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攞彩

2010/02/28

我今年二十有六,這生至此大部份時間在學校裏,一直以來,收入扣除生活開支後所餘無幾。一直不以為然,覺得入息足夠交租開飯買書買咖啡便好。反正身份是學生,身上沒餘錢是理所當然,沒有人會奢求一個學生養車供樓。快將離開學院投身職場,要背上一些所謂成年人的責任,一個大問題立即浮現:我應該期望有多少薪金?

首先,大概應該跟同學們比較。跟我同年會考的中學大學同學,已經工作了四五年,大多轉過工也升過職,有人成功置業,有人以良驅代步,有人儲蓄戶口正邁向七位數。而我,手空空無一物,一切才剛剛起步。那麼,薪金好應該比他們高。

或者,應該跟同輩高材生比較。四年前,互聯網巨頭谷歌於香港高調聘請科技專才,報紙頭版報導年薪加花紅達七十多萬港幣。那位港大畢業的高材生謝先生,我跟他相識十餘載,份屬同輩。雖然我的電腦能力未如他的好,但綜合來說,自覺起碼應跟他看齊。

再者,可以跟履歷相近的比較。美國電腦科學系博士畢業生的平均起薪點約九萬美金,我一向自視甚高,相信自己的能力和價值超過泛泛平均之眾。加上參考自己學校近年同學的薪酬,超過十萬亦屬等閒。

不過事實上,我對上述金額的沒有實質的概念。在美國,我身邊同學朋友的生活都很簡樸,每月屋租水電飯錢大概花上千多美金,畢業後亦大概繼續如此。如果我不打算回港買樓,我根本花不了這麼多錢,人工多寡似乎沒有大關係。

當然,錢愈多愈好。然而世界上沒有免費午餐,根據各畢業同學對自己工作的評價,最討厭自己工作的薪金最高,對工作充滿熱誠的薪金卻是平平。那似乎體驗了薪金在英文的意義——compensation。那是賠償,賠償我們為公司所犧牲可一不可再的青春和時間。今日我沒有甚麼負擔,好應該選自己喜歡的工作。那為甚麼我仍為薪金煩惱?

Steve Jobs曾因蘋果認股權而惹官非,記者問他為何他這麼富有,還在意那些認股權。他說那是為了同事間的認同。那些年終花紅和認股權,過了某個額度,就如打遊戲機的分數,只為搏取其他人的尊敬,沒有實質意義。

大概,我這樣在意薪金之高低,也是原於此:是因為多年前被謝先生笑我寫程式水皮,被同學笑我高考成績不錯卻一頭栽進電腦系裏,被朋友笑我畢業後放棄筍工越洋跑去念研究院⋯⋯今日有機會吐氣揚眉掃走幾年來的烏氣,自不然想攞曬彩威到盡。

(刊於同日《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

18 回應 to “只為攞彩”

  1. shumc Says:

    攞彩其實係好細路仔既行為呀,就好似細個總係有同學係度互比分數,今次低過你一分下次就要高過你五分咁。點解無人比邊個做人開心d,番工過癮d?

  2. Kima Says:

    agree with Shumc ar..
    I always hate comparing just for the sake of comparing

  3. Justin Says:

    好比較,這絕對是陋習。

    不過江山易改⋯⋯

  4. 大麻成 Says:

    正好紿遠東小城裏做電腦,做個行唱衰佢行,只懂得在大公司慢慢排隊等升職的同業一個反思機會。

  5. circle Says:

    雖說攞彩其實幾幻稚
    但同輩之間比較確係在所難免
    就算唔係話因為我不差於某某但某某人工比我高
    問題可能係自己係咪應該值更多

    其實我情況同justin差唔多
    畢業前已經幫而家老細打工
    一路合作愉快, 本身對呢份工作亦好有興趣
    畢業後理所當然咁繼續幫佢打工
    我亦係o個程自命清高視錢財為身外物o既人
    認為講錢傷感情, 諗住公司仲係蚊形人工待遇差少少無所謂, 連價都無還就deal了, 亦放棄了其他大公司的機會

    點知過一兩年同輩中人工達我的近兩倍者已經有幾位
    做其他行業o既達三達倍甚至更多更不是奇聞
    眼見和朋輩人工差距越來越大
    先開始覺得起步點其實好緊要
    更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選錯了路…

    當然到今時今日我對呢份工依然好有興趣
    到今時今日我都仲認為錢唔係最重要
    但我亦知道世界上仲有好多野我都好有興趣
    而呢d興趣都離唔開錢去支持的…

    出來做野越耐, 你就會發覺問題唔係我需要洗幾多
    而係我值幾多…

    • Justin Says:

      嗯。我都明白自己既眼光難免幼稚和狹窄,因為到底我還沒有正式工作過。

      我而家可以口口聲聲咁話錢唔重要,好明顯因為我冇乜負擔。同時我又自持後生。或者過兩年我又唔係咁諗。

  6. RandomCoil Says:

    My friend who went to the industry (not in finance/IT/computing)… his starting salary was twice of mine. He also has bonus and share options too… and I don’t even have health insurance. Yet, we both have fun in our lives… just different kinds of fun.

    If we want to 攞彩 by comparing the amount of salary earned, no one would stay in academia (or be a postdoc) after they have received their PhDs…

    • Justin Says:

      That’s why i am not staying in academia! XD

      Actually, I think getting a good salary to not exactly about 攞彩. But that I can justify what I am now doing. And other cannot criticize my decision much.

  7. Says:

    其實﹐係呢度﹐十萬一年﹐係養唔起老婆仔女架。(十萬一年﹐你估真係有十萬落袋咩!! 可能七萬度咋。但如果結左婚生埋仔就會扣少D稅囉。呢個係結婚既好處! 哈哈。)

    • Justin Says:

      唉,唔好講啲掃興野啦。

      我而家每個月俾美國政府打劫我差唔多四百蚊,我已經好慶!!

  8. Kima Says:

    唔小心Google到你個profile,哇,驚丫!
    好像我咁,冇experience,冇Publications,冇…既人明年畢業點算
    灰…

  9. Justin Says:

    從前一個高人教我的:Everyone starts with an empty profile. It is never too late to start.

  10. MIT Says:

    中國學生與美國學生在畢業找工作時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
    中國學生找工作要找大公司、人工高,工作穩定,收入穩定。
    美國學生找工作要找細公司、前景高,有朝一日公司上市,可以分到股權,一舖過可以翻幾十個翻、幾百個翻,但也可以是一無所有。
    機會成本,是一個很有趣的課題……沒有一個標準答案。
    個人怎樣決擇也可以,但要記住,必須要欣賞自己的決擇。

  11. hevangel Says:

    上EE Times看看salary survery。總不成人工收得比市價低吧。

    不過人工高也要看看值不值。印度人收你四分一人工﹐你認為自己有冇印度人四倍咁多生產力﹖

  12. Justin Says:

    MIT: Probably I will stick with my decision. Only that I have to deal with pressure from outside.

    hevangel: I know my market price is much higher than that offer. That’s why I try not to think about it.


  13. […] 四.三.吾友謝某,幾年前得同一個比賽同一個獎,同樣地,Google、Apple任佢揀。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