九十年代,八幾年既大陸都可想而知係幾咁落後。

無記上去拍劇,取境既地方一定冇可能响大城市度,去到荒山野嶺連水連電都冇,隨時要自己帶埋發電機上去添,仲未計開飯同埋住宿連埋臨記既問題,我唔知係唔係香港電視史上第一次上大陸拍劇,但,果時有勇氣做呢樣野我己經好appreciate佢地。

睇番二十年前既劇集,唔知係我個人大左,定係真係個社會唔同左。而家既電視劇,角色既忠奸好似冇咁分明,亦都冇咁易估,相對地,我睇大運河既時候,每當壞人出現,個背景即時變左做一啲比較吊詭既音樂,演員又要做一個超級誇張既奸樣,驚死觀眾唔知佢係個奸角咁。有時候又要左大量既無謂對白去交代一些好顯然易見既情節,畫公仔畫到出曬腸。但同時,响字裏行間,發覺以前既對白精彩過而家好多,我覺得某情度上係因為而家廣播條例比以前緊左,尤其係响黃金時間裏面既節目,所以粗俗少少既對白而家完全唔出得街;但係當個角色係一個連字都未必識寫既粗人,佢地講野又點會係好學識淵博武功高強既虬髯客咁文皺皺?

另外,點解啲宮女可以咁樣衰?話曬呢套都係當年既大製作,運得咁多器材咁多星級演員上去,點解唔運多三幾個比較睇得既宮女?

但,一路睇一路就recall緊我讀中史時既苦況。記憶裏只係有隋煬帝開過條大連河,佢有個friend叫宇文化及,係做過咩就完全唔知,亡國既原因都莫過於係個皇帝昏庸無道同埋天災連年。果時讀中史係令人最想死既一科,又悶又多人又多重覆但重覆得黎又有少少唔同,考試問親X代亡國原因基本上全部都係亂吹出黎。呢幾日匆匆咁睇左廿集大運河,起碼,我都輕鬆地記得有楊素楊廣李淵宇文述宇文化及社伏威等人及其事蹟。

點解,中史教科書唔可以寫得生動有趣些少?又,點解etv唔可以搵tvb拍,起碼,吸引到我既注意力先啦。

聖誕交叉扑之家書5.1

2007/12/24

阿田的爹婆娘:

世伯伯母你們好,有點重要事想跟兩位商量一下。

平安夜剛過,我感到有點不平安。

是這樣的,我有位朋友,最近大肚了,我問她,對孩子有甚麼期望,她說希望有五個H,健康(Healthy)、快樂(Happy)、幽默(Humor)、人性(Human)和正直(Honest)。哪我呢?

我希望孩子有愛心、有正義感、關懷弱小,有生活觸覺。

放心,我不是給阿田搞大個肚,向兩位討價還價。

我只是想,我認識的這位弟弟阿田,作為一個兒子,到底具備了甚麼條件。

我認識他日子不長,一年不夠,但讀他的文章,跟他對話,卻感到他完完全全是那種母親心目中的理想孩子典型。

首先,來自九龍華仁,已肯定不是平庸之輩,結果他至今仍能在芸芸研究生中保持優越表現。

而且,他絕對不是那種會走到皇后睡幾日幾夜被警察捉去、讓父母憂心的青年,但他同樣擁有正義感,以及分辨是非黑白的能力,對生活有細微的觀察;他近來最大的課,是在成人弱肉強食的世界中求存,找出自己的道路吧!

我想你們也一定會擔心他,擔心他沒錢用(還是衰仔成日掛住讀無錢拎返屋企?)、冷親、無心向學、識壞份子,諸如此類?

作為較他年長的朋友,我會擔心他不快樂,競爭,讓許許多多的聰明人不快樂。

這個孩子聰穎,又愛爭勝,可惜一山還有一山高,這樣,就會發現自己不足的愈來愈多,自己的長處定位卻又模糊不清了。

我一直把這個憂慮放在心上,可惜我只比他年長幾歲,智慧不見得比他多,世伯伯母,你們又會怎樣勸慰他呢?

我真想知道。不如,兩位也寫信給我們好嗎?


聖誕快樂
身體健康

阿田的朋友仔上

聖誕交叉扑之腿王鯪魚

2007/12/24

啲嗒…~ 啲嗒…
揪水馬桶整夜囉唆著…

人的忍耐力隨心情轉壞而減弱了…

阿女人熟練的踢了男人小腿一把,
指令輸入後,
抵著地板的冷,男人朝洗手間方向蹣跚去了…

神父話: 「兩個人睡比一個人溫暖… 兩人相扶…」

良久…
可能寒氣驅使, 被窩室溫急降…
也可能是聽到感召,
女人再施的踢腿落空…
心知不妙…

一個鯉魚翻身…
女人成了踢被英雌…
成功著地… 急急踢拖往洗手間去…

可是, 滴水依然, 人影無蹤…
女人嘀咕著: 「死佬, 三更夜半, 死去邊?」
此時, 女人發覺盛水桶內有乙枚硬幣,
生輝閃閃…

女人頓悟, 男人曾經提及80至90年代有一笑匠人神,
每逢佳節定必四出入户, 派發笑旦與願望…
真錮聖誕性人也…
女人拾起銀幣, 有一人頭側面胖如球星加斯居尼
笑容可恭… 眼睛斜視…
銀幣背面, 僅一時代新浪漫B字…呢喃著: 「Ben… Benny Hill[不文山]?!
心中一涼, 玉手一軟,
銀幣掉回水桶…
噗通一聲, 身旁多了一個人…

女人: 「怎麼… 怎麼是你?」
「0薯… 妳方才不是想著我嗎? 思念前度, 人皆有之, 不用怕…」
女人: 「怕? 怕你個死人頭… 我… 我老公呢?」
ex-bf: 「唉… 也難怪我們結不了果… 妳將銀幣再投一遍, 他便回來…」
女人狼狽的拾起銀幣, 投了兩次才中…

嗙嗙嗙!!! 大門拍打著…
女人: 「你快! 走…」
身旁已人去無蹤…

稍一定神, 女人往開大門跑…
男人: 「嘩! 老婆, 咁大汗嘅? 攪咁耐先開門, 唔知, 以為妳收埋件…」
女人: 「無…呀… 你咁夜死去邊?!」(轉tone中)
男人: 「妳話聽日放假, 早餐要食豆豉鯪魚公仔麵嘛! 鯪魚!」
女人: 「傻0架! 咁夜去買豆豉鯪魚?!」
男人: 「唉! 嗰拉廁修唔好, 順便去7仔買支嘢飲囉… 仲唔瞓?」
女人: 「咁… 你轉頭好瞓啦!」
男人: 「喺啦!」

街外傳來詩歌陣陣…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男人施施然步入廁房,
欠身伸手往水桶內, 把銀幣拾起,
嘴角泛起一絲獰笑…

家書五

2007/12/23

是日也,農曆冬至。廿四年來第一次離家做冬,想你們定如往年一樣,在家裏延開二百席海陸空餐大宴親朋。說實的,我也懷念大吃大喝的日子,雖說在學校裏有任食的飯堂,可是那些食物始終不如一向慣吃的。雷小姐到訪,我到經常光顧的兩間飯堂拿食物給她試,她也詫異一向嘴尖的我可以忍受天天食那些食物,其實在沒有選擇的餘地下每天能飽腹已經是值得興幸的事了,還記得八月尾剛剛到埗每天要吃份量又少又貴的三文治。

自十四歲起我在家裏開始擔任清理剩餸的要員(尤其以海鮮類食物更甚),不好炒蝦拆蟹的葉浩堃絕對無法勝任我的工作,今年的淨餸淨飯可能就要半推半就半賣半送的推給叔叔嬸嬸們了。

學校裏人們走得七七八八,除研究生的宿舍外,其他的學生宿舍都關門了,回家的回家,渡假的渡假,日照時間短得很,天才亮,又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人們說外國的冬天是使人抑鬱的季節,又陰又冷又不見太陽,曾經有個在北美洲的研究發現,緯度愈高的國家的自殺率愈高,吊詭的卻是在北美,緯度愈高的國家社會福利愈好,也許加拿大人太過安定了,反而沒有甚麼求生的意志,當然,這個研究也可能有瑕疵,墨西哥的政府其實不太有效率,誰人能確保那些數字準確?

友人曾經在匈牙利經營過旅館,他說冬天基本上整個東歐都有depressed的,他們窮得幾乎連暖氣費也沒法交,又凍又餓又悶的嚴冬真的難過得很,難怪學校裏教後蘇維埃的教授(佢係克魯曉夫個仔)說,坐擁著海量天然資源的俄羅斯十分重視她於中亞地區的輸油管,那全都關係於俄羅斯在東歐諸國的影嚮力。那年俄羅斯一聲說輸氣管壞了,就嚇得烏克蘭急急就範。

當然,在這個富庶的國度,暖氣有時候較夏天的晚上還要暖,食物縱貴但不致於不能負擔。今日,襯著冬至這個天大的藉口,我決定要大吃一餐好的,要跟以往在家裏吃的一樣的好一樣的多,到街外吃海鮮肯定又貴又看不懂餐牌又要給那些掛著不屑嘴臉的西人侍應貼士,倒不如自己煮一餐。

你可能會問我在家裏從來十指不沾楊春水,平時連面都懶得煮,又豈能煮海鮮?!那你就實在太不了解我,如果我喜歡做一件事,十次有八次都能做得好,第九跟第十次大概是因為半路中途我被其他更有趣的事吸引了。以前在家裏不用我動手就可以呼蝦喚蟹,今日我馬死落地行要証明俾呢個世界睇其實我都識煮野食。

我分別到了兩間超級市場買了龍蝦生蠔蜆和藍貝,沒有買我最愛的蝦,因為全都是雪藏沒有游水的;龍蝦產於新英格蘭,未搭過飛機,生猛非常,新鮮味美,我用史雲生雞湯加薑白灼;生蠔我買了把開生蠔刀自己開(超級市場因為怕揹鑊的關係不肯給我開),技術還有待改善,開一隻生蠔要花兩分鐘,還開得不太美麗,跟酒店自助餐的差得遠;蜆和藍貝是easy執,讓他們吐沙後用煮龍蝦剩下來的水煮。
IMG_0484.JPG
IMG_0493.JPG

唔使問,冇錯,係我煮既,雖然雷小姐有從旁幫助。

去到呢個位,你們必定心諗我呢個敗家仔夠竟買左幾多錢餸。兩老身為我既主要投資者,雖然我唔係一間上市公司,冇準備亦冇打算全盤公開我條數,不過呢項特殊開支就俾你地睇下啦。計落其實都唔貴,如果求其出去食都唔止呢個價,重要的是,我証明了自己的能力,並有相為証!

龍蝦(1.3lb)—$16.07
蠔一打—$11.98
蜆—$5.99
藍貝—$2.99
薑—$0.48
雞湯—$1.00
共$38.51

如果他朝有機會兩老到來訪新英格蘭,我定必整餐好既給你地試。


生活愉快
心想事成

槍戰

2007/12/17

N70_photo1315.jpg

資訊科技行業一向陽盛陰衰,友人於上海M$工作說是五一次比,馬料水大學計算機工程學課程某學年更只有一名「女生」,事實上世界各地的院校電腦科學系亦如是。綜多學科裏,電腦科算是最有感覺的一科,成就也最大,然而這裏最惱人的是令人絕望的男女分怖,綠葉雖好也要牡丹扶持,火紅的太陽高高照不過為了那欣欣向榮的太陽花。

也許缺少了異性的刺激,讀電腦的男生往往像個大細路,對於打手槍一類活動尤為有興趣,無論是於現實還是在虛擬世界裏,射槍類遊戲永遠受歡迎,在碩士學生的辦公室裏也莫明其妙地出現了兩把手槍。十一月的某個星期六下午,有人舉辦打手槍比賽(射的是那種海棉做的子彈),竟然有二十人參加,手槍當然不夠用,主事者熱切地花了個多小時往城裏的為參賽者買槍。

主要戰場當然是敝系範圍,敝系上下共三層,以三條樓梯接通,敵對雙方分別以東南及西北的角落做基地,目標是要奪取對方之軍旗(典型的capture the flag),其間若給敵人射中,就要回基地休息三十秒,其間不能攻擊,另,沒有友善的火

主事者一聲令下,槍戰開始,一群廿多歲的男生在這橦沉悶的建築物裏穿來插去,顯然同學們都熟玩電腦裏的射槍遊戲,有人跑到上層守著制高點,有人駐守樓梯口,有人開火掩護同伴上呀上呀上呀,有人不知從哪兒找來海棉做的長劍扮白武士,有人死守著基地做camper。時光飛快的過,幾個遊戲以後,同學們開始熟習環境,也投入了作戰的心情,遊戲愈來愈好玩,有人模仿電影裏的槍戰鏡頭,向後彎身避子彈之餘,又在牆壁間彈來彈去。

樂極生悲,悲劇就在這裏發生了。

在香港在國內,豆腐渣的建築並不罕見,樓宇做得太好,又哪裏來重建的藉口?然而,我們卻時常覺得西人的樓宇特別堅固,尤其是美國,需知美國人沒有司琪姐,事事上法庭講証據講賠償,商場地滑使人跌倒也可賠個一千幾百萬,冧樓豈非大不了?同學們就抱著這份對美國的信任,把生命交托在這橦建築物裏。

然而,原來彼邦的建築物跟祖國的一裏不堪一擊,印度同學飛跳轉身開槍射中躲牆後的美國同學並大喊You are dead然後撞到牆上同時有一巨嚮美國同學又說You ARE dead, look at your back印度同學發現身後出現了個大大的洞遊戲腰斬。

人們走在一起在討論如何補救之時,有美國同學說他在大學時打穿了宿舍走廊的牆,然後他找來一張大海報把洞蓋著,他說大概過了半年以後才有人發現但犯人已逃之夭夭。

主事者於是又走了個多小時的路,到城裏買來一張大大的海報,把這個大大的洞蓋著,也向校方備了案。

N70_photo1316.jpgN70_photo1354.jpg

自那天起,海報靜靜的依傍在牆上,掩蓋那在淌血的傷口,掩飾這個美國豆腐樓的醜聞,日出日落,個多月了,沒有人再提起這件事。

2007/12/14

做左廿四年人,第一次見天上面跌落黎既雪。

公開認扑

2007/12/10

如題

有意內洽。

忌才

2007/12/09

回說那份做到嘔血的功課,最後得了滿分,主要因為泊到好碼頭,同組的同學仔會說一口流利的scheme,很多麻煩事都給他搞定了,我做了個free rider。

這門課的難度介乎研究生與本科生之間,那位教授很受本科生歡迎,很多pretty smart undergrad會去修那門課,在堂上,有些同學有備而戰,跟教授針鋒相對,還試過教授臨時讓出講壇,叫兩位同學上台辯論。有時我實在跟不上他們的論點,我跟自己說這不緊要呀,不過是英文問題,遲早會解決得來。

那份功課由開始至結束歷時僅僅七天,我知道有些人花了兩天就完成了。反是我跟幾位研究生在辦公室裏苦戰了兩天,最後還得向一位跟我稔熟的本科生同學請教,他點出了去路。那時,我不禁想,「𡃁仔,你係唔係真係咁醒呀?!」當然他的確好很醒,會說流利的python又在EA跟Bloomberg做過煙腸,於我而言,他的最大缺點就是唔覆email(我有東西跟他一起做,然而他連續幾個星期四五六都飛去西岸見工,神龍見首不見尾之餘更不見衣貓),但這亦無損他的smartness。

我曾經跟友人說過我心裏有種強烈的階級觀念,不是社會地位身家背境那種,而是關係於一個人醒不醒目,我覺得一個醒目的人甚麼事都可以做,他可以串,他可以囂,他亦可以平易近人,他亦可以待人以誠,他更可以扮豬食老虎;相對地,最忌一個死蠢懶醒。我覺得一個較聰明的人值得有獲分配較多資源,收入應該較高。我說過我不會因為一個人比我醒而令我不起歡他,我也說過一個醒目的人可以侍我較其他人差,因為我adore他的睿智,所以我可以接受他更多的缺點。

但,這幾個月,在這個環境下,忽然深深地覺得世界上有很多人遠較自己醒,單單是在這個學系裏,仿佛已經有不少卧虎藏龍(更不要說在整間學校了),我不明白為甚麼他們做功課的效率這麼高,也不明白為甚麼同一時間他們可以做好幾件事,一向好懶醒的我心裏不禁沉了一沉,有點不快。從小到大我一向習慣跟人比較,想起,原來我一直都頗妒忌年紀較我小而我又覺得他較我醒的人,年紀較我大的,還好,我只會想「超!過多三五年,我實勁過你!」,可是,年紀較我小的,我又怎追得來。於是,妒忌之心理由然而生。

我時常口口聲聲說我會很敬重較我醒的人,同一時間看不起那些忌才的人,到最後,發現,原來,自己打從心低裏,還是妒忌他們。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